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世界之王 第十八章 秋千的妙用

第十八章 秋千的妙用

    邢飞和柳鸿一起蹲在树下等待张歆。看着柳鸿紧张地四下张望,邢飞被逗乐了。他右臂一勾将女人拉进自己的怀里说:“别那么紧张,有我在呢”。明媚的阳光透过树冠将斑驳的光影撒在二人的脸上,风轻拂树梢,发出“哗哗”的轻响,一片静谧。柳鸿舒心地窝在邢飞的怀里,心中充溢着幸福感。

    一只不安分的手钻进了柳鸿衣领,攀上高耸的乳峰。柳鸿娇媚白了邢飞一眼,却并没有阻止他,放任魔爪在己身上游走,粗糙的手掌摩擦着娇嫩的乳引起阵阵酥麻。她喜欢邢飞对自己身体的迷恋。

    “大屁股怎么还没回来?不会出事了吧?”柳鸿自从那次艳舞见识了张歆的“臀功”后,就给她起了个“大屁股”的绰号。

    “她是屁股大,你是奶子大,下次我要玩热狗。”其实张歆胸和臀都比柳鸿要更丰硕一些,但邢飞不想柳鸿心里不平衡,所以调侃道。

    “讨厌。”   柳鸿噘嘴打了邢飞一下。“热狗”是二人对乳交的代称,和亲密爱人说着羞羞的脏话,是邢飞颇为喜爱的游戏。两人正蜜里调油,就看到张歆快步走来。

    张歆一把拉过柳鸿,走到一旁说起了悄悄话。听着听着,柳鸿忽然睁圆了眼,双手捂嘴,一脸撞见大八卦的兴奋。突然她转过脸看了眼一下邢飞,低声对张歆耳边说了一句,张歆“腾”得一下红了脸,伸手掐了柳鸿胸部一下。柳鸿疼的“哎呀”一声,反击着挠起了张歆,嘻嘻哈哈的打闹了起来。

    邢飞幸福地看着这一幕,因为自己的庇护,两人不再整日胆战心惊,恢复了美丽的小女儿态,这对于一个男性而言,无疑是巨大的褒奖。

    “好了,你们再闹就要把那些东西给引来了,我们走吧,还有事要做呢。”邢飞制止了嬉闹的二人。三人开始向一栋房子走去。

    别墅区一共有53栋别墅。其中30栋左右是六列连在一起的叠拼,其它23栋作为精品各带独立的花园零散分布。今天邢飞三人就是要去其中的一栋为巡查过的房屋“扫楼”。

    三人小心翼翼地展开搜寻,很幸运,除了屋外车里有一男一女两具行尸外,整栋楼没有发现其他的怪物。三人于是抓紧时间开始搜集物资,邢飞在主要负责厨房、车库、工具间,柳鸿和张歆负责卧室、书房。这是他们逐渐形成的默契,因为对于二女来说,在衣帽间挑选衣服,成了枯燥的日子里最好的娱乐项目之一。

    搜完一楼,邢飞略过柳鸿所在的二楼来到顶楼的卧室。他被一个卧室里一个奇特的物件吸引了注意力——它像是一个帐篷的支架,两根倒着的“U”型钢管交叉,左右两组钢管间,都在半腰的高度焊着一根横杆。最奇特的是,从支架的顶端垂下三根绳子,其中一个像是个网兜,另外两个在绳子末端是一个圆套。整个物品透着一股子香艳的妖异。邢飞看了半天没明白这是干什么用的,便喊了柳鸿和张歆上来。

    谁知张歆才看了一眼就“啐”了一下,面色绯红地和柳鸿笑作一团。邢飞看得莫名其妙时,就见柳鸿面色古怪的向他走来,踮起脚尖在耳边吐气如兰的说道:“今天便宜你这只小色狼了”。说着把他推出了卧室门外。

    邢飞运起耳力,只听里面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偶尔伴有女生的娇呼。让邢飞心头发痒浑身发热。没多久卧室门自动打开一条缝,柳鸿从缝里探出头来对他说“好了,你进来吧”。

    邢飞走进卧室,柳鸿此时换上了一件性感的宝蓝色比基尼泳衣,她牵着邢飞的手向身后款款走去,这时邢飞才看见刚才的支架被酒红色的床单盖住,魔术道具般神秘。“别流鼻血哟。”柳鸿踮着脚在邢飞耳边说,她轻轻一扯,床单翩然落地……

