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归舟

    第一个过桥的人是李承业。

    他左手执剑,步伐有种冷硬的质感。

    李承业行至石拱桥最高处,一眼望见周迟孤零零地提着灯笼,像在等什么人。

    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他不想行礼。他站在河堤上看了会姑娘,又看了会月亮。

    “都城最近不太平。你来南方是对的。李一尘应该和你说过吧,都城现在有一位新皇。皇帝娃娃贪玩,尤其喜欢玩火器。两日前和宫女胡闹,烧掉大将军一半头发。他一怒之下把奶娃娃弄到皇陵,想活埋他,让他下去陪他爹娘。你见没见过大将军身边的谋臣?大将军没念过书,他念过,他从去年起义时就跟着他,什么计策都是他想的,包括捡个十一岁的孩子当皇帝。皇帝有了,名义就在,都城还是都城,大将军还是大将军,谋臣受封丞相。他当了官,舍不得摘官帽,突然开始对小皇帝忠心耿耿,偷偷跟到皇陵,见大将军想杀小皇帝,竟和大将军叫板,扬言要保护君上。现在小皇帝没事,丞相受伤,义军人心惶惶。去年在皇陵近郊轰轰烈烈起兵,短短半个月攻破禁军,大火焚城,今年怎么变成现在这副模样。果然是飞鸟尽,良弓藏。”李承业停顿了一下,又感叹道,“不过在我看来,最惨的还是你,你再不济,也还是那小皇帝的姐姐,本来可以留在都城,混个长公主当当,但你困在江城,什么都不是。”

    他背对周迟,没注意周迟看他的眼神变了。

    周迟自上次见过李一尘之后就有了新的打算,沈将军夫妻膝下无子,她想要他们收周江澜做儿子。历时半年多,弟弟得到书院的喜爱,和沈夫人的感情也很好,他们看起来像一家人,而唯一的障碍是李承业。

    小路狭窄,周迟距他仅三尺来宽,李承业背对她,自顾自说话,她一脚就可以将他踹进湖里,或者出其不意,用短剑从后面割断他的喉咙。但她记得李承业给书院修过桥,他应该水性不错。而且他也有佩剑,没准能反杀。要是溅她一身血,更不好处理。

    周迟对自己感到绝望。如果周江澜在她身边就好了,他在,她就不会生出这些奇怪的想法。李承业天生反骨,但罪不至死。

    李承业说完都城的情况,竖起耳朵留心周迟的反应,然而无事发生。

    他转过身,两眉紧锁:“你听没听?我说了什么?”

    周迟有些茫然。

    李承业摸了一把鼻子。

    他迈出两步,把周迟扛在肩上,轻松地折起她的腰,抱进山石堆,周迟顿时觉得天旋地转,灯笼脱手,掉在地上。

    他的声音简直不像自己的:“冷不冷?哥哥给你暖暖。”

    李承业身体压住周迟双膝,即使他方才动作激烈,语气也依然冷静。

    “你真不让人省心。跑了个韩师姐,要不你还我个周师妹?嗯?”

    他因韩敬在部下跟前闹了笑话,胸腔一股躁郁之气,一直憋到现在。

    他向周迟问起韩敬,没想怎么样,就想老实谈个恋爱,他昨日年满二十一,是时候成家了。江城书院的女孩不乏有人出身权贵之家。他在城外一户人家养伤时听过韩敬的事迹,有农户被城主手下一只疯狗欺凌,韩敬主动帮人申冤、打官司。他压根没往韩敬是男人那方面想,听人描述,韩敬人美心善、仗义、话少,还是书院有名的韩师姐,简直是他理想的老婆。

    他心里堵得厉害。

    “啧啧,天人之姿?十倍于你?一个男人,被你亲亲热热喊师姐,你们书院都是一群变态?”

