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归舟 夕阳

夕阳

    下学后,周迟和前一天一样去找阿瑛。玉佩回到韩敬手里,他向周迟称谢。他丢失东西时并不着急,拿到了也不十分高兴,因而这声感谢听起来不算多么郑重。周迟笑了笑,没说什么。

    她来到茶楼,却听人说阿瑛这几天住在城外,遂打道回府。

    离将军府的晚饭还有半个时辰,周迟见日光尚炽盛,找沈夫人拿了藏书阁的钥匙。

    沈夫人家从前有江城最大的书局,在都城也有分店,后来因为一些私事改行,书局被迫转让给李氏,但她的人脉还保留着。周迟建议刊行江城书院师生所写的文字,她都一一应允。

    周迟很快找到自己需要的典籍,又爬上长梯寻自己要的另一样书。

    没过多久,周江澜回家,听沈夫人说周迟在藏书阁,直奔这里而来。

    周迟听见是他,道:“这么早回来,城主又不见你?”

    “太高了,要不我来吧。”

    周迟咳了一声:“不必,已经找着了。”

    “韩师姐告诉我一些江城的旧事,江城从前不归城主和沈将军管,太守掌权,几年前让的贤。老太守如今住城郊,喜欢骑射和行猎,每年都要城主和沈将军其中一人陪同,今年恰好又轮到将军。过几天就是秋狩,我想说服他出面,把城主带上。我想,权力间的倾轧能避则避,他们和和睦睦才最好。姐姐,你想去秋狩吗?”

    “看安排。我记得是城主的亲戚犯事,压榨农人?”

    “大致是这样,韩师姐不告诉我具体情况。”

    “听起来是小事,又不是城主犯事。我们来江城许久,不曾听说他有什么污点,难道他亲戚的作为也要算在他头上?”

    “什么事到了读书人眼里都是大事,韩师姐为这事闷闷不乐好几天。姐姐,昨晚回去我仔细想了想,我知道你为什么不高兴了,可韩师姐也是没有办法。是不是污点也说不好,要是城主乐意解决这事,韩师姐也不必借沈将军压他一头。”周江澜小声说道,“何况这也称不上小事呀。”

    “韩敬闷闷不乐?”

    周迟惊讶于周江澜恐怖的洞察力。她从他人的眼睛也能看出许多秘密,可韩敬的眼神永远平和,几乎没有秘密可言,或者说藏得太深,看不见。这点和李一尘很像,也许十年前的李一尘也是这样一位看似温柔实则冷淡的青年。

    阁楼高层积灰,周迟忍不住又咳了两声。

    周江澜有些担心:“姐姐,你是不是对灰尘过敏?”

    周迟一怔,看向右手掌心,刚才碰到这处书架时,手好像在发痒,她没有在意,现在待久了,裸露在外的肌肤泛起不正常的红,斑斑驳驳,手背和脖子左侧最为明显。

    周迟跳下来,被周江澜抱住查看。

    “果然是。痒吗?”周江澜关切地说道,“别抓,别碰,出去给你擦金银花水。”

    周迟道:“不痒,不是毒虫就好。”

    她又瞧了瞧自己的手,除了显红,没有其他症状,不肿,也不烫。她放下手,望向周江澜,他也恰好同时看向她。

    两人不知道怎么吻在一起的,周迟失了魂,回过神来,衣服被他脱了一半。

    周江澜将她按在书架上。那两只将将发育的乳像东街早市热气腾腾的包子,皮薄馅大,也像桃子。包子和桃子都很好吃,姐姐的乳还要更好吃一些。他想把这话说给周迟听,又怕她非但不害羞还反过来拿话刺他,于是更加用力吃她的乳尖,连同轻微起伏的小山丘一起吸到嘴里,手也抓住她胸房的边缘。他从不吝啬表达对别人的赞美,尤其对周迟。他在感官方面缺乏丰富的联想,樱花和樱桃已经是他所能想到的最曼妙的譬喻。

    如果周迟多教教他,他也许能多学习一点闺阁情趣。但周迟绝无可能问他“喜不喜欢,想不想要”,以及“你爱我吗,有多爱我”,她从来不需要别人证明对她的爱意,这大概是一种唯独表现在周迟身上的特质,简直匪夷所思,连周江澜都搞不懂她无比膨胀的自信心究竟从何而来。

    他吃得认真,周迟仰头喘息,不禁打趣他:“不是要擦金银花水?”

    “出去再说。”周江澜的嗓音有些沙哑,“方才在找什么书?可找齐了?”

    “都在这里,自己看。”

    周迟把书交给他,束上自己的衣服,理清衣上的皱褶。

    周江澜翻开其中一本,作者不详,前几页已遗失,接着往后翻,上面写有一首诗歌。

    “宿昔不梳头,丝发披两肩。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周江澜点评道,“写得很可爱。”

    “你喜欢就好。”

    他又翻了一页,背面画着一幅图,图中一男一女,男子跽坐,衣着完整,神色镇定,女子则赤身裸体,耳根通红,雪白的臀高高翘起,长发散乱如妖孽,她跪趴在男子两腿间,脸埋入的位置正是男子那物事。他心慌意乱,只扫了一眼,赶紧合上。

    “看见了?”

