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痛仰 第84节

第84节

    她慢慢点头,“好,我先去学校,中午放学我过来。”

    宋彰没点头也没摇头,只道:“这事儿别跟学校的人说。”

    **

    倪迦自然不会说。

    但人的嘴她堵不上,她差点被强,陈劲生被捅,一夜之间传的纷纷扬扬,各种版本都有。

    她自进班开始,同情和鄙视的目光交织在她身上,几乎把她淹没。

    女生所有不光彩的事,在她身上发生了个遍。

    她的名誉,彻底毁了。

    倪迦已经不在乎别人如何看她。

    这世上有人愿意付出生命去保护她,无论她是否是常人所道的“好女人”。

    这一次,她只关心陈劲生。

    ……

    倪迦一上午的课都上的心神不宁,中午一放学,迅速赶到医院。

    而这一次,宋彰不在,助理不在,医生和警察都不在。

    只有陈劲生的母亲。

    她穿了一身纯黑的西装裙,勾勒出曼妙的曲线,身材紧致,裙摆包裹住纤细的小腿,脚底蹬了一双银色尖头高跟。

    头发梳的整齐,耳边的碎发都弯着精致的弧度,早晨那一面,倪迦看过她的脸,妆容精致,面容保养非常好,红唇使她干练精明的气场立显。

    此刻,她腰身挺得很直,静静坐在椅子上。

    听到脚步声,她没有回头。

    倪迦停在她旁边,出声叫人:“阿姨。”

    女人抬眸,看了她一眼。

    她面色如常,但微敛的眉头透出一丝淡淡的凝重。

    倪迦轻声道:“对不起。”

    这一天里,她把她前几年从未说过的话反复说着。

    曾经她从不跟人认错。

    但生命如此无常,她的高傲,在错误面前没有任何价值,甚至像个笑话。

    女人的目光只在她脸上停了一秒,便移开了。

    “小姑娘,我不会怪你,也不需要你的赔偿,陈劲生瞒了我太多,我需要重新审视我作为一个母亲是否合格。我只希望你做到一件事。”

    倪迦看着她卷翘的睫毛,听到她继续说:“在他住院这段时间,你不用再过来了,高三的学生,好好备考,据我所知,你自身的情况不容乐观,这或许是你唯一的出路。”

    她很会说话,连意味深长的威胁都像是来自长辈的温柔劝诫。

    她缓缓说着,目光重新回到倪迦身上,那双眼,和陈劲生一模一样,冷静的时候,黑白分明,不近人情。

    “这件事我不会向学校施压,你无需背任何的处分,可以继续完成学业,相应的,在这段时间里,我不希望你不再出现。”

    第四十六章

    女人的直觉是天生的, 她自己的儿子,再怎么交流少之又少, 有些血液中的东西是相通的。

    陈劲生今早醒来过一次,他只叫了一个名字。

    倪迦。

    然后再度晕厥。

    林漫这才有了重新审视他,包括自己的意识。

    他们一家人, 感情向来寡淡, 亲人之间都可以用冷漠形容,无事不联系, 逢年过节类似于例行公事,也坐不齐一桌人,其乐融融的氛围会使他们浑身不舒服。

    陈劲生从小不爱说话, 陈家的人身上都有一股清高劲, 天生对爱欲没有依赖性。林漫作为陈劲生的母亲,没有觉得不妥,也不愿意过多干涉他的生活。

    从很小开始, 他一个人上学, 一个人住, 成绩一直优异, 因此,她对事业投入的精力越来越多, 潜意识里, 她的儿子足够优秀, 她完全无需担心。

    以至于她忽视了他在电话里愈发长久的沉默, 她以为是他们多散少聚而来的隔阂, 或是他正值男孩抗拒家人窥探的阶段;但她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会听到自己的儿子患有心理疾病的消息。

    而她作为一个母亲,甚至要从他朋友的口中得知这件事。

    在曾经的心理障碍检查中,陈劲生的各项精神指标都不正常的厉害,该高的偏低,该低的飙高。

    精神层面的东西最令人无奈,虚无缥缈,无从下手,但又真真切切的影响着一个人,支撑着一个人。

    林漫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商业上跟人勾心斗角一辈子,她喜欢挑人最痛的地方下手。

    可轮到自己的儿子,她很茫然。

    她缺席了太久,以至于她已经被完全排斥在他的世界之外。

    倪迦这个名字她不陌生,助理在飞机上给她讲述了事情的经过,而到了医院,她亲眼见到了本人。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nph]绿茶婊的上位人格缺陷(1v1 h)归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