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仗剑(gl武侠np) 第三百一十章

第三百一十章

    自从魔教销声匿迹之后江湖太平了不少,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投机取巧,收拢了许多魔教逃出去的弟子并另立门派,一时间各种各样的邪教犹如雨后春笋一般层出不穷。
    段明馨坐在书桌前专心致志地捧着近期各个门派呈递上来的消息,紧紧皱起的眉头缓缓松了几分。
    那些新起的邪教之间仿佛各有牵连,就如同商量好了一般四处围攻势力薄弱的门派。
    本来之前只有坤灵宫在各地整治,或许是因着最大的威胁已经消失,又或者是新的武林盟主还算公正。
    那些各大门派面上相处倒也还算和谐,也不少派人去支援那些无力抵抗的地方,倒是让段明馨省了很多事。
    “还在看?要不先休息一会?”说着,有人俯身将一杯热汤放在段明馨身侧。
    段明馨虽然已经适应了此女,但这人冷不丁地突然靠近过来,还是吓得她手一抖。
    “无妨……肆,肆瞳,你怎么来了?”段明馨看着眼前容貌妖魅的女子不由得心中轻叹口气。
    商迟临走前曾嘱咐过了让肆瞳帮助自己来清除魔教的余孽,但是这五六年来的正魔对立,期间两人交锋不在少数,她怎么看现在这温润如同绵羊的肆瞳都觉得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肆瞳倒对她的隐隐抗拒不为所动,她静立在一旁一手扣着托盘淡淡道:“流儿见你许久不曾好好吃饭,所以特意去山上打了野味回来,为你煲了鸡汤。”
    “倒是她有心了。”段明馨闻言不免轻笑一声,现在的小姑娘可都懂事的紧。
    除了那个小东西……
    想起一日比一日野的潇绾绾她就忍不住青筋直跳,自打江趾追来这儿教会她轻功之后,这整个坤灵宫就未曾消停过。
    “最近你一直跟在我左右也是辛苦了,那些作恶的新教消失了不少,坤灵宫的弟子们也终于能恢复往日的作息了。”
    段明馨将手中的书信放下,看着面前的肆瞳神色认真的道:“肆瞳,若是你想要离开这里,去北上找她也是可以的……”
    “可是。”肆瞳闻言神色动容了几分,若是说她不想去京中找商迟那是骗人的,可若是自己离开这里,万一那些邪教卷土重来该如何是好?
    段明馨一眼就看出了她的难处,当即便宽慰道:“你且放心,近期角楼与阎罗殿都已传来信件,愿意在坤灵宫有需要的时候借些人手。”
    “他们平时都一毛不拔,怎地现在这么大方?”肆瞳在江湖中混迹如此之久,怎么可能不了解这两个势力的作风。
    两个狐狸成精只会打算盘的人,绝对不会突然大献殷勤。
    “……这才是我最放心不下的。”段明馨轻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后继续道:“他们突然这么听话,恐怕是有些不可控的原因不得不与我们联手度过。”
    “而唯一一个不受他们所约束的地方,恐怕就是朝廷之中快要发生的事了。”
    “前几日宁州那便的白姑娘也传了消息过来要我们多做准备,因为近日边关似乎快要开战了。”
    “笑殿主和段掌柜倒是消息灵通。”肆瞳闻言脸色不免冷漠了几分,怪不得这两方势力突然对段明馨放软了姿态,天朝武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尤其是在这种特殊时期,他们怎样也不想被人孤立罢。
    “其实你若能赴京,我也存了些许私心……”
    段明馨想起那一堆还没有处理的事情,就更加无奈地抬手扶着额道:“商迟与灵儿入京之后便很少回消息,现在也不知她们二人如何。”
    “我一身要事脱不开身,江趾他好不容易才寻回爱妻与女儿,这种时候叫他去京城也不太合适,论武功和才智来说,你去京城我反而更放心些。”
    肆瞳听罢略微诧异,她看着段明馨真诚的眼神有些倍感意外,随后有些无措的挪开了视线。
    “我去自是可以,但白孀那边就要麻烦你亲自派人接来一趟了。”
    若是真的有什么意外,那回到宁州的白孀孤身一人,绝对不能将她留在那里。
    段明馨当即便晓得了肆瞳的意思,也跟着点了点头应允下来道:“那流儿呢,你是带着她一同上京,还是将她留在这里?”
    肆瞳神色认真地考虑了片刻后还是摇了摇头道:“虽然流儿的武功已经今非昔比,但京中势力颇多,带着她终归不便,还望段姑娘能在此间指点她一二。”
    “称呼我明馨即可。”段明馨嘴角上扬,见到肆瞳有些羞赧地抬起茶盘抱在了怀中道:“劳烦明馨了,还请你对她多加管教。”
    肆瞳让江流留下来也不是坏事,起码那个翻天覆地的小魔头好歹有人可以帮忙抓一手。
    段明馨想起前几日潇绾绾干出来的事她便觉得额角直跳,直感觉今日也不会发生什么好事。
    这一想法才刚一露头,两人便在屋内闻到了什么东西烧焦的气味,当即段明馨的脸色一黑,肆瞳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妙。
    两人齐齐急出了房门,一抬头便能瞧见从后厨飘来的阵阵黑烟,外面的弟子们第一时间发现不妙,早早提着水桶前去灭火了。
    “潇绾绾!!”
    正在段明馨一个头两个大时,手持鸡毛掸子的潇棠已经杀在路上,她一把揪出小脸黑成一团的潇绾绾,眼中怒火中烧。
    “娘,娘亲~~绾绾好怕。”
    潇绾绾看着自家暴怒的老娘害怕的挤了挤眼睛,流下几滴眼泪想博取同情,一只小手还不忘了偷偷向身后藏着烤黑了的红薯。
    “江跖人呢?”这种煽风点火的事情绝对跑不了他!
    潇棠正叉腰四处查看之时,一道黑影正从房檐上偷偷溜走,又一白影闪过,有人挡在了偷溜的江跖面前。
    江流张开双手伸着脖子对下面的潇棠大喊道:“棠姐姐,江哥在这儿呢!”
    这一声喊不要紧,顿时江跖就被飞身上来的潇棠给了一大比兜,潇绾绾在下面被吓得哇哇直哭,一时间鸡飞狗跳没有片刻安宁。
    段明馨一副不想再看的表情转过了身,一手拍了拍肆瞳的肩膀所有指道:“还是早些动身罢,这样还能省心些。”
    肆瞳一脸我懂得神色,不由得轻叹一口气也拍了拍段明馨的肩膀道:“这段时间恐怕要辛苦你了。”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