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十一、南北纬十度之间(微h)

十一、南北纬十度之间(微h)

    十一、南北纬十度之间(微h)

    月考考完学校放了半天假,难得的大块时间,郁楚留在家里全身心投入了新买的竞赛题里。

    郁楚前一周一边复习月考的范围一边刷前面较基础的竞赛选择题,结果发现没什么套路可循,大题就临时决定先放一放。现在月考结束,她有更多精力投入到对比中,郁楚下午打算把所有题型出现的频率做个汇总,以便自己着手准备大题。

    她思维不比其他参赛的例如储翊之类,但细心和毅力绝对远超他们。

    聚精会神地学了两个小时,飘窗反射进来的阳光角度不偏不倚,正好照在郁楚书桌上。郁楚觉得刺眼,起身到窗前把最里面的一层纱帘拉上,光线倏地变得柔和。玻璃杯里的水早就凉了,郁楚端起水杯,她生理期将近,还是不要喝凉水的好,打算到楼下再倒一杯温水。

    董朝铭被派遣来送苏知涵新烤的蛋挞,本已经走到了玄关处,蓦地听见拖鞋踩在楼梯上的下楼声,顿住了脚步,条件反射似地望过去,只这一眼,他就彻底呆傻了,手里的空盒脱手掉在地上,发出闷闷的声响。

    郁家就郁楚和谷慧两个人,郁楚也懒得穿衣柜里一排一排的隆重衣服,就随便拽了一条吊带裙,好像是前几年哪次过生日谷慧给她买的大裙子的内衬,因为太夸张了外裙郁楚早就堆在角落里碰都不碰,只留了内衬平时穿着,图个舒服。

    郁楚被声响吸引,看见董朝铭钉在那里,白净脸皮涨得通红,黑白分明的瞳仁刻着满满的不可置信。

    他又犯什么毛病。

    “你怎么在我家?”

    董朝铭慌忙捡起盒子,嗓子发哑,

    “你穿...穿好衣服。”

    耗子见了猫一样飞快地冲出郁家。

    “...”

    郁楚迟钝,对董朝铭又没有觉得是个异性的自觉,但董朝铭不是。

    他这一段时间分心留意着郁楚,太多的细节让他已经对郁楚暗恋他暗恋得无法自拔这件事深信不疑,他自动把这个意外归结为,

    郁楚在勾引他。

    董朝铭一头扎进他房间,反手关上门,脱力一样脊背撞在黑色的门上。他脸上的红晕一点也没消,他一闭上眼脑海里全是刚刚的画面。

    郁楚没穿内衣。就那么中空着走下来。

    她身上的吊带裙布料少得可怜,两条细细的带子卡在锁骨处,白皙圆润的肩头全裸露着,胸前撑起小山包似的弧度,薄纱贴身凸出来两颗尖尖的,半透的艳色几乎把董朝铭的眼睛染红。

    他身心健康,高中男生该有的黄色想法一点没缺课,他怎么会不知道那两颗是什么。

    董朝铭被无辜的郁楚点了一把火,全身都烧起来。

    ...

    郁楚敲开董朝铭的房门,董朝铭睡眼惺忪,却在看见门外人的一刻瞬间清醒过来。

    “...你怎么来了?”

    郁楚还穿着下午那一身裙子,嘴唇勾人的红。

    董朝铭手足无措,耳朵尖又红起来,眼神闪躲,

    “我不是叫你穿好衣服吗,被别人看到了怎么办?”

    被别人看到不行,被他看到就可以了?

    面前的郁楚没有同他预料的一般嘴里嗖嗖放冷枪,反拉着他的衣领贴近了董朝铭,他心提到嗓子眼,瞪大了眼睛,身侧的手握成拳,攥得死紧。

    郁楚在他脸颊上轻轻留下了一个红印,董朝铭如遭雷击,一动不动地看着郁楚两手一勾,肩带晃晃悠悠地落下,吊带裙不堪引力,唰得滑落在脚边,宛如一块破布。

    少女身上只余一条内裤,肩颈线条呈直角,腰身轻盈,生出一股不堪一折的脆弱感,董朝铭控制不住地盯着郁楚裸露的胸乳,下午躲在薄纱之后隐隐勾引他的乳头此刻清晰地挺在他的眼前。他喉头滚动了一下,身体像掉进了岩浆里,即刻就要被吞噬掉。

    他向前迈了一步,手如同提线木偶般被身体里爆发的强烈恶意牵引,向郁楚胸前的娇小探去,他要把这作乱的两团狠狠握在手里把玩,揉捏,连同郁楚整个人都应该如同那一天一样被他困在怀里,受他亵玩。

    就在董朝铭的手指即将触碰到郁楚的肌肤时,眼前的人突然勾起一个小狐狸似的笑容,骤然间消失了。

    董朝铭猛地睁开眼。

    遮光的窗帘尽职尽责的挡住窗外天将明的微光,漆黑的房间里,书桌,椅子,单人沙发,地毯都冷冰冰地躺在位置上,唯独这个房间的主人,呼吸间都是难耐的火热。

    董朝铭陷在枕头里缓了几分钟才真正清明。

    颤抖着掀开挡在胯间的夏被,眼前的事实打破了他最后一丝侥幸,一片泥泞。

    “操。”

    董朝铭绝望地闭上眼。

    在这个清晨他悲哀地意识到。

    他完了。

    郁楚真的成功了。

    ——————————————————————————————————————————

    终于ghs了,流泪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