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痛仰 第65节

第65节

    这人早几年混的风风火火,没点脑子还真到不了那个位置。

    倪迦没了手机,也不装了,“肖子强,有事说事。”

    肖子强乐呵道:“你还记着我呢?以前不是叫我一声强哥?现在怎么着,看不起我?”

    倪迦没出声。

    她看着肖子强那副萎靡的身躯,油腻的头发,和堵着她的这几个人,那副耀武扬威又洋洋自得的做派,胃里一阵恶心。

    他们就是这条肮脏破街的产物。

    她也是。

    她曾与这些人为伍,过着乌烟瘴气的生活,自以为那是高傲的独活。

    就在昨天,她还天真的以为她能脱身。

    可现在她知道了。

    她作的恶,总有一天要还到她头上。

    而她那时候结交的,也不一定是个堂堂正正的人。

    他们成天混迹在社会最底层,看似披着人皮,内里早已变成一条条发臭的蛆。

    第三十九章

    肖凯明也来了。

    在他哥面前, 他终于找回了点资本, 校服大敞着, 书包甩到地上, 他偏头点了一根烟,然后和其他几个人互相护火点烟。

    倪迦觉得, 肖凯明一点也没有变。

    他忍气吞声,在陈劲生面前尊严全无, 其实和他哥一样, 都躲在暗处等, 等一个报复的机会。

    陈劲生恨他们, 他们或许更恨他, 只是陈劲生敢正大光明的报复,他们不敢。

    他们躲在暗处,背地里来阴的, 如果陈劲生还反击, 他们就继续搞他,搞死他为止。

    他们变得面目可憎。

    可如果有人追溯源头,就会发现, 所有的所有, 始作俑者还是他们。

    和贼喊捉贼一样可笑。

    肖凯明分完烟,最后到倪迦。

    他晃了晃手中的烟盒, “迦姐, 来一根?”

    不等倪迦说话, 肖子强已经从烟盒里抽了一根出来, 塞进倪迦手里,“点上。”

    倪迦笑了一声。

    她把烟别在耳朵后,淡声说:“戒了。”

    她不想抽他们的烟,但也没直接拒绝。

    没摸清楚他今天的目的之前,她不能轻举妄动。

    肖子强没为难她,反而拍拍她的肩,“戒了好,女生家抽烟多不好。”

    倪迦眉头皱了一下,没动。

    “听我弟说,”肖子强还是笑着,语气却阴恻恻的,“你跟陈劲生好上了?”

    倪迦掀了掀眼皮,“什么叫好上了?”

    “处对象呗。”肖子强的手还在她肩上握着,大掌之下,她的肩头瘦而纤弱,像个易碎的洋娃娃。

    他的笑容不变,越拉越大,说的话也下流起来,“拉拉手,开开房?”

    倪迦陡然冷笑出声。

    她斜睨着肖子强,“那你有没有听你弟说,陈劲生说他永远不会放过我?”

    “哈哈哈——”

    肖子强大笑了几声,厚厚的嗓子,像嘶哑的乌鸦叫,难听又刺耳。

    他突然五指用力,狠狠抓着倪迦的肩,狠到粗壮的胳膊肌肉绷的紧直,倪迦肩膀里的骨头硌的他掌心生疼。

    肖子强突然压低声音,问:“那我怎么还听说,你找人盯着点我呢?”

    倪迦毛孔瞬间张开,窜着冷风。

    酒吧那个是顾南铭的朋友,他把她卖了?

    没道理,他不可能和肖子强说这些事。

    “是不是觉得,他不可能跟我聊到这一层?”肖子强魔咒一样的话回荡在她耳畔。

    “真不巧,我们有天喝多了,他问我耳朵的事。”肖子强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我多问两句,这傻逼什么都告诉我了,现在还管我叫一声‘强哥’。”

    倪迦浑身都是冷的。

    她只是想让那人帮忙盯着点,从未想过,这是如此之大的隐患。

    肖子强比她想象中的阴险的多。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