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归舟 试探

试探

    周迟承认有被惊到。

    少年长了一双漂亮的下垂眼,黑黑的瞳仁,细密的睫毛,任何时候从那双眼睛里都看不出恶意和邪念。要是他再小几岁,她甚至能从他眼神读到“姐姐你在干什么呀”之类的想法,偏偏他生长在半熟不熟的年龄,她没法装作他不懂。很尴尬。

    经验告诉她,她退一寸,周江澜会进一尺。于是乎,她静观其变。

    她心想,不要靠近我,一个人消化完所有的疑问吧,请你自己找台阶下,乖乖转过去睡觉。需要对此负责的不是我,而是你,你应该为你暗中窥伺的行为感到无地自容。

    并没有用。

    周迟以审判者自居,无情地开口说道:“你梦游?要不要我打醒你?”

    “啊?我没有。你别凶我呀。”

    周江澜冤枉。他只是想等周迟睡着后悄悄亲她一下,在眼皮和下巴啄上几口,谁知道看见了更刺激的。

    她脸上泛着情潮的样子真好看,比安静地睡着还要好看一百倍。

    他心里乐开了花,嘴上却说:“你老凶我,我又没做什么坏事。”

    周迟感到困惑。这叫凶他?

    “你能看见了?”周江澜五指张开,在她面前晃了晃。

    “哦。”周迟打开他的手,“有月亮。”

    周江澜这才意识到,月悬中天,已经很晚了。

    他捉住周迟的手指,收进掌心,触感滑腻温暖,不像他的,长了茧子,看着根根骨节分明,长得不差,但摸起来有些粗硬。

    还是姑娘好。

    周江澜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这笑落在周迟眼里就有些诡异了。道观崇尚简朴,糊窗子的纱较轻薄,大半夜的,月光照进来,影影绰绰,是惨白的颜色,把少年映衬得像一只迷人的男鬼,令她联想到书里陷入情爱无法自拔甘愿被妖怪谋害性命的白面书生。

    周迟有些担心他。她道:“弟弟,我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人缘不好?”

    “没有吧。”

    周迟不信:“除了我竟然没人来找你聊天。你的朋友呢?据我所知韩师姐很喜欢你。”

    “那是因为师兄师姐们都很规矩,入夜就该休息了,有事可以白天说。”

    “我就不规矩了?”

    周江澜靠近了点,两人鼻尖对着鼻尖,中间只隔了短短几寸,他笑说:“你可以对我不规矩。”

    周迟心中叹服。原来他才是妖怪。

    周江澜念头一转,想到什么,又有些不开心,说道:“你倒是人缘好,害得徐仙长呆呆的,连地也不扫了。”

    哪来的徐仙长?周迟在记忆里迅速搜寻了一圈,没这个人。

    周江澜道:“就是那位洒扫山门的道长,他和我一般年纪,很热情,特别照顾我们。他家里人请人算卦,说他命中有一劫,十五岁之前待在老君身边,方能平平安安。韩师姐以美貌著称,他昨天见过她之后,也没有像见到你之后那样。”

    周迟想起来了,她是和那位小道童说了两句话。她身边好看的人太多,江澜、沈夫人、侍女,书院的诸位同窗也都不差。对她来说,小道士普通了点,个子矮,表情不够生动,她没记住那人的长相。

    她道:“看来你很忙。见到谁都要聊两句,还帮人写信。”

    周江澜想说自己忙着想她,又怕她觉得腻味。他没想到周迟真的会来找他。这几天书院一行人辗转经过好几个地方,齐先生家的宅子,老太守的田庄,古战场,山脚的村落,清妙观。周迟并不在身边,他却感觉她无处不在。

    “写信是老本行了。”他道,“说起来,我和李大哥也是这样认识的。他十五岁从军,在这之前没上过什么学,我一开始给他写信,后来把我知道的东西教给他,他学得很快,不久之后能自己动笔,在军营找了先生,也就不再需要我了。”

    “你不教他,他照常麻烦你,这钱不就能挣得更久吗。”

    周江澜浅浅一笑。

    他道:“我不收钱的。家书多金贵,我没有写家书的人,只能帮人写家书过过瘾。我现在有你了,可以给你写信。等等,还是不要写信好。我不想跟你分开。”

    周迟闭上眼睛。

    也许这就是周江澜的可怕之处。他们待在一起久了,说话做事渐渐地有些相似,但有时候不经意之间,她总能意识到自己没法像他那样好。

    周迟问他:“弟弟,你从前有想过一个人怎么活下去吗?”

    “我?我从前想拿了钱,南下开一家铺子,卖胭脂水粉。姐姐,你知道的,我最会这个。但现在我想快点学成,以后像齐先生那样教书育人。”

    “你哪来的钱啊。”周迟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我知道了,羊毛出在羊身上。你想抓我去拿赏钱。小骗子。我是不是要感谢你带我来江城而不是把我卖到北方去?”

    “那都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

    少年把脸埋进周迟的肩膀,求她不要再提。

    他自从来到江城,身边人待他都温温柔柔的,这和他曾经的处境大不相同,只有周迟偶尔会阴阳怪气地刺他,他却没法不去亲近她。

    周江澜第二天醒来,迷迷糊糊,往左边摸去,想把人抓进怀里。被褥是凉的,他感觉不到周迟的体温。

    周江澜坐起来,呆了一阵,抓抓脑袋,起床叠被子。

    一只姑娘的耳坠从他怀里掉出来。

    周江澜把它捧在手里。

    那耳坠做得简单,两枚红豆挂在银色的枝上,是赤玉,红得剔透,像心间热血。

    此物最相思。

    他又发了会呆,而后心情大好,把那只耳环小心地贴身收起来。

    周迟下山的时候又遇到了那位小道童。他背着一捆松木,身子单薄,远远看去比昨天还瘦小。周迟牵着马在树下等他。

    他渐渐走近,来到溪边,接连蹦跶几下,踩着凸出来的方形石块跳过溪流,样子有些滑稽。

    周迟向他问好:“小仙长。”

    小道童脸上有些惊讶,很快又消失不见。他心想,还有谁能这么叫他呢,定然是随那位小公子这么称呼他。

    小道童并不敢放肆地看她,回她一礼,低下头去。

    “姑娘要回去了?”

    “是。我家弟弟愚笨,昨日有劳您照顾他。”

    “举手之劳。来者皆是客,应当的。”

    “您看着和我弟弟差不多年纪,为何在山中修道?”

    小道童看向她,道:“小时候家母请一位高人卜了一卦,说此子需在十五岁前远离尘世,才能安然无恙,故而我很早就上山了。”

    “实不相瞒,我有一位朋友,少年时也曾测算过祸福吉凶,他的经历与你一模一样。”

    小道童听闻此言,生硬地偏过头去,看向另一边。

    周迟道:“我那位朋友自小生在钟鸣鼎食之家,可惜遭人陷害,为避家族祸患,才隐居山野。我听说大家族的长辈都喜爱这样,若无力保护一个孩子,就让他们从小跟在得道高人身边。仙长与我那位朋友如此相似,算是有缘。不知您究竟遇到何等劫难?”

    小道童道:“还没发生的事情,谁知道呢。”

    周迟道:“您说得对。”

    小道童不发一言。

    周迟与他作别后上马,三两步涉过小溪,转眼间消失不见。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人格缺陷(1v1 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nph]绿茶婊的上位抱抱【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