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痛仰 第85节

第85节

    很漂亮的小姑娘。

    且,不是一般的小姑娘。

    眼下的落魄,只是暂时让她学会了低头。

    林漫看人目光又毒又狠,倪迦没有女孩身上该有的青涩,她不单纯,不美好,甚至一脸的风尘气,但不同于常人的经历让她那双眼充满了故事,多看一眼,都会想多探进一寸。

    有些人单薄如一张白纸,平淡无奇,一眼或许能望穿他的人生;有些人天生是神秘而绚烂的,没有定性,他有每一种可能,而你不愿意错过任何一种。

    倪迦于人,就是这样一个感觉。

    平白无奇的人生里,最怕出现过于惊艳的人。

    她不能说自己的儿子生活平白无奇,但倪迦这样的女孩,本就少见,若是再让他产生心理依赖性,就难以戒掉。

    与其存留安全隐患,不如当断则断。

    ……

    倪迦最终没能看到陈劲生一眼。

    她从医院出来时,宋彰恰好要进去,他想略过她,倪迦先一步横在他面前。

    倪迦直截了当的问:“他醒了吗?”

    宋彰顿了一下,才道:“醒过。”

    还叫了她的名字。

    医生出来问“倪迦”是他什么人,病人刚刚叫了这个人的名字时,他和陈劲生他妈都有点懵。

    “醒过?什么意思?”

    “又昏迷了,不过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了,如果下午还能醒,过两天就能从icu出来。”

    万幸。

    倪迦呼出一口气,想到今早他曾睁开过眼,眼眶立马红了一圈。

    这眼泪来的毫无征兆,弄得宋彰表情有了一丝裂缝,冷脸稍微缓和了点。

    起码她的关心是真的。

    倪迦背过身迅速抹干净,转回来问:“肖子强那边怎么样?”

    “甭提这个名字了,他也够恶心。”宋彰又黑了脸,“他把他耳朵拿出来说事,说是陈劲生先害得他,他现在死咬着陈劲生不放。”

    倪迦:“陈劲生真把他耳朵弄废了?”

    宋彰说:“那陈劲生小拇指还是他掰断的!”

    倪迦:“……”

    “反正这次肖子强跑不了,陈劲生他妈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他的,他就老老实实蹲他的房吧。”

    “他妈妈……”

    “挺厉害的,你也见过了。”宋彰说,“做生意的哪有不会做人的,说到底,有钱万事都能解决,肖子强这种喽啰也就在外面能瞎叫唤,一进局子,让这种有手段的对付,咋死的都不知道。”

    倪迦回想起那个女人,显然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女强人,精明又能干,人际关系渗透半边天,但似乎又没那么表面看起来的尖酸刻薄,会反省,会担忧,会开明和理解。

    也或许是她可以将自己的形象演绎成不同的样子,并且游刃有余,看不出虚假的成分。

    她对她的态度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她说的那些话,倪迦会听,但做不做,就是她自己的事儿了。

    ……

    陈劲生的情况一天天在好转,清醒的次数越来越多,最后,完全清醒过来,然后从icu转入vip病房,旁人终于可以不用再上上下下消完毒全副武装的去看他。

    他在康复治疗中,不算多积极的配合,但从他彻底清醒的那天起,倪迦就没再出现过。

    巧的是,他也没再提过那两个字。

    仿佛他坐在这里一身伤,没有原因。

    见他不提,宋彰更不会主动提,他巴不得陈劲生是失忆了,忘了那个人更好。

    但事实显然不是这样,陈劲生比以前更沉默了,一天一天,他几乎不开口说话,嘴唇粘合在一起,偶尔张嘴,唇瓣像撕开一个口子,声音哑的可怕,吐字也不清晰。

    他沉默的时间越来越久。

    直到有一天。

    病房里迎来一个不怎么陌生的姑娘。

    和她带来的视频。

    **

    倪迦想,她人生里有很多重要的时刻,都来的那样突然,像突然而至的暴风雨,带有摧毁性的,把她的生活打的一团糟。

    不知道是谁告发了她,当年她逼陈劲生下跪的视频被人匿名发到市教育局的邮箱里,洋洋洒洒一篇长文,控诉了“校园暴力”,并且清清楚楚标注了她现在所在的学校、年级、班级以及姓名。

    那视频是经过处理的,其他人的脸几乎看不清,陈劲生的脸也被打上马赛克,唯有她和肖凯明,明晃晃的两张脸。

    要置她于死地的目的十分明确。

    这话题从来都存在,普遍性极高,关注度却极低,只有一个又一个事件的曝光,没有对应措施,有也落不到实处。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