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女神之礼(NP) 神境

神境

    连晓很快就从过去的回忆中走出,从未白身上爬了起来。

    和他相处时,他的索取一贯是强势不容抗拒的,但此刻他的手臂只松松搭在背上,以至于她轻易就挣脱出他的拥抱。

    抬头却见他正凝望着那只孤零零的毛绒兔,眼神融于幽夜,难以分辨情感。只听他平淡道:“不喜欢吗?”

    果然是他送的。她委婉回答:“嗯,一般吧。”

    他伸手摸了摸毛绒兔的脑袋,这种动作他做起来倒十分顺眼,低声说:“我还以为你会喜欢它。”

    虽然说得很平静,她却从其中听出轻微失望。转念想到沉青说的话,她按捺不住问道:“白天你在房间里吗?”

    “不在。”他回答得干脆,她的心情复杂起来。先庆幸和沉青那些交谈,和客厅里光明正大地做爱没被他听见,又忍不住想他会去哪。

    见她欲言又止,他淡然补充道:“我和神在一起。”

    这下连晓更费解了。先前他说过从未见过女神,怎么会和神在一起。

    未等她想明白深层含义,他朝她扬了下手:“来。”

    好奇心驱使她跟上他走出门,一路来到他的卧室前。他没有急于进去,难得认真地嘱咐:“一会别乱跑。”

    她不明所以,一概点头以对。

    门后不是她当初见过的房间,完全换成了另一番光景。

    长满尖刺的藤蔓肆意横生,将狭窄空间挤得密不透风,依稀可从藤枝间窥见是条深邃的长路,根本看不出原有卧室的陈设。

    当未白毫无畏惧向前走去时,拥挤的藤蔓宛如获得灵性般,次第朝两侧柔软避开,为他们二人让出一条通路。

    连晓一度以为未白这个神使挺没排面的,抽烟喝酒不说,每日步数估计只有个位数。当他们走到幽深甬路的尽头时,她彻彻底底收回了这个想法。

    走出后一片豁然开朗,清啼嘹亮,树影婆娑,他们走入了一片晨雾缭绕的山谷之中。

    白日浮空,头顶是环形层云的苍穹,崇山峻岭在雾中半隐半现。

    她似乎来过此地,仔细回忆后才想起来,这是她获得异能的地方。只是当时她在山顶,而此刻是在谷底。

    两只幻彩斑斓的鹿在树林间一闪而过,那绝不是世间应有的存在。

    未白一言不发地领她穿过树林,驻足在林后的悬崖峭壁前。

    俯视遥望,她看见了白茫茫的雪覆在山崖间,在阳光下闪动着耀眼光芒。银亮瀑布从高处倾泻流下,几只鹿正在河流旁悠闲散步。

    眼前风景宛如桃源仙境,她不由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他平静回答:“神境,神住的地方。”

    她环视一圈,没看见任何建筑物,悄声问:“那神在哪儿?”

    山谷涌起的雪风不似意想之中的寒冷,反而充满了春日般的暖融,将伫立山崖的他包裹其中。

    短发在风中柔和拂动,他扬起惬意微笑:“神在风里。”

    神在风里,滋润此地万物生长。她忽然明白了他话中含义,即使不曾亲眼目睹,她依然能感受到女神的存在。

    “这是我第一次带外人进来。”他状若无意地说,“但愿女神不会怪罪我。”

    奇异瑰丽的神境具有洗礼身心的力量,虽然没有停留多久,但连晓整个人都通透了。

    “袭击你的能力者拿走了什么?”

    和司玄在一起的那夜,他们尚处于高潮退却后的余韵中,连晓随意问道。

    司玄沉思片刻,坦诚道:“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就是很麻烦,是穿过‘墙’的通行物。”

    “这样啊。”她知道是谁了,又半眯起眼问,“那她怎么袭击你的呀?”

    他轻轻一叹:“我想不起来了。”

    这句是实话,那天的记忆被她删了。她搂过他的脖颈,无意间触到一块不平整的地方,借与他拥吻悄悄观察,那是一小块新鲜的焦黑疤痕。

    时间回到今日,阔别许久的辛然走入店内时,偌大的酒吧里只有吧台后的连晓一人,微笑朝她打了个招呼:“辛小姐晚上好。”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他们马上来。”她为辛然送上水,也仅仅只有水,随后不着痕迹地搭上大门门锁。

    辛然半侧过身,瞥见她锁门的动作,微微眯起眼,危险的光芒从眼底一闪而过。

    “哎呀。”清脆的玻璃杯打翻声传来,连晓转头望去,只见清水洒了满桌,顺桌沿不断淌到地上,形成一滩水泊。

    辛然惊慌地站起身,连连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小心弄翻了,你快来收拾一下吧。”

    连晓很快拿了干布过来。趁她低头擦拭时,辛然悄然将手指浸入水中,红光在眼底亮起,浅浅的水中倏忽闪过银蛇般的耀光。

    那是高伏特的电流,轻轻触到就能致人几分钟内在挣扎中痛苦死亡,她最爱用的杀人方式。

    她专注观察连晓的反应,然而迟迟没有出现她期待的结果。电流明明已经传到她那里,她却能毫发无伤地继续收拾。

    这怎么可能?辛然睁大了眼,正想加大电流时,她已慢条斯理地望了过来:“别费力了。”

    连晓举起手,用力拔下了手上一层皮。仔细一看那不是皮,而是近乎肤色的橡胶手套。

    无需未白告知,结合司玄的焦痕和当初她玩笑话的一句电热毯,她就猜出了辛然是电击能力,早早做足了准备。

    发现大事不妙的辛然立刻起身逃离,疾步跑到门前使劲拧了拧门锁,完全徒劳无功。

    眼看连晓缓步走近,走投无路的辛然上前想释放电流,却先看见了她眼中的红光。

    浓重漆黑将她吞噬,她在连晓冷漠的目光中昏迷倒地。

    “女人还是舍得对女人下手啊。”沉青笑眯眯地从贮藏室走出,俯视地上不省人事的辛然。

    连晓朝他走去,顺势把干布塞给他:“赶紧干正事。”


同类推荐: 岸之希晚州梦华录(校园H)归舟勾引姐夫(禁忌h)白莲花妹妹终于找到你【H 父女】下等情欲(NPH)他有病(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