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空欢喜【骨科】 艺考

艺考

    18.

    自家里争吵的好处之一是日子照样过,全家总在这种时候展现出惊人的默契——轻飘飘翻篇儿。

    可总有些不一样的,例如陈葭呆在培训班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候直到晚饭结束她都还没回来,有时候干脆从早到晚都呆在那。

    俞霭是个很好的倾听者,陈葭说,他听,陈葭不说,他也不会问。于是陈葭卸下心防说了很多,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心事憋得太久太累了,张开嘴巴就跑出来了。

    “我每天保姆接送上下学,他们还以为我是千金大小姐呢,总是让我请客吃饭,我不请他们就说我小气,不跟我玩。”

    “刚学英语那会儿我成绩很差,试卷不敢拿回家签字就自己签,结果写错我妈的名字被发现,挨了一顿骂。她干嘛取那么难写的名字?”

    “我上兴趣班,班里学生都不跟我玩,嫌我身上臭!可是我每天都有好好洗澡啊……但是陈广白就很讨同龄人的喜欢,家里总是有他的朋友过来玩。”

    “有一回我把我爸的古玩摔碎了去认错,他话都没说甩我一嘴巴,后来我做错了事就嫁祸给陈广白哈哈!”

    “我高中不住校根本不是因为想住哥哥的公寓,是因为开学第一周我的热水瓶总莫名其妙破掉,晚上她们把空调打得好低,我睡在空调下的床铺,每晚都被吹得头痛。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她们还没认识我就讨厌我?”

    “其实我一直不懂为什么爸妈烦我,却还要生我下来。我也不敢问,怕他们说我是捡来的,那我该有多可怜多狼狈啊。”

    “还有…初中的时候我后面那个男生总是用圆规的尖尖头扎我。我告老师老师都不信,因为他是班里第一名…”

    “是不是不被喜欢的人到哪里都不会被人喜欢?”

    俞霭面露怜惜,想了想还是没伸手拥抱她,只是轻声安抚:“好了,没事了。”

    陈葭吸吸鼻子,眼泪落在琴键上,像给它涂抹了一层清釉。她把十指放上去,一曲《枯木》轻盈地流泻出来。

    陈葭在音乐上无疑是有天赋的,俞霭觉得欣慰,但想到她的这些童年经历又觉得悲伤——她的天赋来源于她对生活的哭诉。

    曲终,俞霭鼓掌,鼓励她:“要不要走艺考这条路?你现在起步也不晚。”

    陈葭平复了下心情,质疑自己:“我可以吗?”在看到俞霭肯定的眼神后才问,“艺考是怎么样的?”

    俞霭见她不排斥,跟她详细地对比说明了艺考与普考的区别,最后画了个大饼说如果她艺考,有希望进中央音乐学院。

    陈葭一愣,半晌才答:“我想想。”

    俞霭笑着说:“好。”他瞟一眼手表,皱了下眉,“很晚了,你该回去了。”

    陈葭有些不舍,俞霭打趣她:“陈同学,你想通宵练习我也没那个精力。”

    “好吧,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明天见。”

    俞霭遵守约定,没有跟陈母讲这事,只让陈葭好好考虑,如果决定艺考了,他再跟陈母沟通。

    陈葭思索着这事儿,有些魂不守舍地嚼着面,脑子里乱成一团线,每每找到了线头梳理,伸手去捻又发现不是。

    一碗汤面吃成了拌面。

    陈广白裹着一身倦意回来时,陈葭还在餐厅。陈广白路过的时候瞧见,回身走至陈葭边上。

    陈葭余光斜了下,顺着他裤腿往上,没好气地问:“干嘛?”

    陈广白扫了眼那坨面,皱了下眉:“饭都不会吃了?”

    陈葭烦得很,懒得理他,推了他一把噌噌噌往楼上跑。

    一口气上二楼,差点喘不过来。

    陈葭去了衣帽间,抱着干净睡衣席地思考,总算捋出两条线来,一头是考,考上好学校证明给父母看,扬眉吐气;一头是不考,万一真考去北京岂不是又要跟陈广白见面?两方拉锯,扯得陈葭头痛。

    陈葭把抽屉拉得咣咣响,见到陈广白进来,语气带刺:“你怎么阴魂不散的?”

    陈广白莫名其妙被谴了一道。二楼这个独立衣帽间是保姆洗完衣服方便收纳辟出来的,全家共用。

    不过陈广白看得出她心情不佳,因此闻言还没拿衣服就走了出去,回了自己卧室,拆了套新的睡衣打算洗澡。

    陈葭偷偷摸摸钻进一个头。

    陈广白看笑了,小祖宗自个找上门来,也不怪他多问两句了。

    陈广白反手把睡衣往床上一丢,眼疾手快地把要逃窜的小地鼠提进卧室,门啪嗒合上,落了锁。

    陈葭心咯噔一下,眼里隐隐又弥出惧意。她不怕哥哥,她怕陈广白。

    陈广白把她提抱到书桌上坐下,顺手把空调打高两度,俯视着问:“有什么事么?”

