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贱妾 回忆:大昭秘事(五)

回忆:大昭秘事(五)

    假山内空无一人。

    南宫泽月长舒了一口气,随即装作惋惜地说:“嬷嬷,我都说了别来,那蝴蝶定是被嬷嬷惊着飞走了。”

    教习嬷嬷瞪了南宫泽月一眼,拂袖而去。

    “恭送嬷嬷!”南宫泽月看着远去的背影,唇角勾起一丝笑容。

    啪!啪!啪!

    一阵啪手声从另一侧响了起来:“姑娘真真是临危不惧啊!”

    南宫泽月心惊,看着一侧有一头戴银珠冠的蓝衣男子走了过来,一双含情眼邪魅至极。

    “姑娘好心性,偷情也能偷到皇宫里来,呵呵。”男子越走越近,上下打量着南宫泽月。

    南宫泽月见四下无人,便脱口质问:“敢问阁下都看见了什么?”

    男子嗤笑一声:“该看得不该看得都看见了,不得不说,姑娘刚才在花园中给那男人口的真棒,口技甚好。”

    男人十分轻佻,伸出手指抚摸着南宫泽月的脸:“不如姑娘也为在下口一下……”

    一把冰凉的剑抵在男人的脖子上,一道冷冷的声音穿过男人得耳间:“你若是再敢对她无理,小心你的狗命。”

    蓝衣男子回头,见是拓跋陵,只见男人目光如炬,眉如鹰隼,鼻子高高挺立,唇也生的凉薄。

    “快走。”拓跋陵示意南宫泽月,南宫泽月一步叁回头地看着两人。

    秀女所

    “孙小姐,老奴看得真真的,那南宫泽月就藏在后面,我明明听见有男人的声音。”

    孙景瑟放下手中绣的百鸟图,看向教习嬷嬷:“嬷嬷可知道,诬陷秀女通奸,乃是死罪。”

    “老奴敢保证,那南宫泽月绝对有猫腻,孙小姐您想想,这届秀女中只有你和南宫泽月资质最好,若是能扳倒她……”

    孙景瑟闻言脸上浮现出耐人寻味的表情。

    蓝衣男子同拓跋陵僵持着,直到南宫泽月跑远了,蓝衣男子用双指推开拓跋陵的剑:“这能躲过层层皇宫禁卫的人,武功想必不俗。”

    拓跋陵将剑收回剑鞘内:“若是让我知道你以后再对她有刚才那样的举动,亦或是纠缠她,你早晚会死在我的剑下,五皇子。”说罢,就施展轻功飞了出去。

    蓝衣男子不同于刚才轻佻顽劣的模样,理了理自己的衣襟:“呵,看来不能如你所愿了。”

    因着过几日就要面见太子了,所以秀女们都在准备自己的衣裳,互相比照是否漂亮,南宫泽月也不例外。

    虽然是被西海送来的秀女,但是南宫泽月并不想入选,她拿出了两套衣衫,一套粉红色海棠锦绣云肩百褶裙,一天水蓝色简裙。

    “记住,你代表的是西海对大昭的衷心。”南宫泽月脑海里回想起来临走时爹爹说的话,手便不自觉得抚上了那套粉红色华裙。

    “月儿,我会接你出宫的……”拓跋陵的脸浮现在南宫泽月的脑海里,南宫泽月一把拂落华服,利落地将蓝色简裙穿在身上,在铜镜前比照来比照去。

    “哎呦,妹妹怎得穿的这般素静。”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