    周迟的声音莫名娇媚,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

    她穿好衣服,开始脱他的,解下他的腰带。

    “到书桌这边来。”

    “姐姐,不要了。”

    “嗯?”

    “等会还要吃饭,我怕来不及清理。”

    “说得对。”周迟一笑,“所以你要忍住。”

    周江澜心弦一紧。射在外面会留下精液的味道,但如果像那张图那样,让她吃下去,事情不就简单许多?

    也不对,光想想就刺激得不行,万一她真的趴下去吃,被她含进去的第一口自己就射了怎么办?他还没有足够的定力。

    而且让姐姐趴着服侍他,怕是会让她受委屈。

    他又不无遗憾地想,要是周迟在寻芳镇就接受他,两人早就成亲了。

    周迟道:“我想好好看看你,仅此而已。你不觉得这里的落日很美吗?”

    她一点点剥光周江澜,他不反抗,整个过程十分容易。藏书阁的格局主避光避水,顶层有一圈气窗,夕阳只能从大门和气窗照进来,沉静的光束里,细小的尘埃缓慢流动。周江澜是这晚照的归宿,他裸露的后背披着燃烧的太阳。

    周迟在随身的荷包翻找出备用的发带,在周江澜眼睛上松松扎了个单结。他已经硬了,也许是看到春宫图时硬的,也许是亲她时硬的。她倾向于后者。他亲她,埋进她胸口吃得欢快,却不拿身体蹭她,既淫邪又天真。周迟不知说他什么好。

    周江澜并不希望眼睛被蒙上。她会害羞,他也一样,如果她不想他看着她,他不看就行。

    “为什么要蒙眼?”

    周迟亲了一下他的头发:“你有一天可以蒙住我的眼睛,那时你就知道了。”

    周迟的右手还在发红。她不想弄得他起疹子,于是取出袖剑。她没想好要做什么,于是从后背开始抚弄。她亲他的脖子,满意地看到他喉结轻微滚动。

    每一次她摸到她的后腰,他都要颤抖一下,这次也不例外,因着剑柄的凉意,他抖得厉害。

    周迟安抚他:“不要怕,你怕谁都不能怕我。”

    这是周江澜心中隐秘的疼处,偏偏又是如此美丽。

    她落笔写道:“碧玉破瓜时,相为情颠倒。”

    此举不妥。

    她搁笔。

    周江澜听见声音,手伸向她。剑虽收得快,却还是伤到了他。

    周迟忙把他的手指放进他嘴里,扯下布条,道:“含着。”

    周江澜吮净食指微咸的血珠,眼睛适应之后,看见她的剑,心里惊讶于那把剑的妙处,的确锋利至极,指腹的伤切口不大,好一会才慢慢渗出红色的液体。

    “为何从来都只见你用短剑?你那把辟尘剑呢?”

    “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周迟不像想要倾诉往事的意思。

    周江澜见她把剑随意地搁在一边,捡起来递给她,道:“我照你的火焰纹章做了两支剑穗,剑是利器,我怕这东西显得杀气太重,一直没送你。”

    “长什么样?”

    “金色的,雌雄双层,有六个瓣,不好搭珠玉,就只用了绳结,流苏有这么长。”

    他双手比了一下。

    “含着。别拿出来。”

    周江澜把手指给她看:“已经不流血了。”

    “但是疼呀。”周迟似在叹息,“人受伤,怎么会不疼,疼得重了,就会流泪。”

    周迟如此说道,眼睛看向他的腰。

    姐姐好像误会了什么。

    周江澜有些难为情,轻轻吐出几个字:“男儿有泪不轻弹。”

    周迟听他如此说,面无表情,往自己腿上一掐。

    “这没什么,情之所至,又何必在意别人的看法。男孩子也能流泪,任何人都能。”

    “李大哥,韩师姐,他们经历的苦难比我多,也从不曾流泪。”

    周迟脑中闪过这两人的脸。她对李承业和韩敬的过去有所耳闻,他们都不是软弱之人,对现实的关心远胜过对自己的心情。周江澜也绝不软弱,他属于另一种,他没想过自己有多好。他懂手工,懂吃食,爱干活,手上有茧,脱衣服之后有漂亮的肌肉线条。他随遇而安,身上到处都是世俗生活的痕迹。

    “他们是他们,你是你,对我来说你才是最特别的。”周迟轻轻一笑,“我看你动手做的剑穗也很特别。我年底生辰,你将剑穗送与我作礼物,如何?”

    周江澜抓紧桌角:“会不会太草率了。”

    “不会,就这么说定了。走吧。”

    两人一同出门,书由周江澜拿着。

    周迟关门落锁,拉着他的手,说道:“昨晚你还说错了一件事。我对你没有权力,我永远不会倾轧你,只要我在,其他人也不可能办到。你记住。”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人格缺陷(1v1 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nph]绿茶婊的上位抱抱【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