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痛仰 第114节

第114节

    车上, 楚梨抹掉眼角泪珠, “伯母, 对不起……”

    林漫没有看她, 背靠椅子, 目光淡淡落在窗外,她的沉默, 让楚梨如坐针毡。

    半晌, 林漫开口:“小梨, 我一直很感谢你救了阿生, 如果不是你, 我已经失去了这个儿子。”

    她的失职, 差点剥夺她做母亲的权利,是楚梨发现陈劲生的自杀,才让惨剧没有真实发生。

    这是天大的人情。

    少年的情愫不用探寻,也能从脸上流露一两分,楚梨的心思自然躲不过林漫的眼睛,她有意给楚梨机会, 年轻人嘛, 日久生情,这样一个女孩陪在她儿子身边, 相处久了,必然会擦出点火花。

    但林漫低估了陈劲生对倪迦的感情, 非但不减, 还越埋越深。

    陈家人生性冷漠, 只有世故没有人情,无人栽在情字上,陈劲生却走歪了。

    且越来越歪,为一个姑娘伤过心,送过命,整个人搭进去,万劫不复,在所不辞。

    他和她抗争,林漫不是不心疼,但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把日子熬成一个人的。

    他带倪迦回家,没有跟任何人商量过。他想和倪迦发展到哪一步,没有告知给她。

    林漫知道,陈劲生可以禁得住那女人折腾,因为他心甘情愿。

    可她是母亲,她禁不住她的儿子再像当年一样出一次事故。

    楚梨心里已有预感,她去拉林漫的胳膊,语气里溢出一丝请求,“伯母,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机会不是我给的。”林漫面上并无不忍,只是轻轻覆上她的手背,“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明白吗?”

    楚梨的哭腔拉扯着嗓子,“我明白,可是我离不开他,我只要陪着他就好,他可以和外面那些女人在一起,但真的不能是倪迦,她根本不在乎他……”

    林漫打断道:“所以阿生在乎她。”

    这是事实。

    林漫的态度让楚梨后怕,如果失去这张王牌,她会彻底没戏,她紧紧拉住林漫的手,说:“可是她不喜欢他,这么多年不闻不问,连一个电话都没有,阿生过得好不好她根本不关心,她太自私了,她的世界里只有她自己。”

    林漫说:“小梨,女人活的自私一点,没有问题。倪迦是自私,因为她分得清自己渴望什么,目的性很强,但她骨子里傲气,不愿意委曲求全,如果结局不如她所愿,她随时能放弃,潇潇洒洒离开。”

    倪迦心高气傲,林漫早深有体会。

    那年在医院里,她看倪迦第一眼,倪迦不是躲闪不是回避,而是下意识挺直腰杆,与她平视。

    虽然还年少,但有些东西已经定性。

    “可是她这样会伤害陈劲生……”

    “是啊。”林漫略感疲倦的阖上眼。

    越是抓不住的东西,越叫人向往。

    但那也好过陈劲生自己伤害自己。

    **

    送走林漫,陈劲生再回到饭厅,倪迦人影已经没了。

    他左右没寻到人,过了一会,楼梯口传来高跟鞋的声响,再荡出悠悠一抹黑裙。

    她拎着自己的包下了楼。

    倪迦看站在饭厅的他一眼,说:“我走了。”

    陈劲生几步走到她面前,“去哪?”

    “回家。”

    “我送你。”

    倪迦没推脱,这儿本来也不好打车。

    她眼尾扫他的穿着,打趣道:“穿睡袍送么。”

    “……”

    十分钟后,陈劲生从房间出来,白衬衫黑西裤,没扣扣子,露出修长的脖颈,身形裁割立体。

    他路过她时,把抓在手里的外套丢给她。

    倪迦顺手接住,整理衣袖搭在胳膊上,她抬脚跟上他,才反应过来刚才他俩的动作,自然而然,默契十足。

    一路走到车库,停一溜儿各色车型,陈劲生走向一辆卡宴,他开车,倪迦坐副驾。

    还是头一次。

    他衬衫袖挽在胳膊肘,露出的半臂紧实有力,倪迦注意到他手腕上未脱过的表。

    “没见你摘过。”她说。

    陈劲生顺着她目光看过去一眼,才回话:“你见过我几回?”

    他现在说话比她还刺儿。

    倪迦窝回座椅里闭眼休息,她昨晚透支了一天的力气,累的够呛。

    车上不放音乐,他们对林漫和楚梨的又像约好过一样只字未提,谁也不说,也不找其他话题。

    昨天晚上气氛特殊,感觉不到什么;白天人人清醒,她和陈劲生的正常交流又少之又少,只能听着彼此或快或慢的呼吸声。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nph]绿茶婊的上位人格缺陷(1v1 h)归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