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贱妾 芷兰黑化

芷兰黑化

    沉玥摇摆着肥嫩的娇臀,舌头却反复舔舐着银帝的龙根:“吸溜~能再度伺候陛下~是臣妾的荣幸~”

    银帝身着玄色龙袍,用手臂支着头,闭着眼睛,唯有胯下的肉棒露了出来,沉玥使禁浑身解数,用温滑湿润的小口伺候着叁宫六院都十分向往的龙根。

    “妾身转过去了,陛下要快插进来啊~”沉玥露出了银帝曾经最喜欢她娇娇娘子的样子,渴求银帝能再度将龙精射入自己体内,以怀妊重获盛宠。

    就在两人交交合合之时,卧龙居的大门被重重地推开了。

    “嘭!”殿门互相击打的声音吓了银帝同跪在地上求欢的沉玥一惊,沉玥甚至能感觉到刚刚那在自己幽暗潮湿的甬道里涨大好几倍的龙根,一下子就萎靡不振,紧接着从里面滑了出来。

    “陛下,都何时了,还在此欢淫。”穿得威严华贵的太后突然出现在卧龙居,左右两旁的侍女纷纷低下头。

    沉玥连忙捂住赤裸的酥胸,跪在地上:“太后……”

    啪!

    太后这一巴掌扇在沉玥的脸上,一瞬间惊呆了众人,宫中顿时静谧得诡异。

    “看来把你降为美人并没有让你静心修德,陛下龙体抱恙,你还有脸在这个时候勾引陛下。”太后在雾宁的搀扶下坐在首位,底下的人俱是大气不敢出一下,连银帝也连忙穿好衣服。

    沉玥辩无可辩,只是捂着脸默默抽泣。

    “母后息怒,这也并非沉美人的错,人儿臣一时忍不住,才……”银帝弓腰抱拳向太后赔不是。

    “你们都看看,平日陛下对你们都是太过纵容了,才会让你们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咳咳咳。”太后不怒自威,宫中的奴婢全都跪在地上,生怕牵连了自己。

    雾宁连忙替太后顺了顺胸口:“太后娘娘,当心身体,如今倾国郡主尚在大狱里,大长公主也病倒了,皇后娘娘心悸的老毛病也犯了,您若是气坏了身子,恐怕真就是称了一些人的心愿了。”

    银帝明白,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儿臣不孝,惹得母后伤心,明日便派人审理此案。”

    太后看银帝给了台阶,便也顺着向下走:“她们一个是郡主,一个是陛下的妃嫔又是西海那边的,交给陛下亲自审理不管怎样都会被人说有失公允,不如就选朝中最公正之人。”

    “朝中最公正之人……”银帝有些犯难,德海却俯首帖耳在银帝身边嘀咕了几句。

    银帝立刻便道:“母后,上次裴行止同唐家一事,赢得了满朝的赞誉,不如就让他来审理吧。”

    南宫芷兰被送进了拓跋彧的府邸,被安排了一处偏僻的住处,她看着窗边的修竹静静地发呆,手却攥紧了起来:“南宫令仪,你和你母亲如此害我,我定让你们付出代价。”

    随即坐在了梳妆台前,用纤纤细指抚摸着自己光滑的脸颊:“我是南宫家的女儿,怎么可能会输呢,不,我不会输,你们都给我等着。”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深深爱我 (民国)鹅绒锁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