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贱妾 危在旦夕

危在旦夕

    裴行止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苏媚累得瘫倒在草席上,动也不想动。

    “做的可舒服?”

    “当然。”苏媚不假思索地回答到,突然意识到什么,吓得猛地坐起来,看着一脸不悦的沉浪。

    沉浪松开手,食盒重重地摔在地上,里面的食材散落一地,那些食材十分精美,一看就是精心准备过的。

    “怎么了?”狱卒闻声赶来,以为出了什么事,一眼看见还被绑在绞架上赤身裸体的南宫令仪,看了看衣衫不整的苏媚,忽然看见了一个黑衣人。

    “你……你是什么人?”狱卒手已经握住了刀,准备随时出手。

    沉浪本来就在气头上,随即掏出令牌:“滚!”狱卒吓得连忙行礼退下。

    沉浪脱掉外袍,一层,一层接着一层,满眼杀死地看着苏媚,苏媚抓紧衣衫,如同等待宰割的羔羊。

    “不要。”苏媚拒绝得摇摇头,身心的疲惫已经不足以让她再承受一个男人的折腾了。

    “怎么?和别的男人做的如鱼得水,到了我为就不要?”沉浪脱下最后一件,露出骇人的鸡巴,那是裴行止的几倍大。

    苏媚吓得抓紧衣服,连忙向后缩,却被沉浪抓住脚踝,大力拽了回来。

    “不要,我今天不想……”苏媚依旧抗拒着。

    “刺啦—”衣衫被撕开,刚被其他男人怜爱过的奶子露了出来,上面还青紫交加,有清晰可见的吻痕。

    这件衣衫还是沉浪上一次来探监送来的,沉浪怒极而笑。

    苏媚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看见沉浪心里就是说不出的难过,眼泪抑制不住地往下掉:“我今天好累啊,还被下了毒,不过已经解了……”

    不过沉浪并不听解释,强行扒开苏媚的大腿,花穴那里一看就是刚被疼爱过,又红又肿。

    沉浪的下面已经挺立起来,不由分说地插了进去。

    “啊!”遭到强奸的苏媚痛得叫出声来,肉棒还在不停地抽插,反复抽送的肉棒显得十分机械,肉棒上不只掺杂着两人的爱液,还有苏媚的血液。

    沉浪只顾着生气,再度看向苏媚时,她已经昏死过去,气息微弱。

    “媚儿!媚儿你怎么了?”沉浪意识到大事不妙,用手搭了搭苏媚的脉,心中大惊。

    连忙穿上衣物,抱上苏媚加快脚步离开,穿梭于黑暗之中。

    宣政殿

    “陛下!臣有本要奏,昨日司狱来报,倾国郡主无故失踪。”

    众人俱惊。

    “哼,保不准是畏罪潜逃了呢。”

    “张大人此言差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一个弱女子能逃到哪里去?”

    “臣觉得定是有小人贪图郡主美色,趁机掳了去。”

    “女子又如何,谋害陛下毕竟是死罪,谁不怕死?”

    臣工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银帝实在忍不住了,将一旁的折子摔在地上:“都给朕闭嘴!”

    裴行止抢先一步道:“陛下!臣昨日去过天牢,还审问了郡主,可郡主对答如流,依臣之见,郡主并非畏罪潜逃,极有可能被人掳走。”

    (ps:南宫令仪真挺可怜的,可能还在绞刑架上)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深深爱我 (民国)鹅绒锁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