    陈葭见他不是做那档子事,松懈下来,挪了挪屁股让裤子跟腿绞得不要那么紧。她抬头说:“我想艺考。”话一出口被自己吓一跳,怎么就想了。

    匆匆忙忙补充:“我想艺考怎么样?”添了比不添还不如,通知陈广白变成了询求陈广白的意见。

    陈广白果然舒展了眉眼,嘴角勾出浅浅的弧度,语气温柔得一塌糊涂,似诱哄:“想考中央音乐学院?”

    中央音乐学院哪有那么好考?全国相关专业的大学也不止它这一所。但是她和他心照不宣地清楚中央音乐学院是不一样的,就因为它在北京。

    陈葭咬了下唇瓣,似不敢面对自己内心想法般羞红了脸,缓慢地点了下头。

    陈广白在她耸动的小脑袋瓜中听到泉眼叮咚,掠过肌肤的溪水清透舒爽。他沉沉道“好”,思绪万千,欣喜万千。

    他半蹲下来,改仰望他的宝贝,手指在她洁白的脚踝细细地摩:“怎么这么突然?”

    眼神炙热得好像陈葭说出他心里的那一句答案就能立马把她拆骨入腹。可陈葭只是低低地回答:“俞霭说我有天赋,临时抱佛脚也可以。”

    陈广白手指猛得攥紧脚踝,眼神变得幽而暗:“俞霭是谁?”

    陈葭皱着眉抖脚试图逃出掌控:“教我钢琴的老师。”

    陈广白的戾气又跑出来,他飞速抓下她的裤子连着内裤褪至小腿,陈葭下身一凉尖叫出声,急急地要够腿下去,结果只是被裤子绊住了脚,桌面与赤裸的肌肤擦出刺耳的声响。

    陈广白不为所动,一手捂她的嘴一手探进她腿间,试图探索出她心底的秘密。陈葭唔呀呀乱哼,两手抓着他手臂往外拔,薄薄的指甲都嵌进他肉里。

    下身因为突如其来的侵犯涩得要命,他每一次的搅动都牵扯出惊人的疼痛,陈葭受不了地哭出来。眼泪滚烫打湿他手掌,唇与掌心像隔着浅滩。

    陈广白大发慈悲地松了手,结果却是拨下她的裤子把她的内裤塞进她嘴里,两条裤脚被他用做束缚她手腕的绳。刹那间手脚倒置,她改用腿去挣扎,去反抗,陈广白轻而易举地卡进她腿间,所有踢踏成了无用功。

    陈葭逐渐放弃挣扎,泣不成声,发丝黏在眼睛里,连轻轻流泪也疼痛。

    陈广白的手指继续搅动,另一只手掀脱她的上衣,黑色的胸衣夹着饱胀的白乳,入目竟似她口中通往艺术大门的琴键。

    愤怒席卷了理智,陈广白埋首把乳头舔咬出来,胸口被他留下一片红渍。

    “你跟他做了?”嗓音像石头擦过黑板。

    陈葭瞬间瞪大眼睛,双腿复蹬,白嫩的腿晃出波纹。

    陈广白取下她嘴里的内裤,陈葭立即咬住他的耳朵狠命撕扯:“神经病神经病神经病!!”

    陈广白笑起来,手指并了叁根,陈葭松开牙溢出一丝轻吟,底下渐湿渐滴。

    “做吗?”陈广白抬头问。

    多难得,陈广白还会问她做不做。她以为他的良知与道德被狗吞了。

    她冰凉凉地拒绝:“不做。”

    陈广白早就料到,他撤出手信步走去浴室,丝毫不怕这副样子的陈葭会跑出去,她比他有廉耻心。

    陈葭果然没动,哀哀的眼神像路边求食的小野狗,摇着尾巴不知所措。她在恐惧的颤栗中瞥到滑落在一旁的手机,脑中嗡嗡,抖着身子移过去……

    没一会儿陈广白出来了,神色清明,只额头的发稍微微凌乱,他抬手往后一抓,露出一双通红的眼。

    陈葭被他手中的器具吓得失声,脑袋像折扇打开的弧度,边随陈广白的步子转边点头:“我做,我做!”

    那是一根硕大的假阳具,足有她小臂粗!

    “是真心想的吗?”陈广白走至她跟前,好整以暇地问。

    假阳具缓慢而冰凉地从小腿滑上大腿,牵出一阵哆嗦。陈葭泪流满面猛点头,被按下按钮只会点头的洋娃娃。

    “假的。”陈广白轻笑一声,温柔地把她的双腿折在她胸口,“佳佳,痛才能记住。”

    “不要不要不要……我求求你……”

    下一秒,假阳具被毫不留情地推入她的身体。

    陈葭痛得上半身和下半身要并成紧窄的线,恐惧与怨恨如刃般刺穿他的脸。

    陈广白无所谓地笑,恨吧,只要是他的就好。


同类推荐: 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西幻+人外】恶犬将军奴(高H)高门贵妾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三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