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普通的疯子 22移不开眼

22移不开眼

    22

    银行的短信没过多久也来了。

    五万,陈普看着短信上久违的那么多个零,叹了口气。出卖身体和自尊来钱的确是很快啊,一旦上瘾了就回不来了吧。

    *

    到家以后,陈普在楼下常去的健身房报了节拳击课,拿出两千交到棋牌室老板手里,拜托他关照一下陈海。

    陈普看着余额里剩下的钱,准备过两天去趟商场。即便梨疯说了不用赔,但陈普也想不到拿这些钱去做什么别的有意义的事情。

    *

    周五晚上,陈普照例提早到了酒吧。只是这一次,他拿了梨疯的私人卡,直接坐电梯到了叁楼。回想上一次来这里,仿佛过了很久了。

    陈普走在暗红色的地毯上,跑鞋与地毯的摩擦传不出任何声响。今天不用上班,没有换上衬衫西裤的工作服。穿着自己最常穿的宽大白体恤,外面罩了件同样宽松的灰色卫衣,下面是黑色束脚运动裤,显得陈普腿又长又直。

    站定在梨疯卧室门前,陈普吸了口气,敲了叁下门。

    门内没有响应,对面的房门却开了。梨疯钻出来一个脑袋,脸上的妆是浓艳的,只是还没涂上口红,倒显得梨疯更病态了些。

    “陈普,进来换衣服。”

    陈普将密码卡放回裤兜里,跟着梨疯推门进入。

    房间里面铺了黑色的地毯,右边角落是一个巨大的落地镜,周围一圈全部挂满了衣服。

    陈普扫了一眼发现,梨疯虽然人挺冷清,但衣服颜色并没有跟她的装修布置一样单调,五彩斑斓的什么颜色都有。不同类型的衣服按照颜色归类摆放在衣柜里面,看起来赏心悦目。

    左边角落里还有个小房间,梨疯坐在里面的桌子前面给自己化妆。

    “你的衣服挂在门口的衣架上。”梨疯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陈普取下衣服,关好衣帽间的门,直接换了起来。反正早就被梨疯看光了,屋里也没别人,没必要扭扭捏捏的。

    梨疯化好妆出来拿今天要穿的裙子的时候,陈普正在给自己打领带,不太熟练的手法,脸上还带着不耐烦的表情。格外性感。

    梨疯一步步走近陈普,从他手里拿过领带,打开,踮起脚,顺滑的布料绕到陈普颈后,在胸前被白嫩纤长的手指熟练的打了一个标准的温莎结。

    陈普低头看着梨疯的头顶,然后视线不受控制的停留在她的红唇上。涂上了口红的梨疯气场都有些不一样了,透露着妩媚和撩人的情愫。

    梨疯打好结之后,拽住了领带拉下陈普的头,在他的唇上迅速的亲了一下。啵的一声,响遍了房间。

    两人分开,梨疯满意的看着陈普嘴唇上被自己印下的红色,拿起一旁的裙子转身走回了化妆间里。

    陈普还保持着微微弯腰的姿势,他想伸手抹掉,最终还是放下了手,嘴角扬起了淡淡的笑。

    梨疯倒是也不介意在陈普面前换衣服什么的,只是这次的衣服有点难穿,穿起来的姿势肯定不太美观,即使陈普无所谓,梨疯自己的内心也过不去。

    “陈普,过来帮我一下。”

    陈普走进化妆间,第一个入眼的是梨疯在灯光下白的让人移不开眼的后背,梨疯很瘦,屁股和大腿上的肉却不少,捏起来手感好的令人沉迷。陈普摸过,他也知道梨疯胸上的乳肉有多软,比海绵还要软。

    裙子一直开到后腰上方几厘米处,露出了梨疯完整的蝴蝶骨,配合着梨疯此时撑着桌子微微翘起的屁股,陈普觉得自己裤子某处变紧了。

    “怎么?移不开眼了?”

    梨疯透过身前的化妆镜观察陈普的表情,他的眼睛一直看着自己的背,老男人原来喜欢的是这里吗。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梨疯抿了下嘴,心情不似刚刚那么高兴了。

    陈普跨步上前,拿起坠在后腰衣料尾部的两跟细带。

    “是要绑起来吗?”  声音低沉,从身后传来。裸露的后背甚至能感觉到从男人身上传来的热度。

    “嗯,跟绑鞋带一样。两边有洞的,交叉着穿起来,最后打个结就行了。”

    梨疯的声音淡淡的,却好像裹着成倍的蜂蜜,听起来甜的不行。


同类推荐: 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将军奴(高H)高门贵妾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三拾含欲绽放(高H,1V1)迷乱情欲江海寄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