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上界职场求生指南 191、攀绳

191、攀绳

    夜寂浓时,一道悄然而近的黑影左躲右闪间利落地翻进雕楼后院的小院墙,双手一撑,落地时却不慎咔嚓踩断了草地上几根散乱的枯枝,人影顿时亦被这等声响惊得一僵,但恐是深夜之中楼内丝竹之声依旧绕梁不绝,再加上院后偏僻少有人来往,雩岑束手束脚地屏息禁气弓着背呆立了半晌,紧张地左顾右盼了半天,发觉并无人察觉之后才端端松了一口气,继而便轻手轻脚地掏出腰带中藏了半晌的几个石子,利落地抬手扔向高处唯一一扇未关的窗扉之中。

    ‘喀哒’

    轻轻的,似能听见寂寂深夜中石子与木板相碰的清脆之声,旋即便见着窗扉旁侧出现了一个清瘦的人影,怀内抱着的一团黑影一撒,一根编制细密的粗长麻生便应声而下,长度方及地面,一寸不多一寸未少地利落干脆。

    雩岑这才得知,璟书所言的‘办法’竟是直接翻墙爬绳?

    待到雩岑气喘吁吁地沿着那根晃晃荡荡的麻绳终于爬至顶上时,守在窗口半晌的男人才顺势拉了她一把,谁知她便见对方扬手一甩,竟是三两下便十分轻松地将厚重的麻绳齐整地从窗口扯了回来,小绳一捆,随手便扔到了墙角某个不起眼的箱子里。

    一套动作毫不拖泥带水,干脆利落,数斤重的麻绳在男人手里若翻花绳般轻松,甚至连气都不带多喘一口,行云流水便几下收拾了干净。

    雩岑喘着粗气暗衬着男人与她差不多粗细的白皙手臂,半晌震惊得像个怒放的喇叭花。

    …这简直就是林黛玉倒拔垂杨柳的现场。

    她肌肉紧实惯是在昆仑山野中练的跑的,再加上本就是仙体,自然身体状况比普通人族优越得多,如今灵力被压,身体方也是大不如前…谁能告诉她,这种常年养在高楼,一看便是小细胳膊小细腿、只知拨琴弹曲的小公子,哪来的这么大力气???

    况且,此间是她,若是换了其他女子,谁又有能力能徒手爬绳上楼???

    雩岑顿时觉得这个怪力男人的脑回路也颇为奇特。

    “璟…璟书,你是道修?”

    随手拿起身边早已斟好弄温的香茗一饮而尽,雩岑这才缓了口气,不想方一张口,却是问的这个,身侧抚了抚衣角上褶皱的男人顿时也愣了一下:

    “怎得突然这样问?”

    雩岑暗戳戳指了一下那个被他放置麻绳的大箱子。

    “不过是一捆绳子罢了,又有多重?”璟书奇怪地眨了眨眼,笑道:“我若是道修,哪里还用得着在这以艺为生。”

    你醒醒!那绳子少说也有一二十斤罢,那是正常人能随便甩起来的重量嘛!!!

    她忽而觉得,男人如此怪力,似乎不用卖艺,出去混个小保镖之类的活计,怕也是轻轻松松的,就像是那种话本上的小公子捏着软拳叫嚣着‘我一拳过去你可能会死哦’,而反派不以为意,反而自视甚高地让了对方三拳,结果一拳过去直接就打出屎尿屁来的那种极大反差萌感。

    如此,雩岑似乎有些理解了,为何男人想出的办法是让她翻墙爬绳——

    毕竟在这个男人眼里,翻墙爬绳,应该也是一个正常人随意能做的事。

    对不起!她给上界丢脸了!

    “那你为何…好端端的,会在房间内放一团麻绳?”怕不是为了走水起火跑的比别人快些?

    “这个啊。”璟书一脸无害,“是我小时候出去贪玩偷织的,用的时候就甩下去,回来再提前与兰锦打好招呼,他再接应我一下便是,方便得很。”

    他口中的兰锦,怕就是她那日所见的那个粉衣少年了。

    “那他…是不是从未与你一同溜去玩过?”

    “兰锦说他不喜出门……”男人一愣,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你怎知从来都是我独自出门?”

    …好的,破案了。

    毕竟人家出门玩要钱,与他出门玩要命。

    那个粉衣男人应是好面子的,估计自己爬绳翻墙跨不过,就表面死扯着一个不喜出门的借口,一唱一和,反倒将璟书骗了这些许年。

    雩岑初见璟书时,本以为他与叶旻有些相像…后一再见,平日里的气性,包括那等颇为明艳的长相,倒更像是濯黎那一卦的模样,虽说大多以世人眼中所不堪的卖艺为生,倒也过得不错,不像是那种受过多少大苦之人的性子。

    待至雩岑坐在小凳上缓气缓了好一会,又喝了好几杯茶之后,她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今天所来何事,刚欲张嘴问询,谁知旁侧的房门却在此刻猝不及防地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两人一时震惊之下竟都愣在当场,完全来不及找地躲藏,眼见着一粉衣人影飘然而进,侧手低掩了房门,环视四周对于房间里多出的人影也只是轻轻皱了皱眉,完全不甚惊讶,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继而便径直看向她身旁侧立的男人低声而道:

    “璟书,我们谈谈。”


同类推荐: 狐仙小妺喜欲灵天下云舫(限)太上忘情爐鼎(全)(武俠、黑暗、虐心、H)贫穷女孩修仙记上界职场求生指南【仙俠】 必入歧途修真潜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