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上界职场求生指南 25、易容

25、易容

    疾雀在半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圆弧型,旋即一个俯冲,稳稳降落在地。

    青着脸从疾雀背上跳下的雩岑果然还是受不了这么快捷残暴的交通工具。

    简单点来说,她好像晕鸟。

    “感谢您的乘坐,疾雀工号6417期待再次为您服务。”

    一如像雩岑刚来上界那般,同样扎着两个小辫穿着统一制服的小姑娘在跟她结清车费、开了发票之后便恢复成了巨大的疾雀嗖地一声飞走了。

    徒留心不甘情不愿又被颠簸得身体略微不适的雩岑在原地自我感伤。

    小心将回去要报销车费的发票叠好揣进怀中,雩岑耷拉着脸站在了阔别一纪有余的清微府门前。

    感觉像是隔了一生一世般,熟悉而又恍若初见。

    出发前雩岑百般找借口推脱,甚至连各种会当场去世的荒谬理由都搬给了花镜,孰料花镜却像早就明了般淡着脸回了她一句:“你不可能总是逃避你的过去。”

    旋即便连一个眼神都懒得分给她,直直转身踏回案房,又丢给了她一句,“你今日不去,往后的清微府的文书千千万万,你总归是要去的,你既是坐在这个职位上,你就得对你的职位负责。”

    受花镜教育的雩岑觉得颇为有理,但心理上仍旧不太情愿,耍着别扭意欲找花青代替,却是在云府内转了一圈也未曾找到平日极爱粘着她玩闹的花青。

    雩岑见此默默叹了口气,想是这一次她非去不可了。

    在清微府宏伟精刻的石门口站了半晌却挪不动道的雩岑心里却是五味杂陈,若真要说起,大抵跟近乡情更怯的那种感觉相似。

    心里想见到,却又怕见到。

    这跟她对玄拓的感情像是一般的。

    忽然便听见耳边突有略微湍急的流风吹过,雩岑回身远望,却见天边远远处有巨兽驮着一人影正往清微府踏云而来。

    见此情形雩岑慌乱之间忙弓身躲进了清微府旁半人高却修剪齐整的小灌木丛后。

    转眼之间,巨兽便已至清微府门前,躲在灌木丛中透着叶缝往外偷望的雩岑这才看清巨兽的长相。

    鸟头鹿身,倒是怪异得很,但隐隐散发出的灵气威压便知这巨兽绝非善物。

    其上坐着的的月白长袍、束着蓝田发冠的男人悠扬地一跃而下,旋即缓步走上前,长袖微微一扬,灵力倾溢而出,随即便敲响了清微府十分厚重的朱红色大门。

    一盏茶的功夫,朱红大门呜呀一声从两侧大开,走出一青衣小厮来将其颇为恭顺地迎进,另一稍迟些走出的小厮跟在其后,将一旁巨兽脖间的缰绳一牵,引着从另一侧的旁门进入。

    待到厚重的朱门又一次严严实实地关上时,雩岑才在心中长松一口气,从灌木间滚出。

    大概又是什么她未曾见过的上古真神来清微府拜访罢。

    站起身拍了拍红色官服上沾上的落叶和尘土,雩岑皱眉望着朱红大门却突而心生一计,翻着脑子里在昆仑学过的最复杂高端的易容术法,想着花青花镜的模样,嘴角念着咒嘟囔半天,此刻站在清微府门前的赫然便是花家姐妹中的一位。

    雩岑思虑了半晌,还是决定扮作花青的模样,毕竟花镜的气质太为淡漠,临时起意的她估计也扮不像。

    长吸了一口气为自己的怂包心态壮壮胆,雩岑大步行至朱门前,正要掌手一拍,大门在她还未拍至门面上时却先自动打开,力气过大没刹住手的雩岑险些一巴掌拍至开门的小厮面上。

    空气瞬间凝固,雩岑举着的手还维持着半空中拍门的姿势,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一番,谁道小厮身后却突而传来一声极为清晰的轻咳声,只听一声音朗朗道:

    “怎么回事?”


同类推荐: 狐仙小妺喜欲灵天下云舫(限)太上忘情爐鼎(全)(武俠、黑暗、虐心、H)贫穷女孩修仙记上界职场求生指南【仙俠】 必入歧途修真潜规则