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贱妾 回忆:大昭秘事(四)

回忆:大昭秘事(四)

    萧启将鸡巴放入两乳之中,快速抽插起来。

    “啪…啪…啪…啪。”

    紫红色的肉棒上布满了青筋,那肉棒颜色紫色偏黑,一看就是经常操弄女人所致,现下整个椒元殿都充斥着鸡巴在娇乳中穿梭的肉体拍打声和女人的嘤咛喘息声,两只雪白挺立的奶子中间被磨得通红。

    南宫泽惠忍着奶子的疼痛,细密的汗珠滴落在锦被上:“臣妾不同于雅倩和灵锦二位姐妹,臣妾是西海嫡出,又是陛下亲封的太子妃,自然不愿承受这些。”

    萧启最欣赏的便是女人那股子孤傲清高的劲,低下的侧妃贵妾们全都是用尽各种手段争宠,偏偏南宫泽惠对此不削一顾,别的女人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可这个女人偏不削。

    萧启用手抓住泽惠巴掌大的小脸,下边一边抽插着一边用手抚摸着泽惠的脸:“本宫知道你出身高贵,可是咱们夫妻该密里调油的东西该用也得用……”

    说罢,就将鸡巴贯穿奶子径直放在泽惠的口中。

    大昭皇宫

    御花园的假山后,男女的喘息声此起彼伏。

    “月儿……”

    拓跋陵疯狂地亲吻南宫泽月,从嘴巴一路啃食到南宫泽月的脖颈,粗暴地将南宫泽月的锦绣宫衣扯开,顺势拉开肚兜,两只雪白的奶兔争先恐后地蹦了出来。

    拓跋陵将手伸向两只奶兔,两只奶兔瞬间被揉捏成各种形状,可南宫泽月侧过头去,似乎还因为刚才的事生气。

    拓跋陵见状吻了吻女人:“月儿……我会尽早接你出宫……”

    沙沙的脚步声在附近传来,似是听见了拓跋陵说话的声音:“后宫怎么会有男人?是谁!”

    南宫泽月伏在假山的小洞处,看清了来人,这不是孙景瑟的教习嬷嬷吗?怎么会在这?

    “什么人?还不快现身。”这位教习嬷嬷十分警惕,也不敢贸然前往假山后一探究竟。

    “你快走,我自己应付得来。”南宫泽月推搡着拓跋陵示意他赶紧走。

    拓跋陵不愿离开,南宫泽月眼见教习嬷嬷越走越近,连忙踮起脚在拓跋陵脸上亲了一口:“快走吧,不然让人看见你和我在一起,只会更麻烦!”

    “不,我躲在此处,一旦你有危险,我便出手。”拓跋陵说着手按住了自己腰间的配剑,南宫泽月握住他的手摇了摇头:“不要妄动!”

    那教习嬷嬷壮着胆子想要一探究竟,却看着南宫泽月款款走了出来:“给嬷嬷请安。”

    “怎么是南宫小姐?”教习嬷嬷看了一眼南宫泽月,顺便看了一眼假山后。

    “回嬷嬷的话,刚才更衣完,看见一只蝴蝶向假山处飞来,漂亮极了,便来寻。”南宫泽月笑着回答。

    “是吗?”教习嬷嬷半信半疑地看了假山一眼,转身欲走,突然回过身推开南宫泽月,向假山里奔去。

    “嬷嬷!”南宫泽月踉跄地跌在地上,着急的叫喊想要阻拦,死死地抱住教习嬷嬷的腿。

    “放开!”教习嬷嬷大力推开南宫泽月,终是向假山内走去。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深深爱我 (民国)鹅绒锁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