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上界职场求生指南 134、禁言

134、禁言

    黑与红的火焰虚锁在周身禁锢环绕,随着地上之人挣扎的幅度一寸寸地缩小勒紧,狠狠箍进皮肉,勒出道道刺目的红痕,灼烫的高温仿佛把空气都了熨出几道裂痕,一如冬日加温红泥小火炉般,令得屋内气温顿时升高了数度。

    俊俏温润的脸上此刻却挂着不符合自身气质的歇斯底里,狰狞的表情迸发着无止境的恨意,似是要将身侧面色淡淡的男人一口咬断喉管,气息野性而残暴,像是一只被逼入绝涯的孤狼。

    “这个筹码,可够得上与您一谈。”

    “……血饮?”濯黎皱拧着长眉顿了半晌,地上身影额间的九瓣红莲随着其极端不稳的气息时隐时现,往日娇艳勾人的花型此刻亦有些萎靡,这才极不确定地迟疑道:

    “他的气息……”

    “与零随一般是麽。”男人浅浅接过了话头,忍不住轻咳一声,“他果真把所有人都骗了。”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濯黎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内心泛上的怀疑之感重新翻滚于上,面上却仍旧凝着一张镇定自若、怒气微缓的假面,沉声质问而去:“再者,我怎知这又不是你这个虚人的另一张假面。”

    “本君可跟死了十万多年的人没什么好谈的。”

    继而又便故意做出一副极为不耐的嘲讽模样,淡淡道:

    “你说你是玄桓…呵…那本君说自己亦是三清父神也不为过罢?”

    “你…!”面不改色的表情仿若被濯黎一语击出个裂痕来,明知对方向来如此难缠凌利的言语,却还是把惯常好脾气的男人气了个不轻,强按下心头被如此轻易挑起的火苗,思虑半晌,还是从怀中捻出一枚浅黄的虚影,裹着天青色的灵力极尽轻柔的飞跃而去——

    “如此可证?”玄桓只觉脑仁一阵发疼。

    淡黄色的轻薄花瓣悬浮于半空,温柔和煦地舒展而开,裹挟着淡淡亘古的星气,平静而美好。

    “星落?!”

    指尖微微震颤,显出男人内心难以遮掩的波涛汹涌。

    他已是数十万年…未曾再亲眼见到过记忆里的那朵高岭之花了。

    “荼儿曾尊我为师数万年…这是却她如今唯一留给我的东西了。”玄桓轻叹一声,平缓的声线折出细微的皱痕,“我后来才知你也寻了她许久…”

    “当年那次她偷偷去往人界,怕我责罚谎称游玩时半路遗落在下界那朵星落…其实是给了你罢。”

    “她以为我什么都不知……”男人颇为怀念地轻轻摇了摇头,“我却了解的比她更多。”

    “那时她总是少有回头看我一眼,也许对于她,我只是个可尊必尊的师长。”

    见濯黎只是望着那朵星落眸中情绪多变,半晌不语,玄桓这才展袖一招,将悬浮在两人之中的星落重新回收于怀,扯回对方的思绪,背手垂眸再次重复道:

    “青要帝君,我们谈谈。”

    …………

    场上的形式现在很复杂。

    嗯…大概一时半会难以用言语形容。

    总之就是蜗居在混虚界了十万年的魔族来了,在零随也不知晓的情况下搬了如此规模的人大大咧咧地进了上界大门,还把他们两个极为狼狈地追着血虐。

    这估计能当得上这上界几万年以来的爆炸新闻了——

    难道又得暴发第二次极为惨烈的神魔大战?!

    雩岑想得头皮一阵发麻。

    失去灵力支持的她此刻正被相看两生厌、在线恨不能弄死对方的宿敌强扯着手腕大步狂奔,身后密密麻麻的追兵蜂拥而上,却是个顶个的奇模怪样,直看得有些本就颜控的雩岑头皮发麻。

    “零…零随……我跑不动了!!!”

    粗喘着气放缓些速度,手脖子却被扯得更疼,无奈又只好跟上这个狗男人毫不怜香惜玉的短跑速度。

    “我看你是平时吃太多了!慢得比猪还猪!”男人恶狠狠的催促之,却仍有些稍稍放慢了速度,淡金色的灵力包裹而上,半拽半拖着小姑娘往前疾跑。

    “你…你他娘的还敢说我!!!”雩岑忍不住口吐莲花,抱怨甩锅的顶级能力此刻火力全开,毫不示弱地与身前小伤遍身、只好扯着她转身逃命的男人争个高低,“若不是你算七算八封了我的灵力…我哪至于流落到如此地步!”

    “你说你要是把之前欺负我的劲头拿出一半,都能将这群怪兽灭完了,你今天是不是没吃饱啊,打架都打不过,还敢说我是猪!你个…你个弱鸡!!!”

    “肯定是你性格恶劣得罪了不少人,人家如今来寻仇了不说,还拉上我做了炮灰!我今天也太倒霉了罢!居然要跟你这种人死在一块!”

    雩岑这厢虽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轮到该嘴炮的时候还是叽里呱啦啰嗦了一堆,直呛得零随从太阳穴一路疼到脑仁,思绪一白,也开始极为幼稚地回嘴道:

    “闭嘴!!!”

    “孤还未怪你从哪得罪了这群魔族!果然你们这种女子整日便只会这般瞎叫唤,你行你去清个场给孤看看啊!”

    “若不是要将你偷天换日地弄出来…孤哪至于如此狼狈!”

    雩岑被训得脑子一闷,不想这个狗男人不要脸的本事居然比她更胜一筹——

    “那我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真是不好意思啊!!!”

    小姑娘崩溃地翻了个白眼。

    谁能知道平日高高在上的天帝耍起泼、骂起人来可比她脏多了,还真是白瞎了她当初觉得这个男人芝兰玉树、谦谦公子的双眸。

    她看男人的眼光原来一直都这么差吗!

    “你若是想要我的命,刚才把我随手丢那就好了,岂不是正好如了你的愿,哪还劳烦您老身子老骨地带我跑这么远!”

    说着,便欲强行将零随拽着她的手挣脱。

    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放弃挣扎死得干净利落些,还将零随本来令她伪装自杀计划搅乱一空,让世人看看当今天帝的伪面。

    “零随!放…放开我!!”

    无奈拉扯半晌,却被男人箍得更紧,纤细的手腕都因些许缺血有些淡淡发白。

    雩岑忍不住再次怒喝刺激道:

    “你跑得不是也比猪还慢,这种三脚猫功夫拉着我也是死,我嫌跟你死一块掉我身价!你还是自己找个通风点的地方死干净!老娘想自己一块墓碑!”

    于是便见眼前淡金色的灵力一闪。

    她果然成功激怒了已经被她如此折腾生气过头的零随——

    扬声倒喝,发现自己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很好,她居然被这个狗男人强行禁了言。


同类推荐: 狐仙小妺喜欲灵天下云舫(限)太上忘情爐鼎(全)(武俠、黑暗、虐心、H)贫穷女孩修仙记上界职场求生指南【仙俠】 必入歧途修真潜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