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指骨妩媚(民国H) 合欢散【车震+舔穴H】

合欢散【车震+舔穴H】

    淫水直流打湿了楼昭的裤子,水渍晕开,她的花穴隔着衣料蹭到他的龟头,几次堪堪划过花唇,刺激的楼昭腰眼发麻,楚茗春肩膀微颤,如玉般的脖颈轻抬,随着车身的颠簸一上一下,倒真是像被他肏的起伏。

    车内很安静,楚茗春想要从他膝盖上下去,腰肢却被他的手掌箍的很紧,他低哑的笑意随着唇舌蔓延到她胸脯前,“姐姐还真是淫荡呢,嘴上说着讨厌我远离我,身子却诚实的让我肏,让我爽。”

    楚茗春捂住他的嘴,却止不住他眉间的点点笑意,想往后前面开车的顾沉余,楼昭没给她这个机会直接含住她的唇瓣,在唇珠上狠狠咬了一口,“姐姐,不许看他。”

    她此时已经被勾起情欲,颊边生烟,眼尾发红,虽然知道顾沉余不会看到,即使听到了他也会装作若无其事,可楼昭就是不愿意别人看到她情潮涌动的模样,所以他再忍,忍到中途休息的时候。

    他会好好操她,操的她再也不敢说离开。

    “姐姐,别想着跑,你跑不掉的。”

    她心里一咯噔,看似望着窗外风景的的眼睛,在听到这一句话时,瞳孔微缩。

    路途颠簸,加上最近总是遇见他,让她心力交瘁的同时又无可奈何,很快便阖眼睡着了。

    迷迷茫茫间快感从上而下席卷她丰腴的身子,腰腹处发热下体的快感升腾而起,她睡梦中扬起玉颈呻吟。

    她想出声呼救,嘴里发出的声音确实入了骨的媚,双腿想要合拢却恰好夹紧了男人横在她下体的头颅,浑身没力气,只有穴深处无尽的瘙痒让她难捱的起了密密麻麻的汗。

    按照经验,她无疑是中了合欢散,那个曾经她用来勾引楼昭下的一种春药。

    第一次她把合欢散用在了楼昭身上,那个月夜,他们水乳交融,后来她受了报应,楼昭将她锁在巴黎的别墅里,起初她反抗,楼昭只会更用力的让她记住,后来她来不了感觉了,楼昭便一次次将这东西用在自己的花穴处,引的她淫水直流,瘙痒难耐,像个荡妇一般的求他肏。

    以往的记忆被勾起,她只觉浑身冰冷,穴水却是是热的,她在被人侵犯。

    不会是她忤逆了他,所以他报复?

    眼睛仅仅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往下看是浓密的发旋,男人从她的花谷处抬起头,勾起唇角,“姐姐水好甜。”

    —是楼昭

    他的唇舌舔过两片贝肉,轻轻含住她的阴蒂研磨打圈,弄得她的腿上下自顾自晃动,像是在求他操一样。

    她的腿被抬起,露出粉嫩的花唇,楼昭拉开裤链,青紫色的阴茎弹跳而出,少年人的嘴边挂着她的晶莹,他俯下身含住她的唇瓣,缠绵的吻她,“姐姐,尝尝自己的味道?”

    腥甜的淫水混着他的津液,在口腔里搅动,楼昭在她的锁骨边轻轻磨,趁着月色看到那鲜明的红印才往下,舔弄她的乳头。

    “嗯…啊…”外面的风吹起白色的帘子,露出外面二十米开外巡逻的士兵整齐划一的步伐,楚茗春忍不住快感叫出声,又怕别人听到猛然死死咬住粉嫩的唇。

    这副表情楼昭简直爱极了,车内安静的只有他的口水声啧啧作响,楚茗春没由来的羞耻,“别吸了…楼昭…别…我…”

    想要的话她实在说不出口,楼昭含住她的耳珠,一手蹂躏着她的乳,一边在她耳边问,

    “姐姐,还跑吗?”

    他似乎一直很痴迷于这个问题,楚茗春抱顺着黑暗去找他的肩,抱着他的脖子求饶,“不…啊…”

    还没说完,龟头便势如破竹的闯了进来,湿滑的甬道殷勤的裹着他,让他舒爽的闷哼一声,他没等几秒便大力抽查起来。

    车身在隐匿的角落微微起伏,月色撩人,男人性感的低喘和女人娇媚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混着夜色悄悄轮渡过时间的湾流,像是回到了曾经的时光。

    ————

    这是算是一个过渡,下来主写回忆篇,穿插着现在,交代一下昭昭和阿椿的爱恨情仇,再来个契机让两人重修于好,加肉加剧情应该叁四十章的样子就结尾了。

    我预计在二月中旬完本,正文一共七八万字,婚后番和后来的配角番大概两叁万,整本价格我控制在3000-6000大概设想是这样。

    我这种没大纲的人,写文全凭灵感,大家当个消遣,之后开本校园文

    体育生校霸x舞蹈生作精(应该是亲身经历叭hhhh除了肉

    求珠和收藏评论区让我看见新面孔好吗!!


同类推荐: 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将军奴(高H)高门贵妾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三拾含欲绽放(高H,1V1)迷乱情欲江海寄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