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痛仰 第2节

第2节

    他被逼着,给肖凯明跪了将近十分钟。

    肖凯明骂他“孙子”,“怂货”,“窝囊废”,“狗一样”。

    直到周围的人录完像,拍完照,大肆的哄笑完。

    像丢弃垃圾一样,他被扔在那里。

    “你敢告老师,这些视频我就发空间里。”

    这是肖凯明临走前,恶狠狠的警告。

    明明前一秒,这群人还天不怕地不怕。

    **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出后街,倪迦脚步懒散,不知不觉就落在最后面。

    她回过头。

    天色渐沉,路灯亮堂起来,一盏接一盏。

    黯淡之下,他还保持着跪立的姿势。像暴风雨之后的杂草,被抽筋扒皮,失去魂魄。

    他低着头,浑身是血。

    双膝跪地,肩头佝偻。

    脊梁却挺得很直。

    就那样,矗立着,久久不能动。

    **

    “倪迦姐,还是你厉害,直接给那孙子膝盖上一脚。”肖凯明举了瓶啤酒,跟她的碰了碰,“不然今天陈劲生肯定不跪,让他道个歉都那么难,跟屎拉不出来似的。”

    肖凯明解了气,此时神清气爽,陈劲生给他下跪这事儿,赶明天绝对全年级都知道,一传十十传百,这就是惹了他的下场。

    肖凯明觉得很有面子。

    肖子强也很满意,认了倪迦当妹妹。

    这意味着什么?倪迦在这群混混里的辈分也跟着升了。

    她以前是厚着脸皮跟他们一同喊他一声“强哥”,如今真的成她大哥了。

    托那个转学生的福。

    她悠悠笑着,一口气干了半瓶。

    赵正没听懂,戳她胳膊肘,“啥意思啊?你打陈劲生了?”

    她眼尾扫过来,“谁是陈劲生?”

    赵正说:“你逗我呢,就今天挨打那个。”

    “噢。”倪迦眨眨眼,尾音拖得极长,“没打,我踢了他后膝盖一脚。”

    赵正:“为啥?”

    “他不跪,我只好踢一脚让他跪。”倪迦喝了口酒,嘴唇红润润的,浸了蜜饯似的,衬得一张脸愈发明艳。

    她娇笑着说:“谁知道他那么虚呀,一踢就倒。”

    赵正摇头,“你别说,我感觉那小子挺硬气的。”

    倪迦扭头找烟抽,没吭声。

    “他就亏在是个转学生,在这边谁都不认识。”

    “怎么?”倪迦叼了根在嘴里,旁边立马有男生凑过来给她点烟,她侧头,一手撩开散下来的长发,一手护火,睫毛在火光中轻颤,美的妖冶。

    她抽上了,才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还怕他报复?”

    “怕个鸟。”赵正恢复嬉皮笑脸的模样,“有我倪姐在,谁敢动我?”

    “滚啊你。”倪迦笑着踹他一脚。

    ……

    当年的倪迦,初三,15岁。

    她不辨是非,肆无忌惮,以欺负别人为乐,活的嚣张跋扈。

    她站在恶人那边,看着他被打的尊严失尽,也毫无怜悯之心。

    她不是个好人,甚至连起码的善心都没有。

    倪迦以为自己会这么一直高傲的活下去。

    所有人都以为,她会这么一直高傲的活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 黄三

    ☆、第二章

    chapter02

    新的一天降临,城市在雾蒙中醒来。

    马路由寂静变为川流不息,商家陆续开门营业;

    挤公交的上班族和开私家车的共同堵在八点半的街头;

    骑自行车的学生挂着耳机,嗖的穿过大街小巷;

    广场前聚集一帮老太,随着凤凰传奇的大嗓门一起舞动。

    这世上的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芸芸众生,朝九晚五,各自疲于尘世。

    太阳升起时,所有人都会继续生活,都会忘记昨夜几乎摧城的风雨。

    日子如常过了一周,倪迦开始缺课。

    又一周后,她的一票狐朋狗友被告知,她退学了。

    直至那年的中考,她都没有参加。

    倪迦消失了,连带她背后显赫的家庭。

    她在红极一时的顶峰失踪,生生破了无数少男的爱慕之心,也卷走女生暗地里汹涌的嫉妒之心。

    无论多咬牙切齿,她就是走的一声不响,不知归期。

    有人说她爸被人害了,有人说她家破产了。

    唾沫星子满天飞,仿佛人人都是大预言家。

    可惜主人公无影无踪,没人知道真相。

    想去询问,却发现那样嚣张跋扈呼风唤雨的倪迦,连一个了解她近况的朋友都没有。

    又几周后,人们渐渐淡忘了这回事。

    忘了讨论她离去的原因,甚至忘了曾经出现过这样一个人。

    她留着染的花里胡哨的长发,上课喜欢化妆,指甲每周换样,逃课打架谈恋爱,一身恶习,臭名远扬。

    她变成了众人青春里,那个曾经叫人羡慕,风流韵事一堆,最后却没有结局的反面人物。

    日子如常过着。

    每个人都要继续生活。

    人是围着自己转的,旁人皆是点缀。

    因为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

    三年后。

    法院的判决书下来,倪迦夺回属于她的一百万遗产。

    被告席上的姑父倪震海气的吹胡子瞪眼,嘴里骂骂咧咧。

    倪迦没看任何人,把一沓一沓的资料收起来扔进包里,踩着高跟鞋往外走。

    她步伐再快,还是被姑妈付蓉拦在门口。

    付蓉花大价钱做的假脸此时狰狞无比,大红嘴里露出獠牙,“我真是想不通,你这个贱蹄子怎么拖的关系?还把官司打赢了?怎么?想抢我们家的钱?”

    倪迦面无表情,越过她往外走。

    她还要去接她妈下班。

    付蓉作劲上来,不依不饶的缠上去,掐住倪迦的胳膊,声音尖利刺耳,“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还想要钱?!你忘了你爸欠的一屁股烂账是谁还的了?是你姑父帮着还的!你现在倒好,反过来把我们告上法庭?你还要不要脸?”

    “付女士,请你对我的原告尊重一点。”

    男人冷静沉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腕间一用力,将倪迦的胳膊从付蓉的魔爪里救出来。

    倪迦揉了揉发痛的胳膊,扭头,看到一身笔挺西装的周弥山。

    她的律师。

    “倪震平所欠的债,全部由他的公司、房产、汽车抵押。倪迦要求得到的钱,是倪震平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的遗嘱内容,具有法律效益,不存在抢与不抢这一说。”

    周弥山顿了顿,忽然变了种口气,“也就是说,她拿回来的,不过是你们强占倪震平遗产的百分之一,听懂了?”

    付蓉“哎哟”一声,语气阴阳怪气起来,“周大律师怎么打起遗产纠纷这种小案子了?”

    说罢,扭头看向倪迦,讽刺道:“你哪来的钱请周律师?不是陪.睡陪来的吧?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才18岁吧,小小年纪怎么尽干叫人恶心的事?”

    “说完了没?”倪迦语气平平的问她,也没等付蓉再张嘴,“说完我走了。”

    她根本懒得和她吵,自打倪震平去世,她遭受过的比这些恶心多了。

    三年前,倪震平的一场车祸,让倪家整个乱作一团,她和母亲杨雅岚在倪震平的保护下过了十几年娇奢日子,花钱如流水。她只知道父亲家大业大,却不知道原来他开公司欠了这么多钱。

    倪震平做生意时,好心借给朋友的巨款分文未归,要她们还债的法院传单却每天都能收到。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