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五十三、北纬

五十三、北纬

    五十叁、北纬

    董朝铭摸过柜子上的手表瞟了眼,指针向下指向四,他撑起身子,把人抱进浴室,两人的头发都被头顶的花洒打得全湿,一缕一缕的。郁楚站不住,只能挂在董朝铭身上,因为水温太凉打了个哆嗦,掐了一把他背上的肉,硬梆梆的。

    “好凉。”

    董朝铭倒是觉得温度刚好,但郁楚一抱怨他立刻把水温调高,高过自己冲澡时许多。

    “这样呢?”

    郁楚点头,伸手扶住旁边的墙壁,看着董朝铭小心翼翼地拢住她的头发,手劲不敢多使一分,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我想染发。”

    董朝铭将她的黑发全部铺在背后,借着水流给她清洗,听见郁楚的话,乐了,

    “我没听错吧?”

    标准的叁好学生,行走的校规郁楚同志居然主动提出要染发。

    “我认真的,你笑什么,”郁楚脸上不知是热气蒸得还是糗得泛起两团红晕,“...他们好像都会弄,我也想。”

    董朝铭看着郁楚眼里的跃跃欲试,去摸她身后整齐的发尾,

    “你想染就染,我陪你去。”

    他发誓他只是随口一问,

    “你要染什么颜色?”

    郁楚眨眨眼,手臂缠上他的,轻轻握住,语气认真,

    “绿的。”

    “....”

    浴室只余潺潺的水声,董朝铭震惊得说不出话,肚子里的话转了叁圈,大脑疯狂搜索着,这是什么新型玩法?郁楚这是在试探他什么吗?题库里没有这题啊?

    短暂的头脑风暴,他马上表忠心,

    “我发誓,最近除了你和我妈别的异性我都讲话不超过五句。”

    郁楚疑惑地皱眉,

    “你又乱联想什么呢?”

    董朝铭噎住。

    他算是彻底知道,所有恋爱法则在郁楚这里通通不管用,他败下阵来,报复性地捏了一把郁楚腿根,搓得通红,如愿听到她吃痛的叫声,才动作放柔,没再对郁楚的奇思妙想发表任何意见。

    郁楚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里,没注意董朝铭一手从她后背揽过让郁楚整个人全部靠在他的怀里,豁然把她打横抱起,郁楚猝不及防,只来得及搂紧他的脖子。董朝铭的胸膛随着他的呼吸一起一伏,郁楚贴在他胸前不由面红耳赤。很奇怪,他们之间的距离明明早就非常过分,但只是这样的碰触却还是会无声中滋生暧昧分子,粘粘腻腻,模模糊糊。

    穿衣服的时候董朝铭又缠着她接吻,他是绝不会满足于蜻蜓点水,他痴于唇齿交缠,一点一点产生把人揉进身体的念头。郁楚腰间的带子散着,裙子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被董朝铭下扯露出圆润的肩头,郁楚被他搂住坐在床边,上半身仅靠手臂支撑,抵挡不住董朝铭用力的亲吻逐渐后仰,董朝铭追逐着她前移,片刻不肯离开她的嘴唇,一条腿悄悄跪上床边压住了郁楚的裙摆,裙子和床垫霎时陷下去一块,空气中仿佛有什么再次被点燃。

    郁楚的手机在此时不合时宜地响了。

    几乎躺在床上的郁楚瞬间惊醒,挣扎着要起身,嘴里发出呜呜声,似要甩开董朝铭开口说话。董朝铭按住她,他也听到电话声,但情欲被吊得不上不下,实在难受,想干脆不管不顾把郁楚压在身下再次容纳他,可耳边的铃声催命符似的不停地响,催得人烦躁至极。董朝铭深吸一口气,双手在郁楚脑侧撑起来,脸上表情晦暗不明,咬了一下她的耳朵,下了决心猛地起身。

    “放过你。”

