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她的公主梦 情人or炮友

情人or炮友

    酒店豪华套房的大床上,程夕夕睁开眼闭上,再睁开,满脑子都是昨晚的激烈纠缠。

    甚至与上一次的记忆出现重迭,她都产生恍惚,到底昨晚是真实发生,还是断片那晚的记忆?难以形容,程夕夕觉得付一彻把她多年的认知打破了,有关性爱远比小黄书里的形容更加美妙。

    昨晚的一切都是清醒而自知的,他从门口到浴室再到床上,让两人融合的肉体在高潮迭起中浮沉,后来累得失去意识,只记得他带着她冲了个澡,再醒来便是眼前这幅光景。

    套房内的洗手间里花洒在冲水,身侧的大床上空无一人。

    上次是他消失不见,这次她要不要也搞个床上蒸发?

    当然,在她考虑的这个时间里,洗手间的门已经被打开了,昨晚在她身上为所欲为的男人从里走了出来。

    程夕夕视线移过去,与正在抬手撸湿发的付一彻目光相对。

    他眼神清冷,毫无情绪。

    啧,又做回那个冷漠的付总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付一彻顿住动作,探寻的目光定在床上的程夕夕身上,他若是没看错刚刚她在翻白眼。

    程夕夕充耳不闻,径直裹着被子坐了起来,睨了他一眼:“我要穿衣服,你能出去吗?”

    付一彻不为所动,把毛巾盖在头上:“你穿啊。”

    他旁若无人地擦拭头发,那态度就在告诉她:你也要旁若无人。

    “我不习惯在男人面前穿衣服。”程夕夕声音隐着怒气。

    付一彻这才放下毛巾,看着她失笑:“……ok。”说着他转身往外走,“不过,你总要习惯。”

    程夕夕不满地扬起眉:“为什么?”

    “你什么时候开始记忆力变差?”付一彻有转回身,大步跨了过来,“一千万支票收得快,忘得也快?”

    又绕回去了,昨晚就是这件事,不清不楚地上了床,他还真指望着她能当他情人?

    “我把钱给你……”程夕夕话没说完,就被他指尖压住。

    “以后我们的关系会常脱完衣服穿衣服,你最好还是习惯一下。”付一彻冷眸笑着,“给出去的钱,我可没打算收回。”

    程夕夕下意识地吞咽了一口唾沫,这是什么霸总言论?

    “听明白了吗?”付一彻扬眉微微侧头。

    他站在床边,俯身压住她的唇,低下的头是四分之叁侧颜,让他笔挺的鼻梁更加显眼,不得不说这个角度的付一彻是足够帅的,再加上两人的情形,活像小黄文里的霸总出现在眼前了。

    可是他嘴里说出来的话,是人话吗?程夕夕偏头躲开他的手指,裹着被子怒气冲冲从床上走下来!

    付一彻见状直起身来,追着她的身影看去——

    程夕夕赤脚走到沙发边打开手包,拿出里面的支票,几不可见地讥笑了一下,仰头站在付一彻面前把支票递给他。

    付一彻不解地看她:“干嘛?”

    听着他故作冷静的疑问,程夕夕气不打一出来,刚想口吐芬芳,却见到他垂眸看来的眼神,明明没有任何情绪,却生生被她看出来了鄙视!

    身高差距让她气势弱了起来,不管叁七二十一她提起被子站到床上,居高临下地瞪着付一彻:“拿着!这是我给你的一千万!”

    程夕夕抬手把支票拍在他赤裸的胸前,态度强硬地说道:“现在起,我们扯平了,你撑死算是我的炮友!”

    付一彻愣怔了一秒钟,仰头看着她傲娇的娃娃脸,瞬间明白过来。

    程大小姐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当他情人呢?

    他笑着把手按住她的手背:“好啊,那我们谁都不亏。”

    程夕夕手心是他炙热的胸膛,手背是他温暖的手掌,不知从何而来的别扭感让她想要缩回手,付一彻却直接攥住她的手,眼睛里漾着笑。

    这笑容又陌生又熟悉,程夕夕清了清嗓子:“你放开……”

    “既然是炮友,是不是得满足彼此欲望?”

    程夕夕慌了,用力地把手抻了出来,两只手握住身上的被子:“你、你出去!我先换衣服!”

    付一彻盯着她泛红的脸颊,满意地收回手,复又恢复成高冷霸总:“那程秘书可要快一点,一会儿我还有个饭局。”

    眼见着付一彻转身走出去,程夕夕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等房门关上,她松开被子,瞬间倒吸一口气!

    OMG!这个付一彻是狗吗?!为什么每一次都这么下狠嘴?

    *

    才走出去的付一彻,出其不意的打了一个喷嚏!

    他心头一凛,取过柜子里的新衬衫赶紧穿上,不能大意再感冒了。

    穿戴好后,他拿起桌边的手机,扫了眼屏幕拨打出去一个电话,未接来电八个都是来自他亲妹妹付小沁。

    第一遍无人接听,第二遍依旧无人接听……直到第八遍,电话被接起。

    “喂——”电话那头的语气并不友好。

    付一彻无奈一笑:“哥错了,不应该莫名消失,不应该不接你电话,不应该……”

    “付一彻!你眼里是不是没有我这个妹妹!”付小沁抱怨的声音传来,“你昨晚干嘛去!把我一个人丢下!”

    “我不是让徐峰送你回家了?”

    “徐峰?他又不是我哥!”付小沁的火爆脾气又上来了。

    付一彻耐心:“昨晚哥处理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关乎未来。”

    “工作上的?”

    付一彻凝眸沉吟:“唔,可以这么说。”

    “那好吧。”付小沁将信将疑,“但是我看上的那款珠宝你必须给我买下来!”

    “一千万以内都没问题。”

    哄好了付小沁后,付一彻叫了早餐上门,顺便给隔壁房间叫了一份。

    此时的隔壁房间,沉默弥漫着。

    毕至承靠在床头,张滋一只脚踮在床沿上,手上轻巧地给纤长白皙的小腿套着黑色丝袜。

    穿完一只,还有另外一只。

    毕至承脸色阴沉地盯着她,可她却毫不影响手中动作。

    打破沉默的是房间按铃声音,张滋正好穿好两条丝袜,包臀裙被她慢慢地放了下来,眼神终于看向床上的男人。

    “应该是早餐,毕二少可以用完再离开。”

    说完,她穿着丝袜往外走去。

    “小滋,为什么要这样?”

    她顿住脚步,回头看去。

    毕至承眼神悲痛地盯着她,下一瞬,他掀开被子,赤身朝她走了过来。

    张滋没有动,静待着他搂住自己的腰身,把自己整个人裹进怀里。

    *

    工作真的忙,我会抽空更


同类推荐: 将军奴(高H)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三拾含欲绽放(高H,1V1)迷乱情欲江海寄余生坠楼人(父女/兄妹/短篇合集)宠爱(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