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贱妾 调换的人生

调换的人生

    南宫令仪不满地坐在一旁,看着为沉浪整理衣衫的苏媚,那样子简直就像夫妻一样,南宫令仪懒得再看,干脆别过头去。

    “记住我嘱咐你的事。”苏媚同沉浪说。

    沉浪点了点头,环住女人亲了一口,然后将披风的帷帽戴在头上,消失在天牢幽暗的深处。

    “啧啧,可真深情,就因为这份深情,妹妹我可是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好久。”南宫令仪不满地讽刺到。

    苏媚没有理会她,静下心来思考下一步要做什么。

    沉浪在自己人的帮助下顺利走出天牢,却也被刚才拓跋彧的话勾起了回忆:

    “以后你就去沉家吧,不再姓拓跋了。”银帝居高临下地看着沉浪,那时候的沉浪十分年幼,不过才七八岁。

    “儿臣只有父皇一个亲人了,父皇……真的不要儿臣了吗?”沉浪跪在地上,稚嫩的声音带了一丝哭腔。

    银帝没有回答,背过身去,挥了挥手,示意宫人将沉浪带走。

    “五殿下……不,沉公子,请吧!”德海毕恭毕敬地道。

    “听说啊,陛下的亲子从宫外回来了,这个冒牌货可不是要滚了。”

    “若不是陛下感念这么多年的感情,这小子早就保不住小命了,如今陛下让他做侯爷的儿子,已经是便宜他了。”

    “可我听说,真的五皇子也不过是御膳房宫人所生……”

    “唉,那有什么,反正身上流着陛下的血脉,总比这个来路不明的野种强。”

    几个洒扫宫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都被年幼的沉浪听在耳里,不争气的眼泪滑落稚嫩的脸庞。

    “放肆,主子的事也是你们能议论的?”德海立刻走过去。

    “公公息怒!奴婢们知错了。”那几个嚼舌根的宫人连忙跪下。

    不过德海并不领情,示意侍卫:“来人啊!这几个拖出去处理掉!”

    “公公饶命!公公饶命!”几个刚刚还在嚼舌根的宫人连忙如捣蒜一般的磕头求饶,可还是被拖了出去处理掉了。

    德海一脸讨好地对沉浪道:“五……沉公子受惊了,门外准备好了马车,请上车回府吧!”

    马车行驶到了宫门,年幼的沉浪只听见前方也有马车经过,传来了争执声。

    “放肆!大长公主和五殿下的马车你们也敢查?”

    沉浪听闻五殿下叁个字,便将车窗打开,看到对面也是一辆十分豪华的马车。

    好巧不巧的是,对面那辆豪华马车的车窗也被打开,一个小脑袋露了出来。

    那是一个和自己一般大的男孩子,眉眼间颇为相似当今的银帝。

    “原来是大长公主和五殿下,卑职唐突了。”

    两辆马车就这样擦肩而过,四目相对,年幼的拓跋彧只记得对面马车的那双眼睛充满了恨意,却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到来,会对沉浪产生整个人生的扭转。

    其实谁也没有偷走谁的人生,一切的始作俑者,不过是银帝。

    如果他能不顾言官们的口诛笔伐,将秦书画带回宫,或许拓跋彧的童年不会是颠沛流离,除了母亲唯一的温暖都来自于苏媚母女;如果他能再信任沉浪生母一点,也不会让沉浪自小饱受野种的骂名,活得虚伪小心。

    银帝不爱他生命中遇到的任何一个女人,他只爱他自己而已。

    沉浪目光凌冽,却收起情绪,走出了阴暗的天牢,向卧龙居走去。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