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痛仰 第77节

第77节

    周五放学, 倪迦独自来到肖子强定的地点。

    在“城市六号店”酒吧后门附近的一家餐馆,店在一条胡同里,一边是死的, 另一边通往马路。

    他要她先约陈劲生来这里吃饭。

    倪迦到的时候, 肖子强已经坐在里面,几瓶啤酒堆在桌上, 几碟浸泡在油里的小菜,抽着廉价烟, 或嬉笑或怒骂, 张口闭口问候祖宗。

    那一桌都是他的人,包括那晚砸门的男人。

    倪迦咬紧后槽牙走过去, 肖子强看了她一眼, 又左右看看, 没见到人, 目光重新转到她身上。

    “他人呢?”

    倪迦:“晚点到。”

    “打个电话催催,让他快点。”肖子强压根没有让她入座的意思,扭回头继续吃吃喝喝。

    倪迦拿出手机, 作势在上面点了几下, 然后放在耳边。

    其实,她的电话一直是通话状态。

    她和顾南铭保持着通话, 他全程在那边听,一旦有问题, 立刻报警。

    她花了很大功夫才说服顾南铭, 他不是不帮她, 他坚决不同意她替陈劲生送死。

    倪迦的赎罪,他理解不了,顾南铭的眼里没有高尚的对错之分,只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陈劲生完了跟你有什么关系?肖子强要找的是他,你能不能别掺和?”

    倪迦不在这个问题上和他争,只是道:“你帮也好,不帮也好,这事我只信你。”

    话说到这个份上,就是在逼他答应。

    她确实是算准了他不会眼睁睁让她落入危险。

    顾南铭一咬牙,“先说好,真他妈有什么事,我绝对会告诉陈劲生,我不可能帮你瞒。”

    “真有什么事,你也瞒不住。”

    这件事上,顾南铭少有的沉默寡言,他知道倪迦不会听他的。

    很久没出声,静悄悄的只剩呼吸。

    末了,他问:

    “你就那么喜欢他?”

    这话,曾经陈劲生也问过她。

    但此意非彼意,那时候他在揣测她和顾南铭的关系。

    倪迦没有回答。

    有些问题,不需要回答。

    ……

    她今天要抓到肖子强的现行。

    无论他要干什么,今天是最好的时机,这种人不一次打击到底,永远后患无穷。

    倪迦报了餐馆的具体位置,然后道:“快来,我已经到了。”

    顾南铭把地址记好,问:“你现在怎么样?没事吧?”

    “嗯。”

    “好。”他深吸一口气,千言万语只能汇成一句,“你小心。”

    “拜拜。”

    倪迦又在屏幕上点了一下,假装关了通话,然后锁屏,重新放进口袋里。

    肖子强紧接着问:“什么时候来?”

    “快了。”倪迦说。

    “一块吃点儿?”

    “不用。”

    她眼睛打量着四周,这家店里没有别的顾客,只有他们这一桌,收银台没有人,服务生也没有。

    “甭看了,这店我哥们开的。”肖子强筷子冲桌边一人指了指,“今天为了招待你们,生意都不做了,这诚意够不够?”

    餐馆老板穿着紧身黑衬衣,领口大敞,梳油光锃亮的大背头,然后对倪迦抬头笑了笑,三条抬头纹极其明显。

    倪迦不想说话,她拉开另一桌的凳子坐进去。

    她该找时机告诉他们,陈劲生临时有事,来不了了。

    这会激怒肖子强,更甚,他会全部迁怒到她身上。

    然后,她需要顾南铭帮她报警。

    她甚至可以把情况叙述的更糟糕,然后让周弥山帮她,在周弥山擅长的领域,这群人一个也逃不了。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