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十八禁 Chapter 14 禁悔悟(下)

Chapter 14 禁悔悟(下)

    慕云澍穿着浴袍走过来,长发湿漉漉。

    叶椿去拿吹风机,想帮她吹干,像往常一样,动作自然。慕云澍却偏头错开,“我自己来。”

    随着她的举动,浴袍微微一扯,连带锁骨露出大片。

    叶椿看着她肩膀的齿痕,眼神晦暗。

    “你说有事要谈。”

    “哦。”慕云澍坐在沙发里,低着头拿毛巾擦发,额侧微短的发丝遮住她的眼睛,“叶椿,你走吧。”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叶椿开口:“不谈了吗?也好,你看起来很累,我们早点休息。”

    “我的意思是,叶椿,离开这里吧。”

    叶椿蹲下身,伸手撩开她的碎发,光洁额头下,一双颜色浅淡的瞳没什么情绪。

    “我做了什么错事吗?无论是什么,我都不是有意的。”他声音放得很轻。

    慕云澍闻言,吸气,再缓缓吐出:“你可以继续去姚期那边听课,至于你租的那间公寓,我帮你买下来吧,或者你想换一处住,也可以告诉我。演艺圈不适合你,别往里混了。不过你还是有兴趣的话,我可以给你提供资源和人脉,这对我,不算什么难事。”

    嗓音冷淡,不急不缓。

    她还是慕云澍。

    是专注盯着片场,自信谈着交易,气场苍凉强盛的慕导。

    不是枕在他腿上,早餐嘴角沾酱,被操到媚成妖兽的澍。

    “我哪里也不去,只想留在你身边。”他半跪在地板上,尽力提起唇角,嘴里却发苦,黑眸渗出涩意。

    “是吗?留在这里,当个玩具,就算知道我和别人做爱,也不能置喙,直到被下一个新宠取代?以后别人看见你,就会一脸恍然大悟,哦,他啊,慕云澍那个老女人的小白脸。”

    慕云澍笑容嘲弄:“这样,你还要留下来?”

    “是。”叶椿看着她,眼也不眨,黑眸更深,让慕云澍错觉,下一秒会滴出墨汁。

    多有意思啊。

    慕云澍的表情变得温柔又平和,像无风时的湖面:“叶椿,当初从会所认识你,有太多巧合,但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无论你需要名还是利,还是其他,能给的,我都会给。你不必以这种方式,走出去,可以获得更多。”

    一刹那,叶椿僵住,平日沉静的脸上似乎再也无法遮掩痛苦,有陌生的情绪被暴露在慕云澍面前。

    慕云澍分辨不出那是什么。

    有玻璃碎裂的声音,打破两人间的死寂。

    慕云澍扭头,洛辞不知什么时候在厨房,一手还握着水壶把,有点抱歉地说:“渴醒了,手滑,摔了个杯子。”

    叶椿利落地起身,拿扫帚和簸萁过去,有一块碎玻璃卡在地板上,他蹲下来用手去拾。

    慕云澍跟着他走过来,一句话也没有,转身踮起脚尖,侧头去吻洛辞。

    洛辞瞪大了眼睛,慕云澍也睁着眼一眨不眨,圈上他脖颈的手,警告般微微用力。唇瓣紧紧相贴,两人仇人般对视。

    锋利的玻璃片陷进叶椿掌肉,血珠一滴滴落下来,触目惊心。

    然而此时无人可见。

    第二天,没人来给慕云澍端早饭。

    看来叶椿走了,也许昨晚,也许今早,她不知道,她睡在洛辞房里。

    醒的时候床上只有慕云澍一个人。洛辞应该是去晨练了,她扯着旁边另一条被叠成方块的被子。

    不想起床,不想去公司,什么都不想干,也很无聊。

    心中空荡地作痛。她躺在床上,透过窗户看天空,白云飘得很慢,她眨眼的频率也很低。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牛皮纸袋出现在她头顶,里面飘出灌汤包的香气。

    “你爱吃的那家。”

    昨天男人被利用后发脾气,背对着她睡了一夜,导致她失眠,却说话的人都没有。

    “I'm   sorry.”慕云澍没有动弹,缓缓说了一句道歉。

    洛辞冷哼一声,把牛皮纸袋给她放到床头柜上,“我先去冲澡了。”

    “对了,今天我回去拿几身衣服,地暖修好以前,在你这住几天,没意见吧?”

    “没意见。”慕云澍仰望着天空,可能是风来过,云走得快了一些。

    ————————

    洛辞:MD她亲我好高兴,等等不对,我被当道具了??

    叶椿:澍摸我头好高兴,等等不对,我被退货了??

    玻璃杯:擦它个m关老子啥事??


同类推荐: 岸之希晚州梦华录(校园H)归舟痛仰私心{短篇}勾引姐夫(禁忌h)白莲花妹妹终于找到你【H 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