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晚州梦华录(校园H) 一、第八大陆

一、第八大陆

    一、第八大陆

    扩句游戏。

    董朝铭。

    郁楚。

    董朝铭是男。

    郁楚是女。

    董朝铭是个嘴毒小心眼的晦气男。

    郁楚是个目中无人没良心的自私女。

    ...

    郁楚手握新发下来灰底黑字的成绩单,语文、数学、英语、综合一项项看过,直到最底下,那一行小小的印着一个“2”。

    她盯着那个数字,荒唐地笑了一声,两手一并把成绩单团成一团死死握在手里。

    第二?

    她凭什么做第二。

    郁楚穿过学校的走廊,疾步掠过一片夏日闷热的风。冷着脸推开高二七班的门,临近晚自习,班级已经陆陆续续回来了不少人,全都捧着一张成绩单或喜或苦地凑在一起讨论。郁楚那张印着第二的成绩单早就垃圾一样被她塞在了口袋里,恐怕永远不会见光。

    这场考试郁楚是下了苦功夫的,班主任考试前两星期已经预告过这场摸底考是高叁分小班时学校的一个参考,叮嘱过要重视。郁楚自然会重视,她每一场考试都重视。纵然她从初中升上来以后成绩就一直稳定在前叁,大多数时候是第一,这场摸底她也照常全力以赴,老师透露过题型是之前高考的变型题,她就找了前五年的高考真题,从数学开始一道题一道题整理,易错的题型找了专门的卷子来练习,直到不再掉入出题人的陷阱为止。

    她不喜欢做第二,更不喜欢做第叁,她只喜欢做第一。

    兴许是她熬夜太过,高二下学期学校加了晚自习,她回家还要点起台灯苦读,生理期提早了数天,正撞上考试的日子,郁楚体寒,无论冬天还是夏天手脚永远都发凉,痛经也没躲过,一到生理期就如子宫有刀在刮一般。郁楚在考场上疼得发昏,四场考试强撑着眼皮,脚边放了一整壶的红糖姜汤,靠着汤忍疼捱了过去。

    郁楚压中了两个文综大题,考得不错,问题出在英语上,听力这次改了分数,叁分一个,郁楚状态不好,写过作文有些冒虚汗,听对话时走了神,漏听关键词理解偏了,对答案时发现错了两个,在听力上丢了六分,本是不该丢的分数。

    郁楚紧紧握住笔,盯着眼前的练习册,印刷的字体从工工整整逐渐在她眼里模糊,宛如失了焦。

    谁是第一?

    是她?还是他?抑或是别人?

    亚城高中是私立,但胜在学习抓得紧,学校设施甚至比许多大学要强,前几年换了校长,新校长举起全面培养的招牌,增加了高尔夫、马术一水儿的体育选修,更不要说之前就有名的英语小组教学,被有心人刻意吹成了本市的贵族学校,市里有点家底的父母都跟风把孩子往亚城塞,上一届毕业生考得不错,名校能抓出一大把,郁楚这一届招生更好,郁家还是托了董家才拿到了入学考试的名额。

    夏日的蝉鸣被教室努力工作的空调声掩住,上课铃按时打响,随着电流传遍偌大的校园每一个角落。正爬楼梯的董朝铭被身后的储翊猛地推了一把,险些摔了,董朝铭反手就是一掌,储翊抱着篮球灵巧地躲过,朝他喊,

    “快点!今天晚自习老田看。”

    老加上姓氏。

    每一位班主任都会有的尊称。

    这位的名号成功把他镇住了,董朝铭甩了甩刚刚在球场外的水池冲过的手,迅速地跃上楼梯。

    “哗啦——”

    教室前门被大力推开,坐第一排的郁楚敏感地察觉到门外和进来的两人身上涌来的热气,粘着球场的塑胶味,情不自禁地皱眉,她其实不抬头也知道是谁,但她和董朝铭总有种莫名的磁场,引得郁楚从书本中抬头,给那两人,尤其是领带松垮那个飞过去一记眼刀。

    储翊总是被误伤已经习惯了,关上门回了位置。董朝铭嗤笑,绕到郁楚桌边状似无意地挤掉了她的水杯,又在即将落地时捞了起来好好放在原位,挑眉,

    “不好意思啊。”

    郁楚这次眼神都懒得给他,这幼稚把戏他玩了六年,还指望她能有什么新鲜反应。

    董朝铭刚坐下一秒,老田的身影就从后门的窗户上一闪而过,紧接着出现在教室里。郁楚就坐在讲台前的第一排,离得最近,余光瞥到了他手里捏着的一张纸。

    是班级大榜。

    亚城说注重学生隐私,成绩单只会单独发给学生,不公布大榜,只有老师会有名单。但七班是重点班,老田抓成绩抓到丧心病狂的地步,每次考试都会把班级的榜单贴在黑板上,不过只公布一个晚自习,隔天就撕掉,为了让他们了解彼此的差距,激励他们学习。

    郁楚手边翻看词典,耳朵却听着班主任的动静。

    田作豪抖了抖手里的成绩单,剪下一短截胶带,把A4纸贴在了黑板的右下角。

    郁楚的动作顿了片刻。

    她知道,这屋里四十叁个人,虽一声未出,都埋头于书桌,其实都如她一般暗暗瞄着那张纸。

    谁会不好奇呢?

    ...

    郁楚对成绩的敏感毫不掩饰,晚自习的下课铃一打响她连收拾书包的步骤都省去,直直站定在黑板前。

    第一名压在她名字的上面,赫然写着叁个字:

    俞逐月。

    原来是她。

    郁楚鬼使神差地转身,看见人群外静静立着的女生,小白花一样挺直脊背,捕捉到郁楚的视线,轻轻柔柔地朝她笑了。

    眼里隐隐的得意被她看得分明。

    郁楚挤出人群,草草收拾了桌面,头也不回地走出高二七班。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