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贱妾 对峙

对峙

    苏媚吓得抓紧了披风,连忙后退:“沉浪,你要做什么?”

    “呵?我要做什么?你说我要做什么?”沉浪说着就解开自己腰上的束带,本来是偷偷进宫来看望沉美人的,没成想还有这般收获。

    沉浪将苏媚身上的披风丢在一旁,双手按住苏媚的腰身。

    “滚!滚啊!”苏媚厌恶地试图推开沉浪,但她哪里是沉浪的对手,很快双手就被沉浪的腰带绑了起来。

    “沉浪!我求求你!放了我吧!”苏媚用修长奶白的玉腿向沉浪的小腹出踹去,却被沉浪抓住。

    沉浪将苏媚的双腿掰开,不顾她被绑着的双手对自己的捶打,掏出早已经硬得不行的肉棒,毫无前戏地插了进去。

    “不~啊~!”苏媚痛得白皙的额头上留下了冷汗,被绑着的双手依旧捶打着男人伟岸的胸膛,沉浪却无动于衷,两个囊袋和阴唇拍打的声音十分激烈,痛得苏媚连连求饶:“嗯啊~嗯啊~沉浪~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呵呵呵。”沉浪发出低沉沙哑的笑声:“媚儿,你以为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

    苏媚听闻此话,晶莹的眼泪顺着脸颊滚落下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总要来招惹她?

    沉浪见状舔舐苏媚流下的眼泪,不依不饶地说:“你只能是我沉浪的。”说着就将苏媚的唇狠狠地封住,一开始只是细细品尝女人柔美的唇瓣,慢慢地就变成了报复性的啃咬。

    “唔~唔”苏媚被咬得嘴唇发痛,情急之下用膝盖顶了一下沉浪的小腹,沉浪吃痛松开苏媚,苏媚趁机将沉浪硕大的分身拔出,拔下头上的发簪抵在自己白皙的脖颈上。

    “你若在上前一步,今天我就死在这!”苏媚的发簪刺破了她自己薄薄的一层皮,鲜红的血顺着脖颈流下来。

    沉浪见状不敢轻举妄动,却也怎么没有想到,苏媚如今对自己的抵触到了如此地步,之前也从未如此过。

    “好…我不碰你,你快把手放下来。”沉浪循循善诱,生怕眼前的小姑奶奶真对自己下手。

    “沉浪,你现在头也不回地走!否则我就自尽,陛下知道了,也不会叫我白死!”苏媚笑了,笑得如夏花一般灿烂。

    沉浪看着眼前的女人,认识,是他最心爱的最想与之欢好的女人,又不认识,却说不上来哪里变了。

    “媚儿?你当真厌恶我至此吗?”沉浪问得小心,似乎根本不想问出口。

    “哈哈哈哈哈!”苏媚娇笑:“沉浪?你哪里来的脸问我这种问题?当日你看上我抢强我入府,你每日强迫我!你的嫡妻羞辱我!你因为我被陷害通奸当着我的面娶了我庶妹!你以为我想侍奉银帝?我被长公主逼迫侍奉银帝时曾去找你,你呢?你和我庶妹的婢女在床上苟且!我为了生存爬上了陛下的龙床!你姐姐却来羞辱我!你何曾顾虑过我?”

    沉浪没想到自己竟被这些话噎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深深爱我 (民国)鹅绒锁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