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痛仰 第23节

第23节

    她和陈劲生么,不知道从哪天起就变了味,他俩不需要普通男女之间必走的流程,相识相知相认,擦出火花,一拍即合。

    他们俩都属于天崩地裂型的,孽缘生的太早,又各自走了一段长久的陌路,以至于再次重逢,有些东西已经深深扎根。

    无关爱情,但比恨更痛。

    像那年夏天白墙上的蚊子血,挥之不去,永久烙印。

    你可以忽略,但它一直存在。

    楚梨讲话是有她自己的逻辑的。

    这点倪迦在开学那会就发现了。

    所以她没有急着反驳,而是问:“为什么?”

    楚梨抬起头,露出一张白净的面孔,一双大眼黑白分明。

    “旁观者清呀。”

    ☆、第十八章

    chapter18

    楚梨的意思是,她当局者迷?

    可她真的不想从陈劲生和她之间看出点什么来。

    倪迦呼出一口烟,说:“可能你想多了。”

    楚梨没有多说,耸耸肩,继续低头吃面。

    吃完饭,倪迦先把钱掏了,楚梨站起身说:“下次我请你吧。”

    “嗯。”倪迦叼着烟跨出店门。

    暮色低垂,晚风一溜儿滚上街道,吹亮路边两排灯。

    倪迦和楚梨没走几步,对面走来一群有说有笑的男生,其中一个手里还拍着篮球。

    倪迦觉得,她得去买彩票,这中奖次数不难让她走上人生巅峰。

    可能是刚打完球,天热,陈劲生的外套在肩上搭着,上身一件白色短袖,脖子上挂着一条黑绳,带的什么东西被藏进领口里。

    他刚运动完,面色不如往常冷峻,黑发被汗水浸湿,几丝翘着,几丝贴在额头。

    有颜值撑着,他脸颊带热,发丝凌乱的模样,禁欲又性感。

    倪迦半天没动,嘴里一截烟灰滚落,掉在她身上。

    操。

    她这才回神,往后跳了一步,

    对面传来阵阵笑声,被风送过来。

    她顿时有点烦躁,说了句“笑你妈笑。”

    宋彰好不容易逮住个机会嘲笑她:“你是没见着自己刚一脸痴样儿。”

    倪迦特想再给这人肚子上一脚。

    她和陈劲生八字犯冲就算了,宋彰也上杆子跟她过不去?

    见她面上带愠,楚梨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声说:“别生气了,走吧。”

    倪迦瞅着这姑娘有点害怕他们的意思,深呼吸一口,把肚子里那股火压下去,“走吧。”

    她反拉住楚梨,在一群人的集体注视下,一脸严肃的往前走。

    目不转睛。

    表情凝重。

    路过陈劲生身边时,她听到他淡淡说了句,“你上刑场么?”

    “……”

    倪迦耳根一红,假装没听到。

    **

    周末,倪迦起了个大早,洗漱过后,她往脸上拍了点水乳,底都没打,素面朝天,她把帽檐拉低,遮住半张脸,背了个双肩包,一身轻松的就出门了。

    一路晃晃悠悠,坐了近两个小时的大巴,终于到达b市。

    日头已高照,阳光金灿灿的洒下来。

    城市还是老样子,街边的房高低错落,繁华地带寸土寸金,老旧街区又透着衰败。

    她没离开多久,再次回到这儿,却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大概是离开之前,她还是那个心静如水的倪迦,日子过的不好不坏,凡事能掌控,杨雅岚也在跟前,她还有心思纹个“向死而生”,用疼痛来印记,提醒自己好好生活。

    去了学校之后,脚底像踩了风火轮,日子从没消停过,她被打碎了一次又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痊愈。

    倪迦看着眼前的街景,第一次有些迷茫。她不知道自己回a市读书,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思忖间,手机铃声响了。

    “alwaysinarush

    neverstayonthephonelongenough

    whyamisoself-important

    ……”

    倪迦觉得,自己换掉的这首铃声,此时此刻还挺应景。

    她看了眼屏幕,接通。

    “回头。”那边的人说。

    倪迦捏住手机回头,看到周弥山的车正停在她身后。

    他按下车窗,露出一张久违的,嘴角噙着淡笑的脸。

    倪迦转身朝他跑过去。

    车内冷气十足,瞬间吹走她浑身的热气,倪迦起了层淡淡的鸡皮疙瘩。

    她扭过头,周弥山正看着她。

    上次那面见得委实匆匆,这样算,他俩确实有段时间没好好当面说话了。

    倪迦说不上来心里什么情绪,但她在这一刻,突然有一种喘得上气的感觉。

    太累了。

    学校的日子压抑的能发疯,她觉得自己很混乱,成天都像在打仗,她必须要全副武装的面对每个人。

    但在周弥山面前,她只用做她自己。

    周弥山眼神一向厉害,他上下扫了她两眼,说:“后悔了?”

    他没指明后悔什么,但倪迦清楚。

    她靠着座位,合上双眼,“有点儿。”

    他勾起唇,说:“以前你可不会轻易否认自己的决定。”

    倪迦懒懒扯了扯嘴角,“我以前是傻逼。”

    周弥山这回是真笑出了声。

    倪迦调整了个坐姿,问:“你怎么回来了?”

    周弥山启动车子,“回来看看。”

    有什么可看的。

    倪迦动了动嘴,没吭声,舒舒服服窝在座位里,“我睡一会,到了喊我。”

    “嗯。”

    **

    杨雅岚的甜品店叫“so sweet”,还挺洋气。

    倪迦进去时,前台只有一小姑娘,甜甜说了声“欢迎光临”。

    店里人挺多,放着轻快的英文歌,空气中充满甜腻的奶油香。

    “妈。”倪迦往里叫了声。

    前台小姑娘一脸惊。

    周弥山停好车走进来,肩宽腿长,身形挺拔,这位行走的海报瞬间吸引了店内大部分女性的目光。

    但看到他径直走向柜台前那个最简单的t恤牛仔裤也挡不住好身材的女人时,众人又都把明晃晃的目光收回去了。

    美人在骨不在皮,她一副好身段已经甩别人八条街。

    倪迦看着向她走来的人,也觉得画面十分养眼,她斜倚着柜台,冲他吹了声口哨。

    周弥山拧眉看过来,眼底有淡淡的警告。

    她这才有所收敛,站好。

    “杨阿姨呢?”

    她往后堂扫了眼,“估计在忙。”

    周弥山点点头,看向旁边玻璃柜里的各式各样的面包,“想吃什么?”

    倪迦对甜品没有偏好,她随便指了几个,周弥山端着盘子给她挨个夹出来。

    他把盘子端去柜台结账时,倪迦拦住他,“你干嘛?”

    周弥山点着手机找付款码,“给你买。”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nph]绿茶婊的上位人格缺陷(1v1 h)归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