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痛仰 第34节

第34节

    她今天喝了不少酒,这会儿人有点晕,脸颊透着绯,发丝还沾着嘴唇,根根分明,唇瓣微张,泛着诱人的水光。

    倪迦的酒量还不至于这么快到头,但她今天就是晕,哪哪儿都晕。

    可能因为他太无动于衷了,坐在那边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被那些男的灌酒,他也没反应。

    他越冷淡,倪迦越想扒了他那层皮。

    他装什么啊。

    倪迦伸出手,把自个儿手指上的奶油放在唇边,勾出舌尖去舔。

    她的动作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眼睛还直勾勾盯着他。

    陈劲生看了一眼就挪开了。

    他反手握住她,制止了她这种磨他神经的做法。

    话却说的冷冰冰。

    “舔什么,狗么。”

    “……”

    倪迦想翻白眼。

    这人竟然不上套?

    “你才是狗。”她说。

    陈劲生丢开她的手腕,“纸给我。”

    “不给。”倪迦又扭上了,直接把纸巾压在自己腰后,“自己拿。”

    她现在跟只妖没什么两样。

    眉里眼间都是娇媚,偏偏眼神还要装无辜。

    陈劲生懒得跟她多话,直接上手,他去扶她的腰,刚触到边,她就咯咯的笑,“痒。”

    陈劲生唇线紧紧绷着,什么也不说,小臂环过她不堪一握的盈盈腰肢,终于摸到了那包纸。

    他呼出口气。

    怎么就这么难。

    他还没来得及收胳膊,倪迦眯起眼睛,突然顺势朝他扑了上去。

    陈劲生没反应过来,就被投了满怀香。

    玉似的两条细胳膊虚虚环住他,在他后颈搭着。

    乌眉细而弯,挂在饱额上,一双眼明艳艳的,月牙似的。

    她轻轻吐气,“你能不能笑一笑?”

    陈劲生不说话。

    “笑一笑嘛。”倪迦抬手去抚他的眉眼,“生哥,别老皱眉,容易长皱纹。”

    陈劲生眼皮垂了下去,面上没有表情,离得近,她能看到他的睫毛在颤。

    好长啊,像刷了睫毛膏。

    她还在往跟前凑,陈劲生开口了。

    “你犯什么作?”

    她怎么就犯作了。

    倪迦委屈的嘟起唇,“我就想看你笑。”

    “是么。”

    “是啊。那这样,我们来……拼酒?”倪迦眼尾一弯,指着茶几上排列的酒瓶,“你输了,就不准再板着脸,得给我笑一个。”

    陈劲生眼底沉了沉,“你输了呢?”

    倪迦:“随你便呀。”

    不管她现在是真醉还是装醉,陈劲生现在目的只有一个。

    要她彻底喝到软。

    ☆、第二十七章

    chapter27

    陈劲生和人拼酒,八百年不能有的奇事。

    他海量,众人皆知,宋彰和他玩的这几年,从没见他喝多过。

    总有些人,喝多少都面不改色,没人知道底在哪,灌不醉喝不翻的。

    更何况,他今晚一直没有兴致,基本没有碰过酒杯。

    他安的什么心,不用多说。

    倪迦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了。

    她只知道他俩玩骰子,前几局总是她赢,她倒满满一杯让他喝,他就乖乖喝,什么也不说,很快,他那边一瓶就要见底。

    倪迦得意极了,悠悠笑着,“你不行啊。”

    观战的宋彰低声说了一句,“天真。”

    倪迦那点路数,靠的全是以前混场子的经验,唬得住一般人,唬不住陈劲生这种靠脑子的人。

    玩骰子除了运气,剩下全是演技。坑蒙拐骗,谁能把谁往沟里带,谁就赢。

    以倪迦的智商,陈劲生能把她带偏十万八千里,她还能反以为自己完全碾压了他。

    几把过后,陈劲生差不多摸清了她那些招数。

    他不让着她了。

    倪迦越玩越懵,她觉得陈劲生跟个探头似的,能看到她筛盅里的点数,她每次报假数,心头正虚着,他就面不改色让她开。

    开开开,开你个头。

    于是全程被压着打,再也没赢过。

    她一杯接一杯的喝,陈劲生也不拦,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看着。

    喝到大脑混混沌沌,世界变重影,倪迦使劲睁大眼睛,酒瓶是歪的,茶几也是歪的。

    天旋地转。

    倪迦上头了。

    她喝多归喝多,思路还是有的。她知道自己这回是真的醉了,反观陈劲生,好整以暇的坐着,面容寡淡,从头到尾就喝了一瓶。

    就他妈,就一瓶。

    那空瓶的存在对她来说就是个侮辱。

    那是陈劲生给她留的面子。

    倪迦指着他,指尖马上戳到他脸上,“你故意的。”

    陈劲生也不反驳,“看不出来么。”

    他看她的眼神有深意,似乎他一早看破她今晚带有诱惑性的行为。

    倪迦笑了一下,“然后呢,带我回家?”

    陈劲生眯起眼,慢慢道:“你不就想这样。”

    全都是肯定语气的问句。

    他把她那点心思看的透透的。

    倪迦弯唇,“我还真不想。”

    ……

    最后,她还是被陈劲生带走了。

    她太高估自己了,腿软的根本走不了路,喝的酒全都进了脑子似的,全是水,整个人都是傻的。

    倪迦依稀记得楚梨最后跟他争执过谁送她回家,但那时她正被人背在肩上,舒服的她不自觉就勒紧了那人的脖子。

    她不想动。

    然后,楚梨就没声了。

    应该是陈劲生胜了。

    陈劲生一路上动作都相当粗暴,上车下车都是用扯的,倪迦脑门全磕在车沿上,砰的一下又一下,这些她都有印象。

    她来脾气了,开始闹,在他怀里拧过来扭过去,蛇一样。

    她听到陈劲生低骂了一声,“操。”

    好凶。

    倪迦缩缩脖子,不敢动了,迷迷糊糊进了楼,上电梯,她挂在他身上,软绵绵一滩泥。

    看到熟悉的密码锁后,倪迦心想,今晚应该是要和陈劲生睡了。

    她本来不想的,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

    倪迦思忖着,思维跳的很快,又开始想另一个问题。

    陈劲生身材好不好?

    她没看过,现在就想看一看,被陈劲生推进门后,她反身把他抵在门上。

    倪迦把他领口扯开,两只手灵活的钻进去,被他两排深深的锁骨硌了一下手。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