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拿捏 (高H) 1. 当你难过无助

1. 当你难过无助

    雷雨交加的夜晚,机场高速严重拥堵,孟克握着方向盘被副驾驶的女人催的烦到爆炸。

    “你他妈早干嘛去了,现在这么着急!”,一嗓子吼过去,曹佳佳安静了。

    “这种时候我必须陪在他身边,要是汤思敏抢先我就真的完蛋了...”,曹佳佳委屈巴巴的说。

    孟克无语极了,听听这语气,这他妈是正妻说的话?

    “一年多都没搞定,还剩三个月你就行了?”,孟克又问。

    曹佳佳和司承南是为了司妈妈假结婚,婚期两年,司承南多半还惦记着前女友汤思敏,一个很漂亮自尊心很强的女孩。

    “前面那都是铺垫,为了让敌人放松警惕的手段,现在是时候开展攻势了”,曹佳佳说。

    曹佳佳絮絮叨叨的分享自己的作战计划,听的孟克头皮发麻,女人真可怕,还好他是gay。

    回到家已经是两小时后,曹佳佳从温暖的南方回来,身上还穿着夏天的裙子,只披了一件长风衣,下车到家几步差点冻死在门口。

    打开门客厅灯没看,但是司承南在,高大的身影埋在沙发里,空气里都是烟味,他只有心情极不好的时候才会抽烟。

    曹佳佳放下行李箱,脱掉外套,赤脚走过去,司承南整个人都是垂头丧气的。

    果然了,像司承南这样的天之骄子,这辈子还没体会过什么叫无能为力,最好的兄弟得了癌症,他怎能不悲伤无助。

    司承南一向是有风度的,现在见了她却理也不理,像不认识她一样。

    曹佳佳不吵他,拿过一旁的靠垫垫在身前跪好,去解他的裤子。

    她把司承南的阴茎从疲软舔到炙热硬挺,深深插进自己的小嘴,吸了半天司承南终于闷哼一声意识回归。

    他的手摸上她的后脑勺,带着鼓励,曹佳佳知道自己做对了,她第一次口,但技巧不错,一下下吞咽到深处,揉搓两颗蛋的手绵软的不像话,间或低下去含两下。

    司承南爽了,扣着她的头站起来自己动,曹佳佳被操的口水和眼泪齐飞,心思也飞到天边,她不爽,但是以后这根优秀的阴茎插到自己身子里一定很爽。

    “嗯嗯嗯唔~”,她的声音都是不受控的,她并不想表现出不舒服。

    司承南最终也没有真的操她,但他射了两次整个人精神放松下来,很快就睡过去了。

    醒来后又是风度翩翩,曹佳佳看着他脸色恢复正常心里放心不少。

    “白相在哪个医院,我去看看他?”,曹佳佳说。

    “我带你去”

    车刚开出车库,司承南接了个电话,要去趟公司,便带上了曹佳佳,总裁办对老板夫人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曹佳佳温柔的对大家说,“家里最近出了点事,承南心情不好,工作上要是对大家发脾气,请多担待”。

    秘书室感恩戴德,这是什么神仙组合,司总已经是非常好的上司了,太太也如此有风度。

    曹佳佳在病房见到了汤思敏,三个人站在病床前,饶是患癌症的白相都忍不住想笑。

    “你们俩有话说就出去说吧,我跟白相聊聊天”,曹佳佳打破沉默,司承南望向她,脸色不好看,汤思敏倒是闻言先走了出去。

    “白总,看看这狗血的三角恋,活着多刺激,再有三个月就大结局了,你可得挺住啊”,曹佳佳一边弄水果一边说。

    白相笑出来,偏头放低声音对她说,“要是我,我才不会跟你离婚”

    “瞧瞧瞧瞧,你可不得好好活着,你得留在司承南身边帮他做出正确的选择啊,离了你司承南就会犯错的”

    白相和司承南是发小好友,几十年的感情跟亲兄弟也差不离了。

    司承南再进来的时候是一个人,听到曹佳佳在说:

    “有人因为普通的感冒就死了,有人因为简单的阑尾切除手术也死了,治好这些病的概率大概是99.9%吧,但他们还是死了。死是很容易的事,你得活着,概率只是数字,别神化了数据,人生可不能让数字打败了”。

    离开的时候司承南自己开车,曹佳佳没问司机去哪了,坐上副驾驶。

    司承南没启动车,转过头来看着她认真的问,“还疼吗?”

    昨晚第二次他擦着自己的腿心操了半小时才射,结束后洗澡那里肿的碰都碰不得,今天也穿了裙子。

    “还有点”

    司承南推掉了下午的工作,回去的路上给她买了药,他甚至想亲自给她上药,曹佳佳表面冷静的拒绝,进了浴室就开始捶胸顿足的遗憾。

    曹佳佳:【革命成功在即!】

    孟克:【女人猴可怕...】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执迷(双胞胎 姐弟 骨科)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人格缺陷(1v1 h)抱抱【校园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