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风季 14

14

    林怀靖把这件事情跟陈芮安说了,陈芮安素来很不相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她告诉林怀靖,“说穿了,那相当于你自己的心理暗示。一千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同样的一张图,拿去给几个人看,每个人给出的答案都可能不一样,因为每个人想要的答案不尽相同。”

    陈芮安说得很有道理,所谓占卜,卜的不是前尘,不是后事,是人心。

    可是,林怀靖明知这一点,却仍然对塔罗牌怀有一定的信任。她不清楚这种信任从何而来,兴许又是源于那神神秘秘的直觉。

    无论如何,她没将塔罗牌的事放心上。

    林怀靖自认她身上最大的优点是活得通透。她的父母早亡,唯一的亲人外婆负责照顾她,但是,外婆一个人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她需要亲自去解决许多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坚韧豁达的性格牢牢扎根在她身上,她学不会埋怨命运,她学会的是释怀和珍惜。

    遗忘失去时的痛苦,珍惜得到或尚未得到的机会。

    这也是林怀靖在短短时间内确定心意的原因,在把握人生中的每次机会这件事上,她从不含糊。

    然而,从不含糊的林小姐缺了点勇气,到现在还是爱在心口难开,没想好到底该怎样追周承钰。

    林怀靖回到小洋房,刚一开门,被她滞留在家中的铃铛恰巧经过玄关,它懒洋洋地抬起猫眼瞅它,不出叁秒钟,它扭着胖乎乎的身体踱步离开,姿态和欧洲旧时的贵族大小姐有得一拼。

    林怀靖弯腰脱鞋,边脱边纳闷,她总觉得铃铛的脾性变了。

    以前的铃铛像个团子一样软软糯糯,还爱撒娇。现在的铃铛,样子没变,性子似乎变了。它变得有点高冷,有点傲娇。如今,林怀靖不再觉得它像团子,觉得它像个敲不开的核桃,她都快摸不清这小猫的芯了。

    变化太过明显,林怀靖一度怀疑铃铛是在外面偷猫失败,从而造成性情大变。

    她穿上拖鞋,目送铃铛扭屁股离开,她越看越可疑,越想越觉得有可能。铃铛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时,她严肃地点点头,下定决心要多留意铃铛平时的动向。

    林怀靖习惯自己做菜,很少会去点外卖,因为她觉得外卖不如家里做的干净有营养,她宁愿多费点时间折腾,力求多活几年。

    她心情不错,脚步轻轻,如一抹风般飘进厨房。

    可惜这抹风很快消失,因为林怀靖拉开冰箱门后,只见里边几乎空空如也,仿佛被饿鬼扫荡过。她扶额,她回家路上一直在想塔罗牌的事,想到忘了去超市补充食材。

    现在,林怀靖有两种选择,一是叫外卖,二是临时去超市买食材。

    经过一阵纠结,她选择了后者,毕竟今天不买明天也得买,不如今日事今日毕。

    超市离林怀靖的小洋房不远,奈何她懒癌发作,一心想坐过去。于是,她搬出自行车,踩脚踏利落上车,帅气又不失优雅地蹬着车子穿梭在徐徐晚风中。

    骑自行车的一大好处是容易停车。夜晚八点左右的超市正热闹,超市正门前划出的一块停车区域上,密密麻麻地排满各式电单车,她眼尖地找了个足够容纳车子的缝隙,见缝插针把车推进去。而后,她把环保购物袋挂手臂上,快快乐乐地哼着小曲晃进超市。

    林怀靖来前打了一份很有条理的购物清单备忘录,该备忘清单主要有叁大部分,包括蔬菜类、荤类以及零食类。她如同一条穿梭于水底珊瑚间的小鱼,灵活地推着小推车游走在商品之间。

    她率先找完日常需要的食材,之后专心致志地进入零食区。

    林怀靖对膨化食品的爱十年如一日,日渐深沉。当然,是她沉闷的赶稿日常造就了这种深沉的爱。令她感到为难的是,她挺崇尚健康生活,总想着要从源头入手,少买些零食。若不是这样,此时的她也不必绕着挤满零食的货架来来回回地踱步了。

    她勉为其难地选了叁包薯片、一盒巧克力、两袋瓜子以及五包海苔。

    林怀靖放完商品,随手扒拉了下推车里的一大堆东西。她拿的时候没感觉,现在冷静下来了,骤然发觉东西有点多,这堆加上她待会准备拿的肥宅快乐水,待会全压那小破自行车上,不得把它的小身板压垮了。

    她为难地皱眉,思索了下,忍痛让几包海苔回归原位。

    林怀靖痛下决心,抓起一包海苔往货架上放。

    海苔一族待在货架的最上方,她刚刚拿的时候就费了不少力气,现在要把它放回去更是费力气。她踮起脚尖,艰难地摆好一包包海苔。摆的过程中,担任书店店主一职多年而养出的职业病发作了一下,她顺手推推旁边的商品,力求把它们弄得整整齐齐。

    结果,她不弄还好,她一弄,本来就在危险边缘试探的一包棉花糖掉下去了。它的陨落引发另一场小型雪崩,好几样她叫得出叫不出的商品相约坠地。

    林怀靖一时无语,仰天长叹一声,认命地蹲下捡东西,边捡边念念有词,“让你多事。”

    她醉心于收拾恩将仇报的零食们,收着收着,又能自得其乐,乐到甚至生出了灵感。许多小说和漫画里都很热衷描写“女主掉了东西,男主上前帮忙,两人眉来眼去坠入情网”的情节,她这回可以在新作里画画这情节,满足下她的恶趣味。

    有了奇怪的幻想,林怀靖收东西的速度变得出奇地快。半分钟后,所有东西堆积到她怀里,她计划一次性放进小推车,接着慢慢摆回去。

    遗憾的是,她挺倒霉,又有漏网之鱼。

    林怀靖目光沉沉,压下将那零食带回家碎尸万端的念头,老老实实地先把怀里那些安排得明明白白。

    一切妥当,她转身看地上,地上早没了那零食的踪影。

    林怀靖下意识四下张望,对她素来引以为豪的记忆产生怀疑。

    就在她原地转圈圈时,一股熟悉的香气霸道地打乱她的思绪。她怔愣半晌,随后,傻乎乎地转了一百八十度,视线下移,一道黑影几乎要湮没她。

    林怀靖的心里满是疑虑,她的唇微微动了动,所有的话语止于舌尖。

    男人笑得和煦,堪比清晨的朝阳,“你在找它?”

    她眨眨眼,顾不上回答,一心要探究自己是不是有心想事成这一特异功能。

    ————————

    本来不想更新的,不过,想起之前欠下的加更......赶紧上来更新。


同类推荐: 将军奴(高H)高门贵妾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三拾含欲绽放(高H,1V1)迷乱情欲江海寄余生坠楼人(父女/兄妹/短篇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