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贱妾 大昭密事(十一)

大昭密事(十一)

    “父皇。”趁众人无言,萧净紧忙说:“南宫氏长得如花似玉,又出自名门,嫁给戚考那个匹夫岂非糟蹋了。”

    太子笑出了声:“萧净,原来你是在这等着呢,不洁的女人你也敢要,本宫佩服佩服,该不会你就是那个奸夫吧。”

    萧净没有理会太子,向昭帝叩头:“父皇,儿臣也是为了大昭着想,南宫氏身份特殊,而戚考又是武将,手握兵权,若是他二人结合,恐怕……”

    昭帝上前将萧净扶起来,拍拍他的肩,哈哈大笑:“哈哈哈哈,还是净儿思虑周全,既有怜爱弱小之心,又有顾全大局之意,我大昭未来的摄政王,就该如此。”

    此话一出,四座俱惊,昭帝坐回主位:“待朕百年之后,承王就是未来的摄政王,上可打昏君,下可除奸佞。”

    众人各怀心腹事。

    萧净倒也不惊,跪下谢恩:“儿臣谢父皇!”

    最终昭帝还是给萧净赐了婚,溧阳郡主为正妻,左丞相之女孙景瑟同骠骑将军之妹龙秀为侧妃,西海南宫泽月同佐领之女阮桑桑以及左冯翊之妹魏蓝月同朱雀门看守之女唐芸为贵妾,其余贱妾,通房,乳奴,性奴赏赐若干。

    大昭风和叁十二年,皇五子承王大婚,七台大小不一有严格等级的喜轿浩浩荡荡地向承王府抬去。

    泽月坐在狭窄的粉红色轿子中,不禁出神,拓跋陵到底去了哪……

    待承王同溧阳郡主行过大礼,泽月便回到了自己的住所,除了正妃是有单独的住所,剩下的姬妾全部是叁人一个院落,侧妃住在主屋,贵妾住在东西厢房,而泽月就住在东厢。

    泽月百无聊赖地坐在窗边,听着院子里主屋女人的叫喊声。

    “殿下~轻点,啊~啊~啊~啊~”龙秀的叫声响彻整个院子,像是生怕他人听不见。

    “姨娘。”一旁的婢女翡翠极其不满地说:“听说王爷连正妃都没宠幸,便直奔咱们院子来了,估计西厢房的阮姨娘也听见了吧。”

    玛瑙一边为泽月拿下头上的珠钗,一边瞪了翡翠一眼:“别说这个惹主子心烦,龙秀连年霸榜京城第一美女,殿下好奇也在常理之中,依奴婢看,今日一见月姨娘,便是那龙侧妃也黯然无光。”

    泽月无心听两个小丫头在这吱吱呀呀:“去准备沐浴的水,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翡翠和玛瑙以为泽月是因为承王没宠幸自己而失落,便不再言语,只为泽月准备好木桶的水,便退下了。

    泽月躺在木桶里,十分不适,木桶狭窄难以伸展,曾经在西海时,因为身份尊贵,都是在玉池中沐浴,伴以牛乳和花瓣。

    毕竟是小女子心性,想到这,泽月委屈的泪水如同豆子般落下来,砸在水中。

    “哭什么,谁给你委屈受了?”屏风后一个修长的身影映照过来,萧净从屏风后走出来,灼热地看着肤如凝脂的女人。

    “玛瑙说的没错,你比龙秀美了不止一万倍。”萧净越靠越近,吓得泽月连忙捂住两团雪白的奶子。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深深爱我 (民国)鹅绒锁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