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五十七、阴

五十七、阴

    五十七、阴

    郁楚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不行,万一查寝怎么办?”

    董朝铭早料到她会搬出这个理由,直接亮出学校通知,明晃晃的大字,他替她读出来,

    “周日查寝,今天周五,你能在这睡两个晚上。”

    “...你早就计划好的吧?”

    董朝铭大为冤屈,摇摇手机以示无辜,

    “这通知可不是我发的,纯属巧合。”

    他脸上那占到便宜的表情看郁楚看得清楚,董朝铭手指一按,屏幕迅速暗下去,映着郁楚欲说还休的眼神,她知道董朝铭从来不掩饰他的欲望,以他暑假时缠着她那个频率骤然降到现在的零,也难怪他军训时就急着出来。

    “我带你去吃饭。”

    董朝铭提议,郁楚皱起眉,她军训后遗症还没散,腿时刻绷着,吃饭都懒得动,

    “随便点点什么吧,好累不想下楼。”

    郁楚伸手过去,董朝铭顺势抱过她,忽得把人提起来,郁楚猝然间双脚离地,惊得抓紧董朝铭的肩膀,少年的手臂箍在她腰上,掀起郁楚一小片衣摆,露出腰间的白皙皮肤,少年的军训晒黑了点,尤其是小臂,脸上的防晒有郁楚每天帮他涂,手臂他每次都要露不露的,防晒全被上下来回窜的袖子蹭掉,和郁楚腰上的对比着黑的更加明显。

    董朝铭肩膀撞开卧室的门,郁楚还未看清整间房间,就被压在床褥间,随着柔软的床垫回弹了两下,她立刻收了搂在董朝铭脖子上的手护在胸前,

    “不是要吃饭?”

    她抱住自己的模样像受惊的小动物,团成一团,董朝铭被逗笑了,故意撑在她身上,一点点靠近她,临到贴近的一刻,戛然而止,

    “我也没要做什么啊,”他拉长了音,看见身下的郁楚一瞬燃起的羞愤,笑得开怀,从她身上撤下来,站在床边,拿手机点了几下收起来,“你不是喜欢上次那个餐厅的菜,外卖配送不到,我去给你打包回来,你在这休息,不许跑。”

    郁楚滞住,

    “不用去那么远,我吃什么都行。”

    “不行,”董朝铭揣好钥匙,把郁楚捞起来亲了一下,眼神迸出意味不明的光亮,“你要吃饱。”

    他利落地出门去,留郁楚一个人在床上半天才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

    ...

    这间刚搬进人的房子第一天就早早拉严了窗帘,卧室中央的大床上拱起一团,里面有什么东西凌乱地交缠着,不时溢出甜腻的叫声和低沉的闷哼。

    郁楚全身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填饱了肚子困意袭来,她半眯着眼睛,偏董朝铭撩拨着她不许她闭眼睡过去,郁楚忍着困意,没有任何反抗地被董朝铭翻起来,贴近了他,挤在她上衣里揉弄的手沿着她的小腹滑下伸进内裤里,郁楚上身的内衣肩带一勾就散开,被董朝铭从里面粗鲁地拽出来,丢在床边,剩一件短袖还遮掩着却在胸口处透出两个尖,隐隐画出胸乳的形状,底下的短裤也不见踪影,两条修长的腿蹭在董朝铭腰间,只是蹭一蹭就把董朝铭的喘气声弄得越来越重。

    郁楚眼皮沉沉,浑身软的像面团,任人揉搓成各种形状,董朝铭隔着衣服捻起她的乳,指甲在乳头上按压,挑起来又捏进去,衣料的纹路都刺进郁楚皮肤里,摩挲着,轻微的疼痛让郁楚哼出声,带着朦胧的睡意。

    “郁楚,你体力怎么这么差?”

    郁楚的体力像是顺着下面流出的水一并渗进床单里消逝了,穴里越湿软她人也更加没骨头似的,董朝铭隔着衣服咬她的红尖,一点不留情,他在床上一直强势,吸得它挺立在里头支起一片布料董朝铭才放过郁楚,退开时别处都干爽着,唯独前胸留下了两圈濡湿,紧紧裹着其中的乳头,显得分外色气。

    郁楚没精力去和董朝铭争辩,她意识里一半火热一半即将沉睡,浮浮沉沉,她费力地维持着平衡,像攀岩在陡峭处的冒险者,无法后退也无法前进。

    她把希望寄托在她面前吊起的绳索上,郁楚搭上董朝铭的手臂,掌心里那截手臂青筋突出,极力彰显着他的有力,

    “我好困,你快一点结束好不好?”

