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归舟 鬼火

鬼火

    李承业全无身为杀人者的自觉,他手里还提着一坛酒。周迟一靠近,就嗅到浓烈的酒气,和他方才奔波劳碌的汗味混在一块,黏糊糊的,很不好闻。

    周迟突然想,她喝多的时候是不是也像李承业那样?周江澜不会嫌弃她吧。

    李承业饮一口酒,而后倾杯,将所剩的半坛全浇在脚下一处新坟上。

    周迟感到无比诡异。

    “李将军敬酒,也得看人家愿不愿意喝。”

    李承业口气不善:“你瞎了,这埋的不是那女刺客。”

    周迟的确看不清木碑上的字。她前行几步,蹲下身子,一指宽的木碑有新刻的字迹。

    周迟轻轻念出声:“碧芸,那位舞女紫芸的妹妹。”

    “阿柒都告诉你了?”

    “与你何干。”

    李承业晃了两下坛子,把最后几滴倒干净,随手一扬。寂静的野地只听哐啷几声。鸦雀和野兽在丛林深处休憩,四下无人,唯有风声。

    周迟差点忘了,这个人杀人时一身孤寒,和深沉的夜色并无二致。

    李承业道:“为什么过来?”

    “你明明有其他办法制服她,偏偏杀了她,一剑封喉,再无挽救的可能。”

    “她选的死路,你能救她?”

    周迟不说话。

    “哦,原来你良心不安。”李承业扯起嘴角,“你是谁?救世菩萨?”

    周迟豁然起身。

    李承业犹嫌不够,继续补刀:“你叫周迟?确实迟了一步。”

    周迟想骂回去,却瞧见李承业的脸色并不好,不像快意得逞的样子,突然不知道如何开口。

    男人的情绪像一座山,黑压压的。

    李承业自顾自地说下去。

    “我认识芸儿姑娘才三个月,她口活好得不得了,舌头也灵巧,每次都吸得人欲仙欲死。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的嘴。”

    “她还会玩花样,跪在我脚下,含着冰块吸我,我揪着她的头发上下动,顶到她喉咙里去,射出来的那一刻人生都圆满了。”

    “她只肯口,她求我不要真的肏她。”

    “我没跟她上床,只让她吃,她也就乖乖地吃。她说她谢谢我,我是唯一愿意听她话的客人,其他男人都以为这女人欲拒还迎。”

    “她给我舔,腿心也流水,流得多了,会忍不住拿指头插进去。我有时真看不过去,问她要不要帮一把,她都躲开了不让肏。”

    “有回我喝多了,在她那过夜,半夜醒来,看到她拿着她一根跳舞的绸带磨自己的缝,全湿透了,还咬着手指不张口。”

    周迟忍无可忍地打断他:“你脑子坏了?”

    “你气什么?你又不懂民间疾苦,你没地儿可怜人,就来可怜她。你凭什么?芸儿姑娘吹箫的本事一流,你比得上?要是她人没死,站在这儿,听见我这么夸她,她能高兴一个月你信不信?我追忆追忆,怎么了?”

    “疯子。”

    周迟上马走人。

    李承业不喊她,静静地站在原地。

    今晚他杀了个人,胸中有意气,也有戾气。

    他很少动感情,今晚是他第一次跟人倾诉,但那人不爱听。

    似乎没有人会爱听。

    天亮之后一切都被掩埋,再也不会被人提起,包括他莫名的情绪。以这种方式追忆一个人没什么,他感谢芸儿姑娘一张神仙似的小嘴儿,感谢她吞下自己的精液,感谢她在他发泄完后给他拿温水擦洗身子。要不是芸儿姐姐看不上自己,他一定帮她赎身,娶她当媳妇。

    她是朵灿烂的花,可惜开错了地方。

    这些事都不是大事,但以后不会再有了。土里的女人温柔、贤惠,口活一等一的好,可她唯一拿得出手的本事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东西。

    马蹄声远去,消失了一阵,而后逐渐靠近。

    周迟又回来了。

    她策马跑了一会儿,脑中闪过周江澜的影子,如果他也在这里,他不会抛下李承业一个人先走。

    她清嫩的声音在黑夜飘得很远。

    “你没骑马?”

    “叫人牵走了。”

    “我回将军府,你去哪?”

