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贱妾 回忆:大昭秘事(三)

回忆:大昭秘事(三)

    东宫?椒元殿

    南宫泽惠光裸着身子,跪在萧启脚下:“萧启,我求求你,不要碰泽月,我求求你,我愿意伺候太子殿下。”

    南宫泽惠近来一个月经常被强迫喂食助性的药物和助孕的药物,经常以自残保持冷静,所以萧启怕她伤害到自己,便命人将她绑在床上,只做泄欲和生育的玩物。

    如今,多亏了南宫雅倩的提醒,可算是让萧启抓住了南宫泽惠的软肋。

    “臣妾……愿意……侍奉殿下”南宫泽惠哽咽着说。

    萧启并不愿意看女人的眼泪,顿时有些心烦意乱,抓着南宫泽惠的头发,来到水汽氤氲的浴池边,一把就将南宫泽惠丢进水中,随即自己也跳了进去。

    一旁的侍女连忙跪着拿了一块皂角,跪下将托盘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退了下去。

    南宫泽惠自小在西海长大,水性极佳,断不会因为萧启的虐待就淹死在水里。

    萧启悠闲地靠在池边,指了指池边的皂角:“用乳伺候。”

    南宫泽惠只好将皂角在自己两团硕大雪白的乳肉让来回磨蹭,肉眼可见的泡沫浮现在乳上。

    她挺直了两只颤颤巍巍的奶子,在水中走近萧启。

    萧启看了看那两只光滑无比又香软的奶子,不禁开口称赞:“真美,老夫老妻的,就是看不够呢。”

    南宫泽惠没有理会萧启,用两只奶子贴上萧启精壮的胸膛,两个奶头和肥硕的奶子,在男人身上按摩起来,伺候得男人一脸惬意。

    “背部”萧启命令到,南宫泽惠绕到后面去,用奶子在萧启的后背处磨蹭起来。

    “殿下,会依照之前所说的,放还泽月自由之身?”南宫泽惠一边伺候,一边提醒身前的男人。

    萧启邪笑,南宫泽惠的软肋怎么能让她随意跑掉呢?他要让南宫泽惠永远心甘情愿主动伺候自己。

    “惠儿,只要你把本宫伺候舒服了,你妹妹的事不用担心!”萧启一把抱起南宫泽惠,向床的方向走去,两人身上的水珠滴落下来,一旁的侍女连忙为太子擦拭干净未干的水迹。

    泽惠认命地躺在床上,萧启直接坐在南宫泽惠奶子的下方,压得南宫泽惠喘不过来气,萧启笑笑:“放心,乳交完,就不压着你了。”

    说罢,便有一个侍女拿来了一个状似马鞍的箍子,紧紧地套在女人的胸上,女人的乳立刻呈现出站立的状态。

    南宫泽惠从小被南宫家当作大家闺秀般对待,未曾见过这些淫荡的性用工具。

    “太子妃,这便是乳交套,奴婢接下来还要为您上乳夹和开阴塞,请您莫怪。”婢女说着就将两个挂着铃铛的乳夹夹在南宫泽惠的乳肉上,疼得南宫泽惠紧簇双眉,摇摆着身体挣扎,两只铃铛铃铃作响。

    婢女没有理会,直接将开阴塞放进太子妃的骚穴中。

    萧启笑着抓住南宫泽惠的脸:“你妹妹南宫雅倩,每日用这东西用得不亦乐乎,怎么偏你不喜欢呢?”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深深爱我 (民国)鹅绒锁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