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以大欺小 以大欺小_分节阅读_17

以大欺小_分节阅读_17

    许峰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头一回被打得那么惨,忿忿不平地逃了。但过几天,又大摇大摆地来到孙其酒吧附近。小弟问他:“老大,为什么非要在这里蹲着?”许峰给了没人脑袋一巴掌:“当然是找麻烦啊!老子不把他弄死,就不姓许!”
    然而事实证明,孙其比他狠多了,看起来像是富贵人家的孩子,打起架来却处处下黑手,比混混都厉害。
    大半年下来,许峰战果如下:
    第一次挑衅,惨败;
    第二次挑衅,惨败;
    第三次挑衅,依然惨败;
    第四次,第五次……
    渐渐地,许峰也服气了,乖乖挪窝,再也没往那边跑。这下轮到孙其纠结了,看惯了那头红毛在眼前乱晃,一时间很难适应。想了想,他让服务生看好店,到许峰住的地方把他打了一顿。
    你神经病啊!
    许峰在心底怒吼,捂着脑袋,乖乖恢复每天到酒吧门前蹲着的习惯。
    又过了一段时间,孙其见他可怜,递了杯酒。许峰一尝,当即惊为天人:“你调的酒?”
    孙其点点头:“嗯,是店里的招牌之一,25号。”
    没听懂什么叫“25号”,许峰又喝了几口,嘀咕着这家伙果然是怪人。但酒真的好喝,他尝过一回,就整天心痒痒,把蹲在门口看行人的动作改成了蹲在门口往酒吧里张望。“还想喝?”孙其看了他这副模样,觉得莫名好笑,倒也没有以前那么厌恶。许峰这人吧,傻归傻,直勾勾地往他这里看过来,两眼圆溜溜的,活像只猫,很可爱。
    不知不觉,两个人关系好了许多。孙其更是动了心思,想把许峰骗到床上。咳咳,没错,孙其是个基佬,以前眼光高,没一个看得上,所以年过三十都还是处男,任凭朋友怎么嘲笑,都不肯委屈自己。没想到,原来不是眼光高,是口味清奇,放着大把大把想要和他共度春宵的小骚零不要,非看中了个粗鲁又倔强的小混混。
    可看上了就是看上了,没有道理可言。
    孙其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步一步接近单纯的小红毛。许峰还觉得这人挺好,是哥们,完全没有警惕心。
    某天忽然传起流言,说许峰搞上了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那女人打着他的名号在安平街招摇撞骗。许峰当即火冒三丈,自己已经很久没再像混混那样欺负人了,在孙其酒吧里当个保安,慢慢往正路上走。“谁他妈在那里胡说八道!”他气得不行,更气的是孙其也不相信他,在那里说风凉话:“风流债……”
    “风流个屁!老子洁身自好!”连唯一一次牵女孩子的手,都是在孤儿院的时候。
    吵着吵着就演变成冷战,许峰心里憋屈,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难受。
    正巧,那晚来了个大学生,喝醉后嚷嚷着要找许峰算账,说他和女朋友合伙骗人。许峰从来没谈过恋爱,也没和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搅和在一起,再加上刚和孙其吵过架,便下了重手,把人打得满地找牙。没想到中途出来个黄毛,居然傻乎乎上来救人,他一不小心,就给人开瓢了……许峰也吓得不轻,赶紧让小弟把人送医院去。
    心情更加郁卒。
    之后几天,他躲起来不出门,也不想看到孙其。结果孙其主动来找他,强行把他拖去酒吧,调了一杯37号:“之前是我误会你了,抱歉。”许峰非常惊讶,嗫嚅着:“哦……”想要掩饰自己的紧张,端起酒一饮而尽。
    很好喝。
    “不过,要不是我喜欢你,也不会那么冲动……”眼前的人似乎在说着什么,许峰努力地辨别那些字词,然而除了“喜欢”,并没捕捉到别的。“喜欢……我?”他摇摇头,下意识反驳道,“老子是男的!你,你是不是醉了,说什么呢!”
    孙其轻笑道:“我没醉。许峰,男的也能喜欢男的啊。”
    “不,不对!”许峰这回真晕乎了,趴在吧台上,“你怎么能喜欢我呢……我也不能,嗝,喜欢你……”
    “你喜欢我对吧?许峰?”孙其绕到他身后,俯下身,在耳边低语,“既然互相喜欢,自然可以过一辈子。”话音刚落,许峰猛地抓住他的手,嘟囔着:“嗯……一辈子……”
    为的就是灌醉对方得到真心话,加上之前刺激了一把,效果很好。孙其弯弯嘴角,把人抱起,往楼上走去。三楼尽头是孙其的房间,他偶尔试酒醉了,会住在店里,懒得回去。许峰喝醉后还在乱动,弄得孙其也出了一身汗,赶紧扒光衣服,两个人光裸着睡在一起。
    “唔……”许峰似乎不太喜欢被亲吻的感觉,使劲挣扎,但力气太小,被孙其忽略了。过了一会,他尝出些乐趣,安分了不少,还主动伸出舌头去舔。孙其被他一撩拨,当即硬了,一边揉着身下人同样勃起了的性器,一边往下吻去,停在胸前吮弄起来。许峰吐出一串呻吟,没多久就射了他一手。
    做润滑的时候,许峰稍微清醒了一点,开始挣扎。可孙其早有准备,把人一捆,依旧专心致志地抠挖着肉穴,在前列腺的位置按了按,许峰就软了腰,再提不起劲。“放开……老子弄死你……混蛋……”没理会他一嘴的脏话,孙其察觉那里变得足够松软,便俯下身,缓缓挺进。
    果然,润滑再好,许峰依然疼得直抽搐,要不是手被绑起来了,肯定得抓得孙其满身伤。“哇啊啊啊……疼!好疼……操你大爷……老子不要了……不要了……呜呜呜……”许峰哭得凄惨,泪水打湿了枕头一大片。孙其也心疼,吻住他的唇试图让他分散注意力,过了很久,快要忍耐不住横冲直撞的时候,许峰终于抽噎着喊他:“呜……你,你要操就别停着……难受!”
    得到了允许,孙其大喜过望,搂着人就狠命顶弄,操得许峰嗷嗷叫。渐渐声音里多了几分甜腻,孙其知道怀里人觉得舒服起来了,更抵着敏感的那一处抽送。
    这场情事称得上酣畅淋漓,虽说一方被灌醉了,另一方处心积虑去灌醉人,但从结果上看,还不错。第二天下午,许峰才醒过来,又饿又渴。“嘶……”腰还很酸。他慢慢爬起来,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醒了?”孙其从外面走进来,端着食物和水,放在床边的小桌上,“吃点东西。”
    端起水喝了一大口,许峰觉得喉咙没那么干了,一看到孙其的脸,控制不住想起昨晚的种种,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你——!”
    “下次我会温柔一点。”孙其笑了笑,没理会他张牙舞爪的样子。
    许峰气得想揍他,但昨晚刚开始是醉了,后来却基本处于清醒状态,自己都一边哭一边要对方用力点,还被内射了……立场非常不坚定。连耳根都红透了,他别过脸去,决定等身体舒服一些后就跑得远远的。
    才不要和这家伙一辈子!
    然而,这时的许峰没料到,之后他会被这个男人狠狠惩罚,直到离不开那种极致的欢愉。还为了对方染回黑发,学调酒,努力去博得对方父母的喜爱……


同类推荐: 将军奴(高H)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三拾含欲绽放(高H,1V1)迷乱情欲江海寄余生坠楼人(父女/兄妹/短篇合集)宠爱(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