    “放心,同路。劳驾公主载我一程。”

    李承业上了马,从周迟手里抢过缰绳。

    周迟眉头紧锁:“松手。”

    李承业不让:“我比你快。”

    “松开。”

    “一起牵。”

    周迟想给他一剑。

    李承业尽量不挨着她,手也不搭在她身上。

    “你跟阿柒真像一路人,他也不嫌死人忌讳,说人家姑娘穿得太少,怕人黄泉路上冷,脱了自己的外袍给人披。”

    周迟不语。

    李承业还在自言自语。

    “要是芸儿姑娘还活着就好了。”

    “你说,人干嘛要寻死,学啥不好,去学话本的人上吊。”

    “芸儿啊芸儿。”

    周迟突然勒马。黑马一声长嘶,在岔路口上急急刹住。

    李承业道:“干什么?”

    “我后悔了。你滚下去。”

    李承业没有不规矩地贴着她,但胯间的东西已经硬了,顶着她腰上,随着马儿奔跑,上下摩擦,跟个活物一样,一跳一跳,殷切地脉动。

    李承业解释道:“不是我要硬的,我也说不好它什么时候起来,你去问问阿柒,看他是不是不想硬也会硬。”

    “你住口!”

    周迟一时间只觉得李承业无耻到极点,竟然还提周江澜,有什么资格。

    她瞧见李承业腰侧悬的长剑,作势要拔剑,被李承业揪住胳膊。

    黑马因着背上的动静,十分不高兴,蹄子胡乱踢了几下,原地转了两圈。李承业被颠得离周迟更近了,胯间的阳根在周迟腰上舞了几下,又疼又爽。

    “嘶——别闹,要坏了。你管我干什么,到柳树街分道扬镳,你回将军府,我回兵营,多简单。”

    他们大概达成了一致。

    李承业把剑收回去,一手摸到下面掏出物什。

    周迟在前面操纵缰绳,仍愤愤不平:“你怎么不废掉。”

    “那你可小心,我这辈子都赖在你身上咯,哎,你不想吧。”

    “……敢弄我身上,你死了。”

    “哎,知道的还不少。”李承业来了兴趣,往前靠了靠,“你不怕这个?”

    “我有什么好怕的。”

    “嗤。”李承业闷闷地笑,撸着阳物没话找话,“可惜芸儿不在。我好想她啊。要不周迟,你叫两声,我好快点出来。”

    “关我什么事?我认清你了!你这个畜生,贱骨头。我真为她们姐妹二人不平!怎么就毁在你这种人手里?”

    李承业喉腔冒出短促的一声。他愉快地喘息,手上配合地加快节奏。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三指为握,顺着茎皮抽动,撸到根部时会托住两只卵袋,拇指每次擦过龟头,快感都要多积累一分。

    “骂得真好听。”

    周迟眼睛蓄了泪,要落不落的,她拼了浑身的劲掐他的手臂,肌肉太硬,没弄伤李承业,反而弄得她指尖生疼。

    她此刻疯了一样想念周江澜,他纯净,明朗,天真,是这黑夜里唯一的萤火。

    而李承业是一丛幽碧的鬼火。

    “怎么没声了?也没哭啊。”

    “小迟儿,阿烟,暮烟妹妹,你不爱叫,我叫给你听,行不行?”

    “啊——慢,慢点。不,再快点。”

    “哈,哈。嗯……”

    李承业高高低低地喘息,热气喷在周迟的后脑,几根发丝搔刮在他脸上。姑娘出来得匆忙,头发也挽得不仔细。

    他恍惚想起第一次见到周迟也是这样的晚上,她在客栈洗衣服,两绺头发绑在脑袋上,扎了个高高的朝天髻,细瘦的胳膊白到发光,人像从云雾里飘出来的。

    李承业闷哼,急促地呻吟出声,太浪,把自己给惊了一下。

    他也没干过这个,上了床喜欢埋头苦干,除了接吻、吃乳,不爱理人。

    反正他说什么周迟都不爱听,倒不如随心所欲。

    夜色漆黑如墨,李承业一手靠在周迟肩上,一手抚弄自己,快速地上下来回,没润滑,真干,真疼,又无可名状的爽快。

    一路颠簸,最后终于赶在柳树街前弄出来了。他拿手帕接住,白浊的精一股一股地喷射,人丢了魂似的,长长地吐气,脊背放松,向后仰靠在马背上。

    他很久没有自己动过手,这次不够痛快,还想再来一次。

    周迟第二次抛下他。

    他立在柳树街,望着周迟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默默道,芸儿姐姐,愿你今后投胎到一户好人家,无忧无灾,当神仙当菩萨,小弟李承业,下辈子做牛做马,给你驼神像。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执迷(双胞胎 姐弟 骨科)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人格缺陷(1v1 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抱抱【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