    邢飞被眼前淫糜的画面惊呆了——支架上,张歆身穿一件酒红色镂空吊带睡衣悬挂在空中,支架上垂下的网兜托着她的背部,另外两个吊环则托在膝盖的下方,像朵盛放的海棠。张歆一脸妖媚地看着邢飞,对他勾了勾手指。

    这种门户大开任君采撷的柔媚,让邢飞欲火升腾,他边走边把自己脱得精光,坚硬滚烫的凶器在沾着花露的唇瓣上摩擦了两下,就钻进了海沟深处。支架的设计非常精妙,让邢飞驰骋起来毫不费力,张歆则被顶得悠来荡去,娇喘连连。

    原来这个东西叫情趣秋千。经验丰富的二女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羞耻的玩具。恰好上午张歆把她撞见徐刚和曹莹莹修炼“成人瑜伽”的八卦告诉了柳鸿,二人心头小鹿乱撞,正想今晚是不是也在邢飞身上试一把,没想到就碰上了这个物件。二女自然不放过这个机会,于是就上演了此时的活春宫。

    邢飞对这个秋千的设计师佩服得五体投地。是怎样的色鬼才会有这种天才的想法。由于没有了阻力的束缚,邢飞可以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腰上,时深时浅,时缓时急。

    张歆轻咬红唇,眉头微锁,放松地躺在背托上,感受着邢飞狂暴的分身在自己幽暗湿润的花房里肆虐。身体深处温暖但是酸麻的感觉涌起,从一丝变成一缕,从一缕变成一团,越来越酸,也越来越热……终于,在一次直抵花蕊的撞击后,高潮降临,张歆颤栗地尖叫一声,终于将充塞已久的欲望全数驱出体外……女人脑中一片空白,她四肢酸软的瘫在托带上,像漂浮在温暖的海波里,飘来荡去。

    “去,去找柳鸿。”恢复了意识的张歆对邢飞轻声说。此时柳鸿被一个怪异的铁链禁锢着。这一条分腿链。只见四条铁链的顶端是两大两小的皮圈。小皮圈此时箍住了柳鸿的脚踝,大皮圈箍住了柳鸿的腿根。两长两短的铁链汇集与柳鸿的脖子后的皮带上。让躺在地毯上的柳鸿固定着双腿高举,左右分开。此致她身下的布片已经被悸动的爱液打湿,只等邢飞来驱赶她深处的骚动。

    邢飞紧走两步真准备扯断内裤,柳鸿赶紧说“是活结,你拉开就好”。于是,邢飞按住心头的急切,双手轻拉臀侧的蝴蝶结。布片乖巧的脱落,邢飞心里突然有种揭开新娘的头纱般的神圣感。他不再粗暴,而是非常温柔的,一点一点埋进了柳鸿的身体里。

    从轻到重,从快到慢。柳鸿被他的粗长激发,提着臀迎合他的冲撞。褶皱不停的包裹抽吸,想要索取它的精华。“叮铃叮铃叮铃”随着邢飞的撞击,柳鸿手脚上的铁链发出悦耳的敲击声,他和柳鸿十指交叉紧握,感受着结合部传来的吮吸。

    突然耳根传来一阵酥麻,邢飞回头,原来是缓过劲儿来的张歆。她跪在邢飞身后,用丰腴柔嫩的娇躯磨蹭着邢飞坚实的后背…她恶作剧一样地对邢飞的脖颈吹着气,腰胯随着邢飞的挺动摇摆。身前是柳鸿的紧密,背后是张歆的刺激,双管齐下的侍奉让邢飞迅速达到喷射的临界。柳鸿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炙热在身下崩裂,强烈的电流沿着背脊流窜到神经的最末梢,诱导着她回赠一样献出甜腻的花蜜,优哉游哉地飘上了云端……

    万籁俱寂,二娇一左一右瓜分了邢飞的怀抱,邢飞轻轻地抚摸着两人丝滑的背部,感受着身侧丰乳的挤压,只觉人生如戏。

    柳鸿睁开眼,却见张歆正戏谑地看着她,俏皮地刮了刮脸,柳鸿竟然羞红了脸,伸手捏了张歆的脸蛋一把,拉住了张歆的手。张歆愣了一下,也牵住了柳鸿的手。幸福的闭上了眼。窗外鸟鸣啾啾,风过树梢莎莎作响,一片安宁。


同类推荐: 将军奴(高H)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三拾迷乱情欲江海寄余生宠爱(H)只想和你睡(1V1 H)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