    周迟趁李承业放松之际,手肘狠狠击打李他右侧的肩膀,这一下用了全力,她整条小臂都震得发麻。果不其然,他闷痛地一声低呼,双目紧闭,好一会才缓过劲。

    他看着周迟背对他整理头发和衣襟,像急切地甩掉什么脏东西,竟然有些委屈。

    周迟无法理解李承业的所作所为。他如果向李一尘投诚,何苦替沈将军卖力,还负了伤。

    李承业也不能理解周迟,她简直是个没有感情的怪物。

    周迟忽然说道:“有人来,你躲进去,别出声。”

    李承业不甘心,但他也不想被人误会和周迟在一块。他钻进假山深处,查看刚刚裂开的伤口。

    第二个过桥的人是阿瑛。

    阿瑛见到她,第一反应是不自然地避开她的眼睛。周迟听出来她那不是正常的呼吸,微微喘息,娇弱无力,眼神慵懒,倒像情事遗留的欢愉。

    周迟抬起灯笼照了一下,阿瑛两颊晕染出一片堪比桃花的薄红,脖子右侧有一枚吻痕。那块皮肉像反复被人含吮过,颜色深到发紫。

    这才叫春情,区区红个耳朵怎么能叫春情?李一尘他根本不懂。

    周迟一时竟然猜不出她做爱的对象是谁。

    阿瑛含羞带怯:“哎呀,就是昨天我们去柳树营见到的那位,我有没有和你说过,他叫小六。”

    “那个个子很高的斥候?”周迟追问,“你不是不喜欢他吗?”

    阿瑛急忙反驳:“我没有说不喜欢。我只是睡不着,心里寂寞,出来走走,谁知道刚好碰见他了,我想让他知难而退,就亲了他一下,谁知道他打蛇随棍上,把我一把抱起来,压倒在路边的花丛里面。他先脱了他的衣服,然后脱我的,他动作真快,我们光溜溜倒在一起没多久,他就冲进来……”

    “瑛瑛,你没有吃亏吧?”

    “怎么可能。”

    “你是不是在玩弄人家?”

    “什么?真的吗?”阿瑛捂住心口,“难怪我的良心如此疼痛。”

    周迟失笑。

    “有人来了。”

    “一定是他!我先避一避,烟烟,你别告诉他我在这。”

    阿瑛提起裙角躲到假山后面。

    第三个过桥的人是阿瑛说的小六。

    周迟和他无话可说。

    他四处看了看。阿瑛逃得不远,附近只有假山可以藏身,石堆众多,恐怕有得找。他向周迟行了一礼,往假山那边去了。

    第四个过桥的人是韩敬。

    他的步履、身形、衣着都和周江澜有几分相似,周迟只当是周江澜,翘首以望。

    韩敬驻足,停在石桥中央不再前行。他攥紧拳头放在胸口,内心可以称得上十分惊恐了。他生平最讨厌的事情有两样,一是作诗,二是应付他人的示爱。他以为沈家师妹和别人不一样才待她亲近,谁知刚才她一见到他,笑得像朵三月春花。

    “何故在此?”

    “丢了东西。”

    “我可否帮上忙?”

    “已问过人。估计遗失在水榭,劳烦师妹帮我问问你那位叫徐瑛的朋友。”

    两人点头作别,韩敬折回原路。

    第五个过桥的人是周江澜。

    周迟长舒一口气。谢天谢地,弟弟总算来了。

    她迎上去,发觉少年脸色有些难看。

    周江澜躁得慌,他听见花丛中有女人呻吟,像在求救,走近一看,竟然是两个赤身裸体的人在花丛交欢,女人情到浓处,忘我吟哦,全然不顾世俗羁绊,男人卖力耸腰,肌肉紧绷,浑身都是汗。他一时心中惊骇,不知如何应对,走了两步,又遇到韩师姐,帮忙找玉佩。他半天回不过神。

    “不是要放灯?灯呢?”周迟看了眼堤岸,难以置信,“船呢?你干嘛去了?”

    “姐姐,我撞见鬼了,我害怕。”周江澜拉她的手,“我们回去吧。”

    “鬼怎么不把你带走?”

    周迟怪了周江澜一路。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人格缺陷(1v1 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nph]绿茶婊的上位抱抱【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