    郁楚调整着呼吸接下董朝铭递过来的手机,来电显示是她爸,两人对视一眼,郁楚升起股心虚感,董朝铭套上T恤掩了赤裸的皮肤,凑过来偷听。

    “喂,爸。”

    “小楚,怎么还没回来?都几点了。”

    来查岗的。郁楚和董朝铭同时得出结论。

    郁楚拍开董朝铭伸过来的手,警告地瞪他一眼,董朝铭赶紧举手投降,他只是要帮她把裙子的腰带系上。

    “我...马上就回去,已经在路上了。”

    郁父那头沉默片刻,郁楚心里像打鼓似的咚咚跳,不敢多言语。过会儿那头终于有了声音,

    “早点回来,注意安全。”

    “好。”

    挂了电话,董朝铭扣上手表,把人从床边捞起来,随手拎上郁楚的包,看着郁楚有些发软的腿,干咳一声,真诚地提议,

    “我抱你下去?”

    郁楚微滞,咬牙切齿地,

    “不要。”

    “那我背你,又没人认识我们,怕什么。”

    “我穿的是裙子。”郁楚锤他一拳,正打到董朝铭戴的挂坠,手痛得一缩,董朝铭衣服穿的随意项链都没有掏出来,隔着一层布料隐隐约约勾出个轮廓。他把长链拽出来,款式简单做工到位,极具董朝铭的风格。

    董朝铭手举在后颈,眨眼间将项链取下换在郁楚脖子上,

    “送你。”

    郁楚低头看垂在她胸前的银制手工链,伸手要去取下,

    “你不是很宝贝这一条?我不要。”

    董朝铭拦住她,在她脸颊落下一个吻,

    “你更宝贝。”

    项链和郁楚的裙子风格迥异,垂在那格外显眼,董朝铭伸手把吊坠拎起来顺她领口扔下去,它瞬间靠惯性下坠卡在了郁楚胸前,他蓦然有点嫉妒自己的项链。郁楚不知道他的想法,抬手隔着衣料摸了摸那吊坠的形状,上面还带着董朝铭的体温,贴在她皮肤上温温热热。对面的人抓住她的手,又极快地卸下了他戴在手腕上几年的银链转而套在郁楚手上,还像不够似的,要把手表也脱下来给她。

    郁楚忙抽出手腕,他的手链戴了好多年都要变成了他的一个标志,突然戴在她手腕上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在郁楚身上沾了董朝铭的味道,夸张地宣示主权。

    “你怎么了?给我这些干嘛?我不要的。”

    董朝铭固执地抓着她不让她摘,目光灼灼,

    “都送给你,都是你的。”

    那手链骤然发烫起来,仿佛他送过来的不只是首饰,还有一颗跳动的心。

    董朝铭伸手将房卡取下,房间断了电黑暗笼罩,郁楚听见董朝铭的问话,

    “真的不要吗?”

    郁楚在一片黑暗中偏能看见董朝铭闪亮亮的眼睛,四目相视,郁楚控制不住嘴角翘起来勾出笑容,主动环住董朝铭的腰,脸搁在他肩膀上,叹息似的,

    “要,都要。”

    她要的东西有点多。

    包括项链,包括手链,包括你。

    ...

    到家时天色已晚,郁父坐在沙发上看书,见郁楚进来从书中抬眼,状似无意,

    “回来了?”

    郁楚低声应了一句。

    扫了一眼,郁浩航就发现郁楚表情有些不自然,左手往后躲像是不想让人发现什么东西,郁父没打草惊蛇,装没看见,嘱咐道,

    “下次早点回来,快去洗手吃饭。”

    郁楚点点头,转身上楼换衣服。郁浩航这才看清郁楚手腕上带着什么东西,很眼熟,但他女儿很少在手上戴什么东西,倒是董家那小子手上一直有一条。郁浩航突然想起来,挂在郁楚手腕上的不就是董朝铭一直戴着的手链。

    郁浩航手里的书骤然合上,他太了解这种行为反应的心理。

    这臭小子。

    还轮到他宣誓主权了。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