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几朵花(故事集he) 月见草17

月见草17

    晚上九点,威帝尔自然公园早已闭园,公园内不仅没有游客,连工作人员也不见人影。

    这座自然公园占地面积非常辽阔,在不同的方位摆放着不同奥林匹斯神像,月亮女神像是十二座神像之一。

    陈靳寒和清莹找到女神像时,雕像下面已经有人在了。

    是谢礼。

    他穿着一身黑色帽衫,双手插在衣兜里,坐在女神脚边一动不动,若不是皮肤太过苍白,他几乎要与夜色融为一体。

    谢礼看见兄妹俩走来,脸上神情明显一松,叹道:“你们终于来了。”

    这话有些奇怪,仿佛论坛上的帖子是专门发给陈靳寒和清莹看的一样。

    陈靳寒倒没有多少意外,语气平淡问他:“找我们有什么事?”

    “我一个人说了不管用,让大家都出来说说吧。”谢礼扭头望向一侧树林,“都出来吧。”

    陈靳寒略微挑眉。

    清莹惊讶的望去,只见漆黑一片的树林里走出几个人影,一个接一个,越来越多,全部是货船上认识的面孔!

    她还看见了林小喜,忍不住跑过去抱住自己的好朋友,“小喜!”

    “莹莹……”林小喜声音嘶哑,整个人几乎脱力般靠在清莹身上,眼泪也随之落下来,“我们死了好多同学……”

    “怎么会?”清莹心头一紧,立即望向身旁那些人,“……安棠呢?小喜,为什么安棠不在?安棠在哪?!”

    林小喜的眼泪落得更急,说不出话来。

    “自杀。”谢礼替她回答,“我们分开后的第二天,就有同学被抓走了,安棠虽然没被抓走,但似乎没法接受自己被病毒感染,日出后去了学校宿舍的天台,自杀了。”

    事实上安棠不是唯一自杀的学生,因为被感染病毒,被厌弃,被排斥,甚至成为全人类的公敌——不是人人都能承受得了。

    林小喜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拉着清莹的手说:“其实我也……我也差点想不开,是谢礼救了我……莹莹,现在看到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可是安棠不在了,安棠……我们再也见不到安棠了……”

    清莹心如刀绞。他们明明已经那么努力的活着了,从游艇逃到货船,在枪口下找回来的路,又躲过警方的抓捕,为什么最后的结局还是死?

    他们就那么该死吗?!!

    谢礼定定看着陈靳寒,说:“被抓走的人全部击毙,我亲眼看见的,说明至少官方对这种病毒无解,根本没有治疗方案,我们不能干坐着等死。”

    陈靳寒用余光扫了眼不远处的妹妹,问谢礼:“你是怎么考虑的?”

    谢礼说:“合作。”

    陈靳寒眼神淡漠。

    他早就看出了谢礼的心思,如今这样直接说出来,也丝毫不感到惊奇。

    “像现在这种情况,深居简出是最安全的生存方式。”陈靳寒说道,“一大群人聚集在一起,反而更容易惹人注目,最好分散开来,这样对自己、对他人,都会更加安全。”

    谢礼盯着他的眼睛,肃然说道:“分散居住确实更安全,但我认为,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警察。”

    陈靳寒微微皱起眉。

    谢礼说:“现在,我们最大的敌人,是孤独。”

    陈靳寒面沉如水。他知道谢礼想做什么,所以感到有点头疼。

    谢礼看了一圈身边的同伴,继续说道:“相信这几天大家都有感触,我们被排挤,被打压,哪怕是往日的亲人朋友,也会对我们厌恶、害怕、抗拒……我们明明没有做错什么,感染了病毒,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却没人帮我们,他们只想杀死我们!毁灭我们!如果到了这一步,我们还不能团结在一起,我们迟早会死亡!”

    这番话让所有人红了眼眶。

    陈靳寒的余光瞟向清莹,她握着林小喜的手,脸上有不舍与挣扎。

    其实谢礼用不着说服他,因为只要说服了清莹,他就没法不同意。

    他们现在最大的敌人,确实是孤独。人,是难以凭一己之力在社会里独活的物种,人需要朋友,需要交际,需要被认可和接纳,否则即使肉体活着,精神也会崩溃。

    他可以和妹妹过相依为命的二人生活,但时间久了以后呢?一年,两年……十年?她受得了吗?

    “合作……不是不可以。”陈靳寒不紧不慢开口,“有条件。”


同类推荐: 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将军奴(高H)高门贵妾【西幻+人外】恶犬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三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