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卦象显示,你我有命定姻缘[古穿今] 卦象显示,你我有命定姻缘[古穿今]_分节阅读

卦象显示,你我有命定姻缘[古穿今]_分节阅读

    网友们在评论里一片哗然。
    说起来这个邡琅,在娱乐圈也是一朵大奇葩(此处无贬义),因为他自身的演艺资源好到让人眼红。他父母是国家一级老演员,邡琅身为星二代, 有一个口碑票房俱佳的小叔做导演,哥哥还开了家影视公司,姐姐是娱乐节目金牌女主持。
    别的演员摊上其中一个就能起飞, 邡琅却硬生生被他烂到没眼看的演技拖累,黑远多于粉不说,就是粉丝也都是冲着他逆天的颜值来的,官方后援会不止一次自黑他家艺人的演技辣眼睛。
    就是这么一个人, 有一天突然拍出一部逆天好看的电视剧,你惊奇不惊奇?那部电视剧和他本来的人设天差地别, 结果邡琅像是被附体一样,不但演技到位,还十分具有感染力。
    当时网上也是吵得纷纷扬扬,粉他的说终于开窍了, 黑他的说下一部肯定原形毕露。大家都等着互相打脸,结果人家邡琅拍拍屁股走人了!
    没有退圈声明,也没有任何预兆,他突然从公众视线里消失了好几年。粉丝担心是不是出意外, 在邡家人的社交主页反复询问,后来,导演邡夕回答过一次,就说邡琅很好,多谢关心。除此之外,也没说别的了。
    没想到这么多年后,会突然有一条他和同性恋人结婚的消息爆出来。评论里依然两极分化,粉他的人激动得想哭,黑他的人嘲讽说是花式炒作。
    大家都等着后续,结果,又是没后续……摔!
    ……
    邡琅压根忘了他曾经还是个演员的事,和颜凉举办了一场小小的婚礼后,两人度蜜月去了。
    出国就不用考虑了,远的地方他们也不想去。最终决定先去姑城,然后是寒城,最后是玉城,就是重走一遍当时一起经历过的地方,回味一下曾经。
    最后一站玉城,邡琅惦念起姚家几口人,说起来姚斌的女朋友不是林伯伯的女儿林聪吗?邡琅似乎记得听邡妈妈说林聪要结婚了,但新郎好像是他们风城本地的,看这情况姚斌和林聪似乎是分手了。
    颜凉知道他八卦之心又起,于是和他一起去往姚家人住的南府街,打算打听一下。
    在姚家居住小区附近,两个人找了个饭店吃晚饭,邡琅仗着自己讨喜的长相,问店家知不知道小区里有户姓姚的人家。
    结果店家还真的知道!
    他说:“那户啊,他们是北方人。家里一儿一女,听说儿子还是个海归。”
    邡琅大喜,虽然姚斌和姚宛是堂兄妹,只是姚家四口住在一起,不知情的人以为是亲兄妹也是正常的。他说:“对对对,就是那家,他们家人现在怎么样你知道吗?”
    店家说:“他们一家都不常出门的,听说女儿和儿子前后都搬出去住了,现在就剩老两口在家。”
    邡琅“哦”了一声,顿时没了兴致,姚宛父亲的品行他是了解的,对这个人,邡琅生不出一点好感来,也就没再继续问。
    吃完饭两人顺着马路慢悠悠走着,天色渐渐暗下来,气温正好,有一种悠然自得的舒适。
    邡琅看到前面不远三三两两站着几个人,似乎在围观什么,他有些好奇,忙对颜凉说:“过去看看。”
    颜凉牵着他的手,走近一看,是有人现场画人物肖像画。画画的是个女生,她旁边还坐着一个人,头发有些花白的男人。
    邡琅盯着女生手中的画稿,又看了看端正坐在凳子上的人,觉得画得挺好的。他刚想和颜凉说,他们俩也画一副,却看到颜凉直勾勾盯着那个沉默的男人,表情十分严肃。
    邡琅也紧跟着看过去,这一看,吓了一跳。这个头发花白的沉默男子,不就是周吴吗?!
    他一惊之后,又看向作画的女生,果然是姚宛!
    邡琅也说不清他什么心情,这两个人,怎么会在一起?
    姚宛画完最后一笔,把画给了那个人,从那人手中接过来一张钱,递给周吴,然后收拾起东西来。周吴一言不发,将钱整整齐齐放回钱包,站在那里等姚宛收拾完,他接过画具背着。
    周围人散去,邡琅和颜凉两人没动。姚宛一抬头就看到他们俩,惊讶中还有些狼狈和慌张。
    “怎么回事?”邡琅沉声问她。
    许是他语气不好,周吴忽地上前凶狠地看着邡琅。姚宛忙扯一扯他衣袖,说:“没事儿的,他是我朋友。”
    她又看向邡琅,咬了咬嘴唇,说:“我们找个地方坐吧?”
    四个人找了家快餐店,姚宛和周吴没吃饭,她点了两份套餐,又问邡琅和颜凉吃什么,这两个人都十分冷淡地表示不用,结果姚宛还是为他们点了两杯果汁。
    她坐下后,才开始说这段经历。
    那时候冲和道人把她绑架以后,要挟她父亲把古砚台送过去换她。后来冲和道人拿到古砚台以后,想杀了她,周吴拦住了。没想到他那么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竟也有心软的一天,冲和道人本就对周吴有怨恨,索性想连两人一起除去,周吴拼死保护了她,他自己差点死了。
    姚宛说:“我父母不同意救他,他害死我奶奶大伯大娘。但是他又救了我,我考虑再三最后报警说看到抢劫的,有人受伤。当时想着是生是死都是他的命。然后他就被救了,医学鉴定是脑部受损,智力跟孩童差不多。”
    姚宛神色淡淡的,继续说:“我哥和我爸爸闹翻后,那个家我也不想呆了,就搬了出去。有一天在街上看到他乞讨,从那以后,他就跟着我了,我替他养老。”
    邡琅有种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感觉,他实际上也没说两句话,就和颜凉一起走了。
    出来后,他还不舒服,心里梗的慌。
    颜凉捏捏他手心,问:“怎么了?”
    邡琅说:“他那么坏,现在凭什么过得安宁?”
    颜凉笑了笑,“就知道你在纠结这个,周吴他……命好吧,他面相就是早年颠沛晚年太平的那种。我想了想,周吴再坏也坏不过冲和,他又成了如今这样,是好是坏,跟我们关系都不大。”
    邡琅勉强把报复的念头扔到一边,宽慰自己,周吴虽然三番五次找他们麻烦,却从没有得手过。
    他和颜凉一起回头,看见周吴和姚宛从快餐店走出来,一辆疾驰而过的车差点撞上姚宛,周吴拉过她,将她护在身后。


同类推荐: 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灼芙蓉(限)穿越三世战恋雪(限)妈妈变成少女了【母子】媽媽變成少女了【母子】(繁體版)灿烂女帝(修改中)金殿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