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百科全书(NPH) A06 能先拔出去吗(H)

A06 能先拔出去吗(H)

    安猷也的粗话让梁珂顷面皮红了红,手下的绸缎床单更是再度拽紧了几分。

    偏偏肉穴一浪强过一浪的瘙痒感,让她不自觉地蠕动起肉壁的同时,也只能十分难耐地开口说:“求你,肏烂我。”

    话音刚落,安猷也猩红了眼,更紧地握住梁珂顷的腰更开始大力地耸动。

    “啊~~~~”

    梁珂顷的叫声开始除了疼痛,更多都是头皮发麻的舒爽和撩人。

    第二次喷射在梁珂顷体内时,梁珂顷也为安猷也送去了第四五六次的潮吹。

    安猷也爽得全身冒汗,特别是那从来都没体验过如此紧致感的肉棒,即使开始疲软,还是维持了一定硬度的在梁珂顷体内弹跳着。

    梁珂顷被尺寸明显不合,当然她跟谁都尺寸不合,的肉棒填塞着,闭着眼都能感受到肉棒上交错的青筋刮擦着自己的肉壁。

    安猷也双腿夹着梁珂顷的双腿,抱着梁珂顷面对面地侧躺着,说:“不如,做我的情妇。”

    梁珂顷觉得现在人还在案板上并不适合谈正事,轻声回答:“能先拔出去吗,太疼了。”

    即便高潮了无数次,只要不再进行活塞运动,她的穴就恢复到完全承受不了任何男子的肉棒。

    “不行,他说他今晚要在这么舒服的蚌肉里睡觉,不然就要起床了。

    你知道起床是什么意思吧?”

    安猷也邪笑着问,双手也再度开始在梁珂顷身上兴风作浪。

    梁珂顷真的很想抓住那对淫秽的双手,但她现在实在是痛得一点力气都没有,只好妥协:“那快睡吧,睡吧,我快死了。”

    说完她真的立马闭上眼睛开始装死。

    安猷也抱着梁珂顷翻了个身,一个动作,就让梁珂顷抿紧唇才能忍住差点溢出的痛呼。

    叮,安猷也握着遥控将窗帘和灯尽数关上,再翻了个身,也没管开始有挺立倾向的肉棒,摸了摸梁珂顷趴在自己胸口的脑袋,闭眼睡觉。

    梁珂顷又痛又累,睡得非常不好。整个晚上除了痛醒的煎熬,就是又痛又累到失去意识的昏睡。

    然而她也早有心理准备,第二天,一定会被肏醒。

    第三次潮吹后,安猷也抬起梁珂顷的腿正准备换侧姿进入,他的手机铃声救了梁珂顷。

    梁珂顷松了口大气地瘫在床上,穴口因为一晚上的贯穿和几秒前的硬塞活动,只能以边吐液体边闭合的缓慢速度慢慢自我修整。

    被折磨到视死如归的梁珂顷根本无心听安猷也说了些什么,整个世界只有自己虚脱的呼吸声。

    几分钟后,安猷也走到床边轻轻摸了摸梁珂顷的蛋肌脸颊,又啵了啵她被自己咬的血红娇艳的嘴唇,说:“虽然我很想把你肏死在床上,不过还是只能下次了,你电话号码?”

    梁珂顷淡淡地注视着安猷也报出自己的号码,安猷也拨通,听到打通后,挂断,说:“我的私人号码。

    这间酒店是我的,你随便睡到几点,最好能睡到晚上等我回来我们继续。

    不过如果你提前醒了,整理好了给我打电话。

    我们,好好谈一谈。”


同类推荐: 将军奴(高H)我的小男友(高甜, 1v1)三拾迷乱情欲江海寄余生坠楼人(父女/兄妹/短篇合集)宠爱(H)只想和你睡(1V1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