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三十七、裂谷

三十七、裂谷

    叁十七、裂谷

    郁楚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她也不知道怎么反应才是对的,于她心里好像还要接受一段时间,至少这一刻,她无法正视董朝铭动作生疏地系着套子的样子,射过的硬物半软下垂在他胯间,丝毫看不出几分钟前还在她体内乱捣铁棍似的旧貌。郁楚总归是失水过多,动动手指,董朝铭随即贴上来,

    “怎么了?还疼?”

    郁楚侧过身子试图避开一片湿的床单,董朝铭眼见郁楚的腰线更加明显,昏暗光线里陷下去,透出个半弧,董朝铭手附上去,底下又蠢蠢欲动,那一对乳被动作涌起,歪向床单,中间的沟壑应该能挤下他一根手指。

    董朝铭觉得自己刚刚很收敛,他主观里当然渴望缠着郁楚玩一个晚上,他肖想这么久这么久,只要郁楚晃一晃他立刻就憋不住劲,青春期的少年力气用不完,这些多余的力气如果都能浪费在她身上多好,郁楚扯住他藤蔓似的绕上来的手,用力掰开他忍不住去寻乳头的手指,郁楚开口时鼻音还有点重,黏黏糊糊的,

    “我要喝水。”

    董朝铭膝盖恰好跪上床上一滩潮湿,温凉包裹着他,好像把他的良心拽出来了,收住又要进攻的动作,翻身下床,

    “我去倒。”

    两下套上衣服,拿了郁楚的杯子偷偷下楼去倒水给她。

    大家都要明白,董朝铭最该明白,人做了亏心事总是要遭报应的。

    董朝铭才下楼梯就撞见出来喝水的郁浩航,往后一退险些绊倒,努力把自己装出副平常样,自然地跟郁父打招呼,郁父显然没适应自己家又冒出一个男的,看着似乎还是从楼上下来的,职业病发作,开始不自觉地注意他的微小表情,

    “朝铭还没睡呢?”

    该怎么圆,董朝铭迟钝了几秒,瞄到郁父怀疑的眼神后知后觉疯狂掩饰,

    “我喝了水才能睡,习惯了。”

    总不能说是来给郁楚倒水的吧。那又为什么倒水?自寻死路。

    郁父点点头,深夜里房子里失去唯一一点动静,董朝铭不知怎得更紧张了,捏水杯的指节都泛白,郁父放下水杯,错过他身去,留下一句,

    “快回去休息吧。”

    董朝铭没敢细究这话里到底有几层意思,只当是客套听,老老实实地称好,甚至还鞠了个躬。

    等到二楼传来关门声,董朝铭才断断续续地吐出一口气,倒了水,几乎是浮在楼梯上回了郁楚房间。

    关好门,董朝铭端着水踱到床边,一腿支着一腿半跪在床上,轻摇郁楚,

    “水。”

    郁楚掀开被子接过水董朝铭才发现哪里变了,郁楚穿上了睡衣,浑身还粘着未散的水汽,董朝铭盯着她喝水仰起的脖颈,幽幽地问,

    “你洗过澡了?”

    郁楚给他留了个杯底,递过去,没听出董朝铭问句里的怪异,

    “要喝吗?”

    董朝铭接下,只一个杯底的水怎么能解他的渴,压在床上的腿一用力整个人又拢在郁楚上方,舔过她的嘴角再沿着脖颈细细地啃,郁楚被他嘴唇的冰凉刺激得一抖,唯恐董朝铭又要不管不顾,把床上还晾着的几个方块手一挥推到地下。

    有点硬度的材料摔倒地面发出些细微声音,董朝铭分了个眼神过去。

    这是拒绝的意思。

    董朝铭食髓知味,舔她锁骨窝把自己舔硬了,他很想,但郁楚不愿,董朝铭脱力一样倒在她身上,鼻子抵着她滑滑的睡衣,声音发闷,

    “郁楚,你有过生长痛吗?”

    郁楚在同龄女生里算得上高,她身高抽条早,小学六年级就差不多现在的身高,这几年就象征性的长了叁四厘米。她记得生长痛的滋味,从骨缝里渗出来的,浑身都瘫软。董朝铭钻进被子躺倒郁楚身边,一向甜甜的味道沾上点汗味,少年气息掺着欲求,直白地透过呼吸声和心跳声传递过来,钻进她的血液里,那股生长痛似乎卷土重来,这次刺中了胸口肋骨之下。

    “我现在比那时候还痛。”

    郁楚又晕乎乎的,胸骨之下有颗跳动的心脏,疼痛选中了这里,发作的程度更像是瞬间被电击,酥酥麻麻。

    “你什么时候回去?”

    董朝铭碎发间的眼睛闪亮,身下的欲望却也没消退,卡在两人中间,郁楚分不清哪个是他,混沌间被他的话哄进了心里,

    “郁楚,你是我的吗?”

    台风最好一直盘旋在晚州,或者天不要亮,好让董朝铭永远不用松开怀里的人。

    “...是。”

    郁楚是董朝铭的。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