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痛仰 第103节

第103节

    陈劲生那一眼意味有多深长, 倪迦领会得出一二。

    一行人各自进休息室,倪迦俯首,尽量降低存在感, 跟在招待队伍的最后。

    陈劲生停在门前, 一姑娘正准备替她开门,他对她摆了摆手, 姑娘没懂, 愣在原地, 陈劲生往后看了眼,目光锁在装鸵鸟的倪迦身上。

    经理是人精,立马叫走那姑娘,然后求救似的看向倪迦。

    躲也躲不过, 倪迦端起得体的微笑走上前。打开门,她礼貌欠身, “陈先生, 请。”

    陈劲生走进去, 门关上, 阻挡外界众人视线。

    就他们两个人。

    明明室内一片宽敞,装修似宫殿, 倪迦却觉得逼仄。

    他进了门就没了动作, 一堵墙似的挡在她面前,她被挤在他身后, 脊背僵直, 贴着冰凉的门。

    倪迦脸上的笑尽量温和, “陈先生,您能往里面走两步吗?”

    陈劲生转过身,低头看她。

    倪迦穿高跟鞋,仍然不够与他平视,她恨死身高差上的劣势,让她气势上就比陈劲生低一截。

    陈劲生缓缓俯下身,眼睛黑似墨,他淡声说:“我以为,倪小姐早都不记得我是谁。”

    先生小姐,陌生又假惺惺的称呼。

    倪迦笑容不减,“我哪敢。”

    陈劲生一动不动看着她,距离太近,他眼睛下淡淡的乌青落入她的眼。

    他还入睡困难是么。

    倪迦心底一阵动荡,下一秒,倪迦脖子一凉,陈劲生的手直接摸上她的锁骨。

    他拽着她的项链,指间把玩那枚戒指似作打量,看到戒指内圈的nj字母,嘴角要笑不笑的,“倪小姐有婚约的人了,还这么浪荡?”

    倪迦不为他的言语所动,“我怎么了?”

    “来这个场子的女人,想攀关系想上位。”陈劲生手松开她的戒指,整只大掌往上,握住她的脖子,“倪小姐呢,过来钓金主?”

    他越掐越紧,口气讽刺,“一把年纪,重操旧业?”

    倪迦不是没听过比这些难听的话。

    她想过,她的不辞而别会让他记恨,他那样低声下气的挽留,她都视作不见。

    但,哪怕他拿她当陌生人对待,也好过又做回仇人。

    倪迦冷笑一声,“你有病是不是?”

    陈劲生眼睛眯起,掌心用力,“你再说一遍?”

    倪迦被掐的呼吸开始不顺。

    这人怎么越来越疯?

    她抬脚就要踢他,身后的门被人敲响。

    倪迦去扯他的手:“你松开!”

    好在陈劲生没有继续犯病,把她甩到一边,拉开门。

    倪迦赶快背过身喘气,整理自己被弄的一团糟的衣领。

    门外,是其他招待小姐来叫人,说其他几位老总已经前去高尔夫球场,就等他了,陈劲生点头,那人眼睛飞快的扫了眼倪迦,便退出去了。

    门重新关上,陈劲生对她说:“你等会跟我一起过去。”

    语气正常,仿佛刚才暴躁的人不是他。

    倪迦问:“我能说不吗?”

    “不能。”

    倪迦皮笑肉不笑,“哦。”

    陈劲生走去里面的更衣室,对倪迦招手,“过来。”

    倪迦不计较他招狗一样的动作,耐着性子走过去,“干什么?”

    陈劲生说:“帮我把衣服脱了。”

    倪迦冷笑,“你没长手?”

    陈劲生:“没长。”

    故意抬杠是吧?

    倪迦伸手去剥他的外套,陈劲生极度配合,抬高下颚,两手对着她伸开,他头微微向后仰着,眼睛却牢牢盯着她。

    倪迦动作简单粗暴,她把他外套脱掉,随手扔在一旁,又去解他里边衬衫的扣子。

    和楚梨完全不同,她脸不红心不跳,手也不抖,他能感觉到她指甲上的亮钻刮过他的喉结,不轻不重,刮的他看她的眼神越来越深。

    身上衬衫也褪去,倪迦不自觉倒吸一口气。

    陈劲生看着瘦,脱了衣服,全是紧致的肌肉。肩头宽阔,连接两排锁骨,胸肌与腹肌排排列,块状整齐而不夸张,密度恰到好处,一路沿进小腹下方,引人脸红。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