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爱狱(1v1h) 26:不知死活

26:不知死活

    伽念回到总统套房给许渊说先走一步,挡过不知道哪来飞出的一只只想要拽住她的手,笑靥如花,游离自如。

    “操,这女的真难惹。”有男人忍不住骂。

    许渊揉了揉虎子的头发,迎来漂亮男孩的疑惑脸,许渊只笑,尔后对着刚才那个男人说:“没两把刷子能做到这个位置?少搞她,她背后的人也是硬骨头。”

    伽念今夜没有携带助理来,此时刚喝了酒的脑袋昏沉,冷风吹起她裙尾,她静静在灯柱下打电话喊代驾。

    眼前黑夜像张开的血盆大口将她吞噬,明明身后就是不夜天,灯火通明,却始终不能照亮她身前的阴影。

    有人在走来,迎着街道的光,白光幻影打落人身上,她看见了一张漫不经心的脸。

    “我没开车,未婚妻可以载我一程吗?”男人瞳光清黑,眼皮极浅,勾画的薄唇,很让人移不开眼到起欲念的脸。

    伽念唇角若有若无浮起一缕笑,“可以。”

    代驾到后,伽念在车后座仿佛倦怠极了,忍不住闭上双目,酒气裹杂,香水味让人迷离晕眩。

    夏遇尘就这么凝视她微带酡红的脸颊,他不知道她喝了多少杯,但他瞥见了她落落大方地推杯换盏,沉默麻木地扣喉催呕。

    一般上位的女人无非自带资本、聪明、漂亮,伽念不仅人情世故都游走自如,吃人咬人时也是一朵食人花,对别人狠,对自己狠。

    这种女人只适合当合作伙伴,甚至当对手,而当老婆,从来不是夏遇尘的狙向。

    但很糟糕的,他心底有抑制不住的新芽旺盛生长,对他并不了解她的过去,泛出浅浅的心疼。

    “醒醒,下车了。”稍微喑哑的声线,带着酒后的缠绵感。

    伽念实在疲倦极了,车上睡了一路,并非对男人炽热的目光毫无察觉,或许是因为他在身边,她难得的放下了松懈。

    夏遇尘有力的肩膀扶着她,而后是抱住女人瘦落的身体,这么轻——

    红裙是开叉的,斜出大腿肌肤,夜风总是寒森森的,冷得伽念清醒了许多,“冷…”近乎娇软的声音,“门牌号是1111。”

    夏遇尘就这么挨着一条精致美丽的蛇蝎,无惧无畏,轻轻呼出一口认命般的叹气。

    将她拥在温暖的怀抱里,密厚的大衣挡住风,薄唇贴在她柔软的唇瓣亲了一下,“快到了。”

    加快脚步,直到走到门前,攥出她温暖的指尖开锁指纹。

    啪嗒开门,尚来不及开灯,女人就颤着缠住他的腰,如剔玉而成的细腿勾得极紧。

    “张嘴。”夏遇尘低低得声线染了情欲。

    黑暗中,伽念和男人津液交缠,奶子是被用力揉搓到让她险些觉得要捏爆了的,狠得隔着她的裙和西装裤有一根粗壮东西顶了一下。

    “为什么喝醉了也不安分?”她听见他嘶哑着声音问。

    “我不是圣人。”

    你当然不是圣人,伽念缓缓笑出声,血肉精力都在燃烧着、失控着。

    浅笑着回他:“那就上呗。”

    卸下面具的伽念少了那些温雅,带着些原始冲动的热烫,湿了的骚逼都贴着他的裤子,黑暗里浇水一样磨出他的形状,还抱着他涌动着,将夏遇尘的心刺得痒丝丝的。

    伽念知道自己好他妈不知死活,清艳的劲儿斜上眼角眉梢。


同类推荐: 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将军奴(高H)高门贵妾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三拾含欲绽放(高H,1V1)迷乱情欲江海寄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