    郁楚自己把磨掉了小半的内裤向下拉,挂在膝盖处,微微分开腿缝,里面的风景半遮半掩看得董朝铭满目腥红,他伸手剥开了花瓣,指尖在穴口打圈着戳,郁楚忍不住跟着他扭,内里不停绞动着试图吸进在洞口作乱的手指。

    “董朝铭...”

    郁楚下身空着,上身套着什么都遮不住的白衣,软骨头一样附着他,董朝铭鬓角积了一股一股的汗,汇聚到下颚,滴在郁楚身上,烫得她抖,董朝铭被她叫得火气更盛,身下的反应最激,直挺挺地翘着。他喉结上下滚,什么理智都追不回,手本能地摸进口袋里,一瞬僵了,再难以置信地向里掏,他表情却更加难看。

    空的。

    董朝铭电光火石之间记起了自己新换了衣服,而他准备的东西全堆在了衣篓里,安静地躺在学校。

    郁楚等了半天,抬腿缠住董朝铭的腰,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

    “怎么还不进来?快进来啊...”

    董朝铭凝在那,除了身下那过于兴奋的性器,身体和面容像是技艺绝佳的雕像,他艰难地开口,

    “没有套。”

    “什么?”

    董朝铭手指挤进她股间,霸道地掰开两片嫩肉插进穴里,期待已久的穴肉立刻覆上来,郁楚嗫嚅一声,董朝铭那根滚烫的肉棒贴着她的大腿,他咬牙切齿,在腿肉上戳出一个坑,

    “我进不去。”

    董朝铭颓败地倒在她身上,单手掀开郁楚的衣服,两只奶跳出来,一晃一晃转瞬被他含住,吞到底又吐出来,手下的动作未松,增加了一根手指搅动,水声渐显。

    郁楚睡意袭来,捧住埋在自己胸前的脑袋,哀求,

    “那我们先睡吧。”

    董朝铭盯着郁楚的脸,眼神都涣散,眼睛变得细长,他身下的硬物难消,就那么挺着,董朝铭躺在郁楚身侧,把人翻过来面对着他,他的手覆上自己蓬勃的欲望,眼神滑过郁楚的胸乳,凹下去的腰线,半藏起的穴,他的眼神像有实体,一寸寸射线一样扫过,郁楚迷蒙间发现他的动作,呆愣着看着他。

    他在自慰。

    看着她自慰。

    这个认知甚至击退了汹涌的困意,挑动了郁楚的神经。董朝铭手上的动作快而重,从根部环住往上挤,上下撸动着,顶端吐出星点的液体。

    董朝铭的眼睛里冒火光,声音低哑异常,

    “郁楚,伸手。”

    郁楚的手触到董朝铭涨起的顶端,董朝铭命令她,

    “用手指磨。”

    娇嫩的手动作迟疑,却还是听从指令,指腹贴上阴茎的头,在顶端毫无技巧地磨,董朝铭把着她的一条腿踩在他膝盖上,她腿缝间的穴口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她眼前,董朝铭眼睛一眨不眨,手上撸动的节奏更快,郁楚的手背也覆上了他的,叁只手抚慰着董朝铭的肿胀,他闷哼一声,眉头狠狠皱起来,郁楚感到手里的性器在跳动,一秒,两秒,手掌沾满了那肉棒里喷射出的精液。

    郁楚嘴唇被董朝铭封住,身上的敏感处又从上到下全线失守,叫他揉弄了一遍,他的呼吸太重,听起来像是某种野兽,郁楚胆战心惊,宛如即将被啃食的食草动物。半晌,他的手终于退出郁楚身体,舌头舔了一圈郁楚的上颚,分开时发出“啵”的一声。

    卧室里淫靡的气息未退,还有董朝铭在牙缝里吐出的话语一起环绕着郁楚。

    “我再放过你一次。”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nph]绿茶婊的上位人格缺陷(1v1 h)归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