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十六、本初子午线(微h)

十六、本初子午线(微h)

    十六、本初子午线(微h)

    董辰磊答应得迅速,他儿子有生之年终于压过了郁楚一次,他多年在郁浩航面前抬不起头,这次总算扬眉吐气,怎么能放过任何一个炫耀的机会。

    两家把目的地选在了国外一个小海岛,董辰磊做事利落,直接租了海边的度假房,两家人住刚好,一楼住了董家,二楼住了郁家。

    郁楚在房间里整理行李,要呆五天,她带了不少书来,她原意不想来,但郁家父母看她天天闷在屋里,劝她换一个环境,出去逛一逛,两家一起也更有趣。郁楚倒是不那么觉得,可顶着谷慧关心的目光她只能点头,一路上两家父母都无异,只有飞机上董朝铭看她的眼神让她莫名觉得危险。

    岛上人不多,源源不断吹拂的海风和触手可及的海洋围绕着陌生的来客。

    郁楚房间有一个小天窗,洗过澡的郁楚踮起脚欲求把窗推开一点,但压得紧,郁楚试了几次都没打开,拿了件称手的工具,正要再尝试一次。

    倏地,被一只手握上,那只手握着她的,向上有力做推举状,天窗如愿地被撑起。

    霎时海岛上咸湿的海风吹进这个房间,日落的颜色也打翻在两人的发旋,郁楚踮着脚本就摇摇晃晃地,被董朝铭借力一扯控制不住地倒到了他怀里,两人身子贴得严瓷合缝,董朝铭闷哼一声,立住了身体。

    “砰”

    卷成筒状的书脱手掉在两人脚边。

    郁楚急急地把开窗的手从董朝铭手里抽出,推搡着想退出来,被董朝铭制住,左手像绳子一样捆住她的腰,一时竟挣不脱。郁楚冷声警告,

    “放开我。”

    董朝铭的声音居然有一丝崩溃,

    “郁楚,你是不是故意的,故意又穿成这样,故意又...”故意又拿半露的胸乳勾引他。

    “你又发什么疯?我再说一次,董朝铭,赶快放开我。”

    董朝铭真崩溃了,他上楼来,郁楚的房间门没关严,留了一条小缝,他象征性的敲敲就推门进了,谁知刚打开就看见郁楚穿着件一共也遮不住多少皮肤的裙子,掂着脚,挺着胸,姿态像圆弧形的弓臂。他怎么受得了这种画面刺激,瞬间一股燥意直冲头顶。

    鬼使神差,董朝铭靠了过去,耍手段把郁楚抱在怀里,太像了,太像他做的梦了。董朝铭放不开怀里的人,找由头转移她的主意,

    “你是不是欠我一个赌注?”

    郁楚果然上钩,

    “你别搞错了,我从来没答应和你赌过,你就是考全国第一也跟我没关系。”

    又不认账。她分明是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结果没想到被他超过了,要不然怎么气得一周不肯见他。如果是她赢了指不定怎么羞辱他,现在他赢了,就出来就要把赌约取消,跟没这事似的。

    怎么可能。

    董朝铭拥着她,郁楚的房间没开空调,所幸他们站在窗口下能吹到屋外的风,但即使如此,董朝铭后背已经出了薄薄的一层汗,郁楚用尽办法还是撼动不了他一分,董朝铭身上火炉似的,郁楚贴着他的胸膛居然都有了灼烧感。

    董朝铭也不知是不是被这异国海岛的风吹得大脑不正常了,头凑过来贴在郁楚耳边,喃喃道,

    “愿赌服输啊,郁楚,”郁楚被他的鼻息惹得后退,董朝铭厚着脸皮又跟上去,“你给我摸摸好不好...”

    董朝铭的手游走在她腰侧,暗示性的往上移。

    郁楚先是不敢相信,后反应过来简直气极,拿手使劲推他,

    “董朝铭你恶不恶心?”

    一个体育选修全校最水的啦啦操的人力气就跟棉花似的,董朝铭几乎不费力就把她乱动的双手单手抓住,声音里欲念更深,

    “郁楚,我天天能梦到你...你怎么那么会钓男人?”

    董朝铭到了异国就脱缰一般,外头还是那个壳子,内里却像换了个芯,他埋在深处那些恶意全被挖出来刻进脑子里,是他把郁楚骗到了岛上,是他在抱着她,这里没有认识他们的人,他们父母都在屋外的海滩上,一整栋别墅里只有他和郁楚。

    他想怎么样郁楚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头脑里清楚的认知让董朝铭血都沸腾起来,手沿着郁楚的腰线摸上去,覆在他肖想了无数无数遍的柔软上,郁楚感受到他的动作羞耻和气愤一下催红了脸,她骂他,

    “变态,恶心。”

    “你这是性骚扰,强奸犯!”

    董朝铭本来任她骂,直到她骂他强奸犯,突然疯了,

    “...别说,别说那个词。”

    一下掀了她的衣服,蛇一样钻进去精准地抓住那一小团,两人身体已经贴得够紧他还像不知足似的,黏黏糊糊地往郁楚身上蹭,郁楚也不是傻的,董朝铭明显的身体变化足够让她认清形势。

    董朝铭现在就是疯子。

    她不能激他,软了态度,

    “你这样..我害怕,别摸了。”

    董朝铭得寸进尺,郁楚发育得晚,胸不大,董朝铭一手拢过去就能全包住,郁楚平时自己都很少碰的地方,此刻被他攥着,像被攥住了呼吸,她控制不住地含胸,却被面前的人握住反剪在后面的手猛地下拽,郁楚被迫挺起胸把双乳往他手里送。董朝铭发泄一样舔她脖子,指尖轻轻捻起还没发育完全的小乳尖,有点硬,捏在手里还总是滑出去。

    董朝铭身子烫得吓人,郁楚生怕他一个不高兴把她脖子咬开,吸她的血,身子都有些抖。

    一只玩完又玩另一只,两团不大的肉每一寸都被他揉捏遍了,乳尖都掐得一碰郁楚就发疼,忍不住低哼,董朝铭底下让她哼得硬成根结结实实的棍子,直往上翘。

    他想舔。

    他要舔。

    董朝铭精虫上脑,什么都不管,松开郁楚的手把她身上的裙子往下拽,就想上去舔,郁楚重获自由以后片刻没犹豫,抬手一巴掌扇去,董朝铭被抽得都偏过头。

    “清醒了吗?”

    郁楚冷冰冰的。

    慢镜头一样,董朝铭一点一点回过头,嘴巴还水亮着,和她脖子上一样的光亮。

    “对不起。”

    郁楚脑海里乱成一团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骂他,嫌恶地扭过头,一指房门,

    “滚出去。”

    ——————————————————————————————————————————

    明天还更,刺激剧情没更